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04.十年前的事

楪祈老老实实地跟着校条祭身后去了超市。

她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只是随便拿了几盒腌制好,放在冷冻柜里的猪排,但校条祭却又拽着她买了很多青菜和香菇,楪祈现在真的饿得厉害……校条祭似乎也看出了她现在的心思,出超市门的时候在自助食品那边给她买了一个小三明治先缓解一下饥饿感。

然而楪祈就想没吃过东西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没什么真材实料的三明治吃掉了。

“小祈……你吃的也太快了吧。”

“肚子饿了没办法嘛。”

楪祈用她递过来的湿巾擦擦嘴巴,然后像个狂野的男孩子那样把用过的湿巾和食物包装纸两下窝成团状,直接投进公共垃圾筒里。

“人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感受到饥饿,就像没有办法阻止指甲会变长一样。”

“好像有道理。”校条祭觉得这比喻挺新颖的,于是也笑了笑。“我们回家吧,让我来为你准备大餐。”

“OKOK~”

坐着电车连续过了三个街区后,终于到了校条祭的家。

此刻已经傍晚,果红色的光芒如倾倒的水盆洒遍整个都市,这个地方的地势比其他地区要稍微高一些,所以楪祈站在道路旁,很容易就看到了这个时代的日本,最别致特殊,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建筑物。

——白骨圣诞树。

那就是现在这个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GHQ组织的总部。

十年前的圣诞节,突然发生了名为默示录的灾难,病毒以六本木地区为中心席卷了整个国家,患者会在短短几秒钟内化为结晶最后破碎,现在的人们称那起事件为“失落的圣诞”劫后余生的日本处于完全瘫痪的混乱状态,而由联合国组织起来的名为“GHQ”的组织武力介入并且接手了国家的政权。

那个失落的圣诞,正是楪祈现在所追寻的自己的另一半,樱满真名所导致的事件……天外坠落的陨石落在樱满家的附近,她作为第一个接触陨石的人也成为了病毒选择的“夏娃”,母体,在情感遭受背叛后便不受控制地大肆释放默示录病毒,这就是那起事件的真相。

“走吧,小祈,我的家就在这里。”

校条祭看到楪祈站在那望着远处发呆,还以为她心里还存有犹豫和不安。

“嗯。”

楪祈回过来神,微微一笑,跟上她的脚步。

……

……

说实话,校条祭的家着实令楪祈大吃一惊。

那竟然是一幢独立的两层别墅……原来这女孩竟然是个隐藏的白富美吗?她想不起来罪恶王冠中有提过她的家世背景,虽然按照套路来说,喜欢男主的才能算是女二,但校条祭的戏份真的少得可怜,只是在为了拯救樱满集牺牲自己的时候,角色的形象才丰满了许多。

“进来吧,记得脱鞋喔。”

校条祭轻车熟路地两下脱掉鞋子。

“家里没人,你不用拘谨。”

“嗯?”楪祈的脚丫刚踩上松软的地毯,听到这话却是愣了愣。“你父母呢?”

“他们在国外工作,一年可能才回来两三次。”

校条祭继续爽朗的笑着。

但楪祈还是捕捉到了她眼眸中那一闪而过的神伤……看来这孩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可能就是因为从小缺乏家人的陪伴,所以才会喜欢上樱满集那个表面温柔实际就是懦弱的家伙吧。会对有着残缺家庭的少年产生共鸣。

小女生嘛,很容易就被这种危险的“温柔”所吸引,而且樱满集说实话长得也挺俊秀的,毕竟有真名那样的美人姐姐,弟弟不可能丑到哪里去。再加上还有主角光环这种东西存在……不过自己现在来到这个世界,光环便已经不再眷顾他。

“校条,为什么你不去国外留学和他们一起住?这个国家现在很危险吧,病毒什么乱七八糟的。”

楪祈也不客气,直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双手托着下巴打量着校条祭。

“因为那个‘圣诞’的原因啊。”

校条祭苦笑起来,情绪显得很低落。

“灾难发生的时候,我还在日本的外婆家……所以算是所谓的不确定病毒携带者,父母没有办法把我带到国外去,因为我的信息是不能出境的……就算出去了,也没有办法在外国的学校登记。”

“原来如此。”

楪祈很平静地点点头。

这些都是动画里没有表露出来的阴暗面,灾难始终都是灾难,它发生在一瞬间,但留下来的伤口却是数十年,数代人都没有办法抹去的,校条祭也因此不得不承受与双亲别离的痛苦。

但她不知道是,造成失落的圣诞,造成她所有不幸的起因……都是因为她心里喜欢的那个温柔的“集”,因为他的懦弱与胆怯,拒绝了樱满真名的手,并称呼患病的姐姐为“怪物”,爆发的情绪导致尚在发育期的默示录病毒迅速扩散。

——这臭小子真是该死。

“小祈,你怎么了?表情很可怕喔。”

校条祭注意到楪祈的柳眉正紧紧皱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她觉得楪祈的眼眸中透露着一股可怕的阴郁。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是在想你的父母吗?”校条祭想起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她到现在还以为楪祈是个离家出走的叛逆期少女。“那个……虽然我们刚刚认识,但我是真的很希望小祈能够与自己的父母化解矛盾,因为像我这样的人,连亲眼见到父母一面都是奢望了。”

“不是的。”

楪祈直接打断她的话。

她心里知道,自己不该欺骗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但是从结果来说,这样做对校条祭并没有任何坏处,所以,楪祈觉得,在以不伤害对方为前提的谎言,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其实我已经没有父母了。”

“诶?”

校条祭刚换好居家服,提起那些买来的食材准备去厨房,听到她的这句话却是当场吓住,手里的菜和肉类散落一地好像也浑然不知。

“小祈,你,你在说什么?”

她很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楪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红的眼眸里透露出许许多多的无奈和愤恨,她的脸很白,如精雕细琢的白瓷,但却无法让人感受到任何温度……只有阴冷。

她在校条祭的面前,脱下了身上的大衣,露出里面那套白色的拘束服,让她看见自己最真实的模样。

“我是从GHQ的实验室里逃出来的。”

楪祈走得更近了一些,让她能好好看清自己衣服上GHQ的标识。

“我的父母已经被他们杀死了,因为他们都是病毒的感染者。”

“我也被她们当做实验品折磨,直到今天,我才找到一个机会逃出来。”

一番简单的自我论述,楪祈却是说得异常平静,但在这平静下却如泄漏气味的熏香般透露出微弱的悲愤,这样会让自己的话显得更加真实。

校条祭的褐色瞳孔中瞬间就被惊恐的情绪填满,她下意识地捂住嘴巴,再下一秒钟可能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饿极去偷东西吃的女孩子……竟然有着如此悲惨的命运。

“可是,逃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我已经无处可去,无枝可依了。”她凄惨地笑着,脸中像是在自嘲,嘲笑自己的命运。

——当然这都是演出来的。

“那些人一旦发现我逃走,一定会想方设法搜寻。”

“他们不会放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