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都市小说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交易

苏雯澜摇摇头。

“苏家从来不是太后那一派的。她找你我的麻烦都是正常的。”

苏慕玉虽然不懂前朝的事情,但是从苏雯澜的话语里猜到了几分。

“他们斗他们的,干嘛伤及无辜?”

苏雯澜摸了摸她的头发,语带疼惜。

“你负责绣织阁,太后想找你的麻烦,随便一个理由,甚至不需要理由,你就逃不掉。干脆我给大哥说说,让他给皇上请旨,把我们姐妹的位置调动一下。”“大姐,把你调到我的位置,让太后找你的麻烦,这跟找我的麻烦有区别吗?我们姐妹本来就是一条心的。我宁愿自己受苦,也不可能让你为我背锅。太后只敢耍花招,不

敢伤我性命。你只管放心好了。”

“只在宫里呆了几个月,你就长大了。遇见这样的事情,你不慌不忙的,哪像当年的小可怜?”“在宫里的这段日子里,我深深的明白了自己的无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多大的麻烦。”苏慕玉靠在苏雯澜的肩膀上。“要是再不坚强起来,大姐肯定会受我连累。我不想连累

大姐,当然要努力成长起来。”“这次就算了。你好生养着。趁着这个机会,多病几天。那些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太后问起来,就说病了,起不来了。难道她还敢对苏家的三小姐做更过份的事情吗?

要是惹怒了苏家,就算她是太后,照样没有好日子过。”

更别说还是一个假太后。

皇帝与太后之间向来不合。

要是太后闹腾得太利害,最高兴的莫过于皇帝。毕竟出于孝道,他不能轻易动手。要是太后把现成的把柄交到他手上,他也不会客气的。

苏雯澜坐在旁边沉思。

以前没有处理这个假太后,是因为这人与邻国有关系。她想着放长线吊大鱼,还想吊更大的鱼出来。

要是这个假太后继续作死,那就不能留了。总不能为了所谓的大义,就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姐……姐……你在想什么?”

苏慕玉在她面前挥了挥手。

“嗯?”

苏雯澜回过神来。

“我唤了你几声,怎么都不理我?”

“我在想,怎么除掉太后?”

苏慕玉扑哧笑起来。

“行啦!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再心疼我,这样的白日梦就别做了。要是传出去,咱们真的小命难保。”

苏雯澜没有过多解释。

“记得我说的话,借着这个时机多休息几天。我先回去了。”

“好。”

苏慕玉点头。

离开了绣织阁,苏雯澜没有从近路回去,而是直接走了最宽敞的大路。

“苏女官。”

一个太监从苏雯澜的身边走过去,见到她,又退了回来,向她微笑的打招呼。

苏雯澜打量着这人。

有些面熟。

对了,这不是新帝身边的太监吗?只是不是平时跟着的那个心腹林公公,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公公,皇上在议政殿吗?”

太监微笑地说道:“此时在前面的湖边喂鱼散心。苏女官要找皇上吗?”

“是。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

苏雯澜塞了一个荷包给太监。

“苏女官不用客气。你是苏大人的妹妹,苏家的小姐。只要你想见皇上,随时都可以的。”

太监没有收苏雯澜的荷包,非常客气地说明原因。

“那就麻烦公公在前面带路。我有事想对皇上说。”

“是。”

不远处,皇帝坐在轮椅上,看着湖里的鱼儿游来游去的。

他手里拿着鱼食,不时朝里面洒着鱼食。

湖里的鱼儿扑腾着,快速地卷了过来。眨眼间,那些鱼食被抢夺干净。

“优胜劣汰,连湖里的鱼都懂得这个道理,更何况人类。”苏雯澜听见皇帝的自言自语,福了福身:“皇上所言极是。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活下来。而那些被淘汰的,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史书上也不会写上他们的名字。自古以来

,史书都是优胜者来写的。”

皇帝回头,看向苏雯澜。

“苏女官今天怎么有空来见朕?平时里你们姐妹可是把朕当洪水猛兽的。”

“皇上威严,臣女也是敬慕皇上,不敢冒犯皇上。”

“行。朕接受你的解释。那么这次你找朕,应该是为了你妹妹的事情吧?”

苏雯澜不惊讶皇帝的‘消息灵通’。作为宫里的主人,要是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那他活不了今天。

“是。”

“苏女官可是为你妹妹鸣不平来的?”

