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baiwenzai.com/641132/

只见白显道手中兵器探出,想要将袁朗于马下,但因为相差着几点武力值,使得其出手的..." />

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三国召唤之袁氏帝途 > 第74章:擒将 典韦危矣

此时白显道与袁朗之间的差距还算不怎么明显,毕竟白显道这里也有技能加持,使其略低于袁朗。http://m.baiwenzai.com/641132/

只见白显道手中兵器探出,想要将袁朗于马下,但因为相差着几点武力值,使得其出手的动作被袁朗给洞察看穿。

导致白显道频频失手,且身上多出几道创伤!

“叮!袁朗技能二,效果2发动。当前对战达五十回合,武力值上升至108(110)”

这下再好了,原本白显道对战袁朗就落于下风,随着袁朗技能的再度爆发。

白显道已经不是袁朗的对手……

“不好!白显道有危险,典韦快救人。”

军阵当中的袁术见白显道落于下风,再听见系统的机械音提醒,惊慌失措。直接叫唤一旁的典韦前去救人!

“哼!还想救人?死吧。”

袁朗左手的十五斤水磨刚挝,直接往白显道头颅方向砸去,惊的白显道浑身颤抖,不知所措,只能看着钢挝砸来。

“锵!”

一声清脆的金鸣声响起,定睛一看却是典韦冲杀而来时,甩出的一支小戟,将袁朗那十五斤水磨刚挝击飞。

暂时救了白显道一命!

“以为这样就保住小命了吗?”

正当袁术等人吐了一口气时,袁朗右手的钢挝挥舞起来,更加的迅猛且快速,一击砸在白显道后脊背上,将其砸的口喷鲜血,栽倒落马……

“娘的!竖子!”

即将抵达战圈的典韦,见白显道栽倒在地,而袁朗则是洋洋得意,气不打一处来。

典韦浑身气势爆发,惊的袁朗一阵胆寒,手中的刚挝差点没有抓住,慌不择路就往自己军阵逃跑。

“小子,血债血偿,拿命来!”

袁朗胯下有宝驹,一转眼功夫窜出老远距离,但典韦并没有继续驾马追赶,而是从腰间掏出镔铁小戟。

“中!”

“噗嗤……”

对着袁朗逃窜的方向,典韦摸出小戟,接着直接飞射而出,口中爆喝一声。

随即便是兵器入肉声音响起,那但让人遗憾的是,镔铁小戟并没有射中袁朗,而是正中袁朗胯下的那匹宝驹……

宝驹一阵吃痛,反而奔跑的更快,直接将袁朗带回黄巾军阵,且将其甩落马背。

“哎……这个畜牲东西,疼死我了。”

这一摔,给袁朗头上戴着的红缨盔给摔落,披头散发的。再加上地上尘埃扬起,灰头土脸,可怜兮兮!

“该死,竟然让其逃了。”

典韦暗骂一句,悻悻而归,而白显道已经被己方士兵带回军阵,可惜伤及五脏六腑,成为了袁术麾下第一位殒命的将领。

“见鬼,真是该死。这个袁朗,吾定要其碎尸万段!”

袁术双目赤红,怒发冲冠,麾下一员大将阵亡让其心疼不已。正当其准备下令全军冲杀之时,对面黄巾部再次窜来一员猛将。

正是之前与许褚打斗,而后逃跑的酆泰……其实力不俗,或许是想要前来挑战尝试一番,使得其策马冲杀而出,欲与典韦交战!

“叮!酆泰技能一和技能二发动,武力值提升至116(118)”

“受宿主技能‘帝命’效果影响,典韦免疫负面状态。”

“叮!典韦技能一和技能二发动,武力值提升至122(124)”

此时非彼时,当前典韦正在气头上,技能直接开到最大化。直接向酆泰冲杀而去,手中豹尾短杆双戟挥舞的密不透风,欲斩杀酆泰以祭白显道在天之灵。

“尽量生擒!”

见典韦了杀意,袁术爱才心切,大声高呼。让对面的王庆面色一变,赶忙去寻杜嶨……

“小子算你命大。饶你不死,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既然袁术都已经发话了,典韦也不会违抗命令,只能暗叹一声酆泰走运,接着手中大戟挥舞而出,与酆泰手中的宝锏碰撞,溅起火星!

“嘭!”

一声巨响,酆泰虎口被震裂,鲜血溢出,难以再握紧宝锏。电光火石之间,典韦手中大戟翻飞,扭转回来,直接砸在酆泰身上,将其击落下马。

当然这一击典韦是收了力道的,否则的话,酆泰必死无疑!

“敌将!你杜嶨爷爷在此,还不快快放了吾兄弟?”

正当典韦准备用大戟将酆泰挑起放于马背上之时,王庆部下杜嶨拍马而出,想要营救酆泰。

这典韦哪里肯啊?火速挑起酆泰身上的盔甲你,用力向着己方军阵甩去,那昏迷当中的酆泰就像一个硕大的沙包,被袁军士兵接住,然后用拇指粗的麻绳牢牢捆住!

“该死,吾要你狗命。”

见自家兄弟酆泰被典韦生擒,杜嶨怒不可遏,手中长矛探出,刺向典韦。

“叮!杜嶨技能一和技能二发动,武力值提升至123(125)”

“受宿主技能‘帝命’效果影响,典韦免疫负面状态!”

大战一触即发,杜嶨技能瞬间开到最大,武力值比典韦还高了一点,而这一点武力值至关重要,使得典韦落入下风,险象环生。

“糟糕,典韦有危险。”

袁术见典韦落入下风,不禁有些担心,扭头寻找麾下将领前去支援典韦,但找来找去也没有发现一位武力值在102甚至以上的。

这可让袁术有点苦恼,打算派遣许褚上阵,二将合力,将杜嶨击杀!

“主公吾还可以继续,切莫靠近……”

典韦对袁术了解无比,见其要派遣兄弟前来助战,赶忙拒绝,表示自己还能承受。

之所以会说这句话,并不是因为典韦逞能,而是他在与杜嶨的交战中,隐隐有了想要突破瓶颈的感觉,但就是差了那临门一脚。

“敌军受死……”

杜嶨长矛刺来,典韦微微偏头,但没有迅速躲开,让那矛头将自己的面颊划破,鲜血溢出。

“就是这个感觉吗?吾懂了,在生死间徘徊的感觉,就是打破自身实力的关键。”

紧接着典韦身上气势再度爆发,手中的大戟翻飞,不断进行反击,竟然隐隐占据了上风,这让与其交战的杜嶨神情复杂且带着一点恍惚。

“不说能完全灭杀你,但是击败你已经不是问题。”

典韦大喜不已,手中大戟挥舞的越来越快,而杜嶨身上的创口也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