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oyishuwu.com/book/1128825/梦里,  是她三岁的那年。大清早,她跟着二哥从后门离开家,骑着她最喜欢的玄影。

二哥在前面回头对她笑:“鸢鸢,  小心别跌水里去!”

她迎着..." />

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95章 第095章说话

第九五章

尤玉玑做了个梦。http://www.boyishuwu.com/book/1128825/梦里,  是她三岁的那年。大清早,她跟着二哥从后门离开家,骑着她最喜欢的玄影。

二哥在前面回头对她笑:“鸢鸢,  小心别跌水里去!”

她迎着风大声回话:“我才不会!”

马蹄踏过沅河,清凉的水花四溅。夏日的朝阳也是暖的,  照在溅起的水珠上,  映几分柔和的光影,湿她的裙摆与小皮靴。

穿过了沅河,便是望无际的草原。

她俯下身来拍拍玄影的脖子,  说:“争气点,咱追上二哥!”

玄影似乎听懂她的话,嘶鸣相应。

她差点点就追上二哥,  可是看了牧民赶着大群牛羊穿过,隔开她与二哥间的距离。纵使她不甘愿,也不得不急急拉住马缰。

二哥隔着咩咩叫的牛羊,  冲她大大哈笑。

放牧的老爷爷对她笑,  穿着洗得发白的衣裳。

“二哥你赖皮!这不公平!”她弯着眼睛笑,朝阳柔软的光影吻上她眼角弯起的弧度。

“哈哈哈,  鸢鸢不生气,  这个给你!”二哥从马车的背囊里取本书册扔给她。

她好奇地开,  发现是阙公主新写的几首词。顾不得再拉着二哥赛马,她让玄影放慢速度,  悠闲地在草原上停停,她手指头指着书册上的文字,  个字个字地读下去。

她边读着阙公主的新词,边想着可以改成舞曲……

只读了两遍,她便背下来了。

二哥在前面催,  让她快些。她拍了拍玄影,快马赶上去,开开心心地跟着二哥去看摔跤比赛。

那天热闹。

她站在人群里,跟着叫好跟着笑。

有人将她认来,笑着邀约:“来比划比划?”

她不用说话,二哥个横目望过去,起哄的人立刻边向后退边说自己是在说玩笑话。

“鸢鸢!”江淳使劲朝她招手,她挤过人群,将怀里捧着的酸枣『奶』糖塞给她大把。

酸酸甜甜的。

晚霞烧满天时,她才依依不舍地跟江淳告别,跟着二哥回家。回家的路上,她与二哥说说笑笑,说着后日还要去。迈过院门,看板着脸的大堂兄,她立刻收了笑,规矩地问好。

“又逃课,把昨日先生的文章抄三遍!”

她低眉顺眼地应下,转而迈着欢快地步子往里。

“阿娘!我给你摘了沅河旁的好些花!可好看啦!”

她扒着门往屋里望去,看父亲正在给母亲簪花。母亲回身望过来对她笑,温柔似水:“今晚有你喜欢的栀饼哦。”

父亲也望过来,笑着说:“快去把你那张小黑脸洗干净!”

“是!”她背着手往外,迎面遇嘉木。嘉木还小小的个,小短胳膊小短腿,仰起小脸,『奶』声『奶』气地抱怨:“阿姐去玩又不带我!”

她笑着捏捏嘉木柔软的小脸蛋,在心里感慨再过两年弟弟就可以帮她抄书了。

……

尤玉玑睁开眼睛。

梦境里的切是那样美好,又是那真实。今看来遥不可及的美好,不过是她过往寻常平凡的日罢了。

“夫人,您醒了?”枕絮担忧地望着尤玉玑,“怎烧得这厉害也不说呀。”

尤玉玑眼中的笑意慢慢散去,有些舍不得从梦中醒来。她想要坐起身,枕絮赶忙扶起她。

枕絮在美人榻边坐下来,端起小几上的风寒『药』,轻轻吹了吹,说:“刚刚好,快把『药』喝了。”

尤玉玑将『药』碗接过来,沉默地将碗中汤『药』全都喝了。

枕絮瞧着都觉得苦,可尤玉玑偏偏连眉头也没皱下。枕絮接过空碗,赶紧将之前准备的蜜饯递过来:“那苦,快吃块蜜饯压压。”

尤玉玑将蜜饯接过来,才后知后觉口中染了苦。之前喝『药』时,她竟是没觉得这『药』有多苦。

“夫人,大夫说您这场风寒来得急,又来势汹汹。可得好好养养。”枕絮瞧着尤玉玑神『色』,知她不舒服大概不想说话,也不多说,起身去倒了杯温水递给尤玉玑,“夫人,多喝些热水也好让身体里暖和起来。”

在温暖的屋子里待了这久,尤玉玑冻僵的身体早就缓了过来,可是身体里面却还是凉的。纵使她不想喝水,还是将水递过来,口口喝下去。她不这样病着,还有好些情等着她,她得快点好起来才行。

屋外狂风大作,猛烈地拍着窗户,窗纸被击呜咽的声响来。尤玉玑转头望过去,明明还是下午,外面天『色』却暗。

“我怎睡在这里?”她问。

枕絮叹了口气:“因为您病了呗。我请了大夫回来,就您躺在美人榻上睡着了。我还以为您昏过去了,吓死我了。”

枕絮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

尤玉玑低头望着裹在身上的绒毯和棉被,暖手炉躺在边。她逐渐将睡着前的情想起来了。

是司阙将她扶回来的。

是给她裹了棉被,挪了炭火盆,又塞了暖手炉。还说……

尤玉玑心里咯噔声,她赶忙由坐变跪,挪到窗前,用力将窗户推开,外面的风雪夹着严寒下子灌进来。

枕絮惊呼了声,急忙说:“夫人您开窗做什?不再冷着呀!”

