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200章 资本灭国,虔诚的信徒

黑暗中,那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在尖叫着。

这特么是鬼吧?

唐仁想起了那些传说,下意识的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

世界安静了。

唐仁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男子也止住了尖叫,“唐兄,某萧迭衣啊!”

啥米?

唐仁不禁大惊,然后爬起来点灯。

萧迭衣的脸上带着手指印,狂喜的道:“唐兄,沈县公是怎么弄的?再不来货,某就要被那些人给撕碎了。”

“什么意思?”

唐仁心中一个激灵,心想这人怎么知道此事是沈安弄的?

萧迭衣见他发呆,就淡淡的道:“这一路你有意无意的总是说那些话,大多是蛊惑人心的话……某就知道此事不简单……”

尼玛!

这是要翻脸了吗?

唐仁疯狂开动大脑,想着怎么能保住一命。

“某本以为你是在害人,可在知道了这门宏大的生意之后,不,这不是生意……”

唐仁心中一动,灯火照耀下,他隐隐约约的见到了疯狂。

萧迭衣的神色疯狂,“这是值得某一生去拼搏之事,某要成为人上人,某要成为大辽第一富豪……”

这人看来是前期冷眼看着唐仁表演,中后期直接就一头栽了进去,被沈安的那一套给整陶醉了。

唐仁不知道这门骗术的厉害,所以一心等死,萧迭衣却抱住他,认真的问道:“药呢?”

这是……

唐仁马上就矜持了起来,问道:“什么药?”

“大力丸!”萧迭衣诉苦道:“从昨日开始某家大门就被堵住了,昨夜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那些人要买药,无数的药,钱都送来了,可某没药不敢收啊!这不大清早某趁着那些人打盹的机会才逃了出来,唐兄,救命啊!”

“有药。”

唐仁觉得自己是在见证一个奇迹。

——被骗的人竟然称呼骗子为唐兄。

骗子竟然被骗了还心甘情愿……

还对沈安感激零涕……

沈县公,您究竟是弄了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出来了?

“有多少?何时能到?”萧迭衣已经要疯了,“你要知道,有高官的家人都来了……某顶不住了……他们说但凡有药,以后升官好说,若是没有……那就等着去出使西夏吧。”

西夏穷山恶水,而且西夏人对辽国没啥好感,所以出使西夏是个苦差事。

“何时能到?”

萧迭衣已经要疯了,大抵一个人面对事业的腾飞就是这模样。

“某要算算。”

按照沈安的交代,下一批大力丸应当是在五日后到达。

唐仁觉得萧迭衣大抵会失望,“五日之后,这还得要看你们的人有多快。”

“去,去催促他们,要快!”

萧迭衣的声音就像是打雷,随后他拉着唐仁去了街上。

“闭上眼睛。”萧迭衣带着唐仁到了一个吃早饭的地方,周围食客密集。

“什么?”他的声音比较温柔,唐仁打个寒颤,觉得不对劲。

萧迭衣闭上眼,陶醉的道:“你听……”

唐仁闭上眼睛……

“……大力丸买了吗?”

“没买到,气死人了,回头就去堵他家。”

“可他家不开门呢!”

“那就爬进去。”

“这个……爬进别人家,不好吧?到时候会被抓住……”

“有了。某记得萧迭衣有个儿子在学堂读书,去堵他!”

“对,让他去叫门!”

“还有,萧迭衣的丈人就在中京城做了个小官,谁认识他的上官?逼着他去!”

“某还认识萧迭衣的小姨子,当年某骑马追上她,还来了一次……只是后面她嫌弃某家穷,就嫁给了别人,弄她去……”

“对,走走走。”

这不对啊!

唐仁觉得自己怕是遇到了一群疯子。

他睁开眼睛,觉得萧迭衣应当是要疯了。

“呵呵!”萧迭衣呵呵一笑,对唐仁说道:“某的儿子随便他们弄,不弄死就成。”

“太狠了吧?”唐仁想想自己的孩子,若是被这么威胁,他绝壁要冲上去和这群人拼了。

“孩子受点磋磨不是坏事。”萧迭衣看着唐仁,摇摇头道:“你们汉人就是太溺爱孩子,不过如今大辽许多人家也学了你们的做派,把孩子养的和鹌鹑似的。不过某不同,某的孩子就该去迎接风吹雨打,如此长大之后,他才能独自在这个世间好好的活着。”

这真是个狠人呐。

“至于小姨子……随便他们吧。”萧迭衣的精神起来了,低声道:“这便是某的大业……”

这话犯忌讳,但萧迭衣还是说了出来。

他眯着眼睛,神色振奋的道:“记得回去告诉沈县公,大力丸要多弄些,有多少弄多少。”

唐仁觉得这位是疯了,“可辽国就那么多人啊!”