皇帝继续扔着手里的鱼食。

苏雯澜摇头:“不是。在这世间,从来就没有那么多不平。就算是有,那也是自己不够强大。”

皇帝的动作停下来。

他回头看向苏雯澜。

“你从来就不让朕失望。每次与你说话,总会有不少收获。”皇帝说道:“那你说说,你为何而来?”

“臣女想让皇上把我们姐妹的职位换一下。她做古书楼的女官,我做绣织阁的女官。”“据朕所知,在刺绣方面,苏三小姐好像略胜一筹。”皇帝轻笑。“苏女官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担当这样的重任?朕下达这样的安排,可不是随意而为,那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

“臣女可以慢慢学。”

“在这深宫里,向来是凭实力说话。这不是慢慢学就能做到的事情。”

“皇上不同意吗?”

皇帝朝她招手。

苏雯澜走过去。

“你若让这满塘的鱼儿不争不抢,我便答应你的要求。”

苏雯澜没有接皇帝手里的鱼食。

皇帝笑了。

“你做不到。”

“是。臣女又不是神仙,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皇帝继续喂鱼。

“知道你哥哥是怎么答的吗?”

苏雯澜被皇帝的话题挑起了兴致。

原来这样的‘难题’还用来为难过其他人。

“不知道。”

“他吹了一首曲子,满塘的鱼儿都听痴迷了,自然不争不抢。”

苏雯澜轻笑:“这是他的风格。”

“你知道秦骁是怎么答的吗?”皇帝又问。

苏雯澜再次摇头。

“他说,只要这塘鱼只剩一条,自然就不争不抢。”

“可是,怎么可能让这个池塘里只剩一条……”

苏雯澜的话没有说完,她想起了什么,神情变得凝重。

苏荣华的‘不争不抢’,那是真的不争不抢。虽然只是短暂的,但是至少是平和的 。

秦骁的不争不抢,却是用了些手段。只剩一条鱼,怎么可能争抢?而做到这件事情之前,那就要杀戮。

她不知道皇帝和秦骁在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至少在她看来,这样的话题是危险的。“皇上,我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可是,我还是想请皇上答应我,把我和妹妹换一下。她性子柔软,不争不抢,现在处于这样的位置上,谁都能捏她几把。我是她的姐姐,舍

不得她受这些委屈。”“朕能够明白苏女官爱护妹姝的心情。可是,这也不是朕能做主的。要是朕真的这样做了,只怕这满塘的鱼明天就会变得只剩一条鱼了。朕到时候没了喂鱼的乐趣,那不是

很伤心?”

“平阳王世子平时爱开玩笑,他说的话不能当真。”“朕倒觉得,平阳王世子轻易不开玩笑,一旦说出来的话,八九分都是真的。朕知道他疼惜你的心情。按他说的,只要朕护你周全,他便护朕的江山无忧。这是君臣之间的

交易。”

“那我们也做个交易吧!皇上帮我这个忙,我愿意为皇上赴汤蹈火。”苏雯澜说道。

“朕不用谁来赴汤蹈火,但是朕……后宫妃位空缺严重,需要有人填补后宫。”

苏雯澜震惊地看着皇帝。

刚才是谁说那是君臣之间的交易?

既然秦骁让他护她周全,他还敢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皇帝笑了起来。

“苏女官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苏雯澜扯了扯嘴角:“被皇上的玩笑吓着了。”

“朕开玩笑了吗?朕怎么不觉得?难道你觉得我的后宫不是空缺的?”

皇帝凑近苏雯澜,压低声音说道。

“我只是说后宫妃位空缺,苏女官却露出这样古怪的表情,难道是……误会了什么?”

苏雯澜后退两步,恭敬地福了福身:“皇上多虑了。臣女没有误会。”

“既然如此,那就由你写个名单,看看朕的后宫需要什么样的后妃吧!”

“皇上让我写名单?”苏雯澜觉得今天真是来错了。

她想过皇帝会拒绝,但是没有想到皇帝的行事作风这样‘随性’啊!

“对。只要你给我写出一份让我满意的名单,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皇上想纳妃,满朝文武百官的闺秀任你挑选,哪里需要臣女来写名单?”“那可未必。你们苏家的闺秀就一个都不能选。放心好了,只是让你写个名单,最后选择谁,还是朕自己说了算。这件事情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就当朕现在处于迷茫中,需

要有人帮我出谋划策。你就是女军师。”

“需要多少人选?”

苏雯澜想着苏慕玉受伤的膝盖,眼里闪过纠结。不过最终,她还是想试试看。

“二十人吧!”“臣女可以写这个名单。可是,皇上要说话算数。臣女告退。稍后派人把名单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