她不敢直接去关窗,赶忙跪在美人榻上,将落在美人榻上的棉被裹在尤玉玑的身上。

尤玉玑遥遥望向窗外。

乌云密布,笼罩了日光,风雪让天地都变了颜『色』。不多时,她竟真的看了司阙的身影。寒风吹卷着的裙摆,风雪中的身影显得场纤细,人早已雪满鬓。这样大的风雪,撑不住伞。绸伞被收起,握在手中。

司阙也看了尤玉玑,远远望过来。

外面冰天雪地,从窗口散来的柔和光芒是另番天地。步步近,两个人的距离逐渐拉近,近到晦暗的天『色』和风雪不遮掩相望的目光。

司阙收回了目光。

尤玉玑关了窗,缓缓坐下来,轻靠着墙壁。

枕絮已经先步到门口,迎上司阙,想要帮忙拂去身上的积雪,司阙抬了抬手,阻止了她的作。

朝着尤玉玑来,带进来裹着风雪的寒气。

尤玉玑抬起头,安静地望着立在身前的。

司阙什也没说,只是在她面前摊开手。

那颗被雪水染湿的紫『色』珍珠安静地躺在掌心。

说给她找,竟真的找回来了。

尤玉玑讶然,怔怔望着那颗紫『色』珍珠,时没有去接。

“公主居然将找回来了!”枕絮在旁开心地惊呼。

尤玉玑被裹在被子里的手搭在膝上,指尖颤了颤,才伸手去拿躺在掌心的那颗珍珠。

“谢谢……”尤玉玑去拿那颗珍珠,指腹碰到的手心,立刻感觉到了阵寒意。

尤玉玑抿了抿唇,微微偏过脸去,稍微用力地收拢纤指握紧了手中的那颗珍珠,低声说:“你不该去找。”

外面太冷了。

司阙没说话。

就连枕絮也因为要去准备热水了屋,屋子里只两个人。阵久的沉默之后,尤玉玑也没有等到司阙开口。

自然撕下那张笑脸面具,越来越少言。

尤玉玑转眸望过来,望着发间与肩上的落雪,眉心微微蹙着,浮现几许疑『惑』和『迷』茫。

“在……在哪里找到的?”她轻声问,声音里带着丝低低的沙哑。

司阙终于开口:“王府门口的砖缝里。”

枕絮带着侍女提着沐浴用的热水进净室。尤玉玑沉默地听着她的脚步声。

枕絮过来,说:“夫人泡个热水澡早些歇下才好。”

尤玉玑点点头,她身上的衣裳还染着些雪的『潮』意,不舒服。

抱荷在净室里唤枕絮,枕絮赶忙过去看看是什情要帮忙。

尤玉玑推开裹在身上的棉被,将腿挪到美人榻下。可是她没有看自己的鞋。她的那双鞋早就被积雪湿透,被下人拿。因她病了,身边的人都忙碌,时没顾得上拿双新的鞋子过来。

尤玉玑转头望向净室的方向,等着枕絮忙完了过来扶她。

双鞋子放在了她身前。

尤玉玑还没有看司阙,先闻到了身上熟悉的气息。她还没转过脸来,脚腕已经被握住。

尤玉玑望过来,看着司阙蹲在她面前,正在给她穿鞋。

离得近了,她清楚地看肩上的衣裳已经湿透了。她想说什,终究又什都没说,慢慢抿了唇。

司阙脸上没有什表情,给尤玉玑穿好只鞋,再握住她另外只脚,的目光瞥她脚踝上的那粒小小的红痣。

正是这只张牙舞爪的蛊,最初蛊了。

的目光多停留了瞬,才帮她将鞋子穿好。

“对了,忘了给夫人拿鞋……”枕絮匆匆从净室来,正好看司阙为尤玉玑穿完鞋子站起身。

枕絮的脚步停顿了下,直到尤玉玑望过来,她才快步过去搀扶着尤玉玑,将她扶进净室。

尤玉玑沐浴时不喜侍女服侍,即使生病,也没将人留下来,独自宽衣进了热水里。

枕絮有点担心,怕尤玉玑体力不支,或摔了磕了。

抱荷拉着她的手快步去,贴着她的耳朵小声嘀咕:“怕什,没看阙公主还留在那嘛?”

枕絮想了想,觉得也对,这才稍微放心些。

尤玉玑费力地解下衣服,又将裹胸的绸布层层解开。她坐在热水里,感受着温热的水将发寒的身体裹着,身体里面的寒意逐渐得到舒缓。

她在热水里泡了久,才小心翼翼地撑着桶壁跨来,换上宽松的寝衣去。

尤玉玑有点惊讶司阙还在外面,仍旧坐在美人榻对面的张藤椅里。她从净室来,应听了,可是没有望过来,正面无表情地反反复复抛着枚铜板。

尤玉玑在原地默立了片刻,才抬步往前,在美人榻坐下,拿着棉巾轻轻擦着湿发。

唯有风声不停地在她身后窗纸上响个不停。

尤玉玑几次抬眸望向司阙。她想说该回去换衣,该回去沐浴,甚至该喝驱寒汤『药』。

她擦拭湿发的作慢下来。

“你……”尤玉玑蹙了眉,忽然不知怎说。

司阙接住落下的铜板,望过来。

“你……怎都不说话?”尤玉玑有点不适应此刻屋中的安静气氛。

“我本来就不爱说话。”司阙面无表情地将手中铜板抛去,却没接,任由跌落在地滚进桌底。望向尤玉玑,慢悠悠扯起侧唇角:“果你想听,那我多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