辽国的人口远远赶不上大宋,这也是大宋的优势之一:哥打不过你,但哥人口多,失败一次马上又组织起数十万大军,就问你怕不怕?

人口资源在此时的优势很明显,包括骗术,若是在大宋弄的话,那赚到的钱大抵能让帝王疯狂。

萧迭衣嗤笑一声,“你忘记了草原,那些牧民想挣钱都想疯了。”

这个……

不会把草原那些部族弄疯了吧?

那些可不是善茬,真发疯了,说不定会起兵造反。

我去,好像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好处啊!

草原部族穷困,但首领有钱,有钱的一塌糊涂。

一旦这个骗术席卷草原各部,那些牧民会发现自己找不到下家了。

因为部族是分开的,就那么多人,一个部族的人全部卷进来搞大力丸,然后会愕然发现自己找不到下家去发展了。

没有下家就代表着你输了,就如同后世的接盘侠……你的钱全部打了水漂。

不,全部换了大力丸。

可大力丸能当饭吃吗?

不能!

到了那时,那些部族会发狂,弄不好辽国就会烽烟四起……

唐仁瞬间就懵逼了。

他想起了沈安教授他这门骗术时说的一番话。

“这个天下有许多富豪,富得流油。可他们只知道把钱存在家里,只知道去挣钱……这是被金钱迷了心窍,不值一提。钱财用得好了……能灭国……”

那时唐仁还觉得这话过了,可此刻看到萧迭衣的反应,他打个寒颤,觉得沈安就如同神人般的。

灭国。

只是一个手段就让辽国陷入了一个大型骗局里,若是发展顺利,这个大辽会处处烽烟……

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沈安看似玩笑的般的一个骗术而已。

笔墨能杀人,这是文人的最高境界,他们引以为豪。

可沈安却能用资本来灭国。

唐仁恨不能马上飞回大宋去,去向沈安请教这个思路的来龙去脉,用最虔诚的态度去请教……

萧迭衣说他是沈安的信徒,那么某呢?

“某是沈县公的追随者啊!”

中京城里处处都在讨论着怎么才能拿到大力丸,唐仁满心欢喜的带着随从四处游走。

“形势大好,形势大好啊!”

传销大业在中京城中处处开花,形式不是一般好,而是大好。

唐仁只觉得自己此生能见证到这等场面,当真值得了。

“钤辖……有密谍。”

使团里有一个就是皇城司的密谍,他靠近唐仁,低声道:“小人方才看到了一个密谍。”

唐仁看看这里,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密谍说道:“西夏人和辽人这几日就在这里谈判……”

唐仁的神色微冷,“大宋需要知道他们之间谈成了什么,是结盟,还是维持原状。”

“是。”密谍木然的道:“中京城的兄弟们会不惜牺牲……”

密谍的命从来都不是自己的,能活一天就是一天。

宋辽西夏,三国之间的局势不断在变化,随着大宋的崛起,原本形成均势的三国关系也变了。

西夏若是和辽人全面结盟,那对于大宋而言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此大宋必须要把注意力放在北方和西北,全力戒备辽人和西夏发动进攻。

那样的态势和百年前并无区别,大宋会很煎熬,甚至不得不主动发起进攻,以缓解恶劣的战略态势。

“去告诉他们,若是需要,只管来寻使团。”

唐仁的态度让密谍大吃一惊,然后感动的道:“多谢钤辖。”

他悄然脱离了使团,一路去了那家酒肆。

“客官里面请……”

陈吉生依旧是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密谍进去,低声说了一句话,陈吉生笑道:“茅厕?有有有,后院就有,客官只管去。”

密谍去了后院,肖若水已经在等着了。

“如何?”他需要快速离开这里,以免引来怀疑的目光。

“西夏和辽人正在谈判,估摸着这两日就会出结果。”肖若水看着很焦急。

“咱们能查到吗?”

肖若水摇头,“这几日某天天去,想尽办法都进不去,明日,明日某一定能进去。”

密谍看着他,知道这是豁出去了,就说道:“保重。”

肖若水拱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做了这一行,你的命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肖若水知道,自己的生命大抵已经接近了终点。

他整理了一下小零碎,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凌晨就再度出发。

一起出发的还有张五郎,小白脸笑嘻嘻的说今日一定能有结果。

陈吉生站酒肆的门口,木然看着来往的人,突然说道:“什么时候……这个天下才不会有纷争。”

……

求月票。月底最后三天可能有双倍月票,能捂到月底的书友捂一下,捂不了的恳请投给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