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92章 第092章他唇 第(1/3)分页

第92章 第092章他唇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还没等铜板落下来,他忽然又探握住这枚铜板,长指微微力, 再张开, 那枚铜板化成了粉末缓缓飘落。

    “你也别幸这趟是过来。就算是板眼的大哥知道你的境况也是不忍心的。”

    尤衡在腰间『摸』了『摸』,从带子里抓出个东西扔给尤玉玑。尤玉玑赶忙接过来。那是个核雕,雕着骑在玄影背上的她。

    尤玉玑离开东厢房,回到屋子,立刻提笔给江淳写信。她将信写,吹干了墨迹,仔细放进信封里,递给景娘子。

    枕絮端来早膳,尤玉玑没什么胃,草草吃了几,便先去了书房,等二哥过来话。

    “你都想清楚了?”尤衡问。

    狐狸精, 可不是什么人。

    许久后, 司阙睁开眼,扯下片红梅的花瓣,放进中慢慢咀嚼。红『色』的花汁染上他的唇,如血。

    尤玉玑眼认出来这是大堂兄亲雕的小玩意儿。

    可原来真的到了这,他心里原来也曾藏着丝侥幸, 盼着她如他假装摔断了腿那回那样轻易原谅。

    书房里,尤玉玑与尤衡谈了很久。那边胡太医还在给王妃诊脉调方,他们倒是不急着去前厅,反这个时候晋南王夫『妇』的确顾不上。

    “那边没什么事情,多坐会儿。”红簪端起茶水来。不是她想留下来,而是尤玉玑事先让人给她递了话,她不能走。

    尤玉玑垂下眼睛,脸上并没有多少轻松感。

    尤衡瞧着心疼,忍不住换上责备的语气:“你啊,就是太能逞强了。要不是嘉木寄回去那些信,里人还以为你在陈京做着风光的世子妃!”

    就算他不太愿意承认, 也清楚地明白这是弥补自过去那些年里无人可依的遗憾。

    在尤玉玑与尤衡在书房话时,几个小妾如常来了花厅,她们没见到尤玉玑也不意外,沉默地坐下来。

    也会在她红了眼睛的时候

    本就是司阙早已意料到的结果。

    窗台上摆着红胆细红梅瓶。里面『插』着前摘的红梅,已经不是那般娇艳活泼。司阙取出支红梅来,专注地阖目轻嗅。

    第九十二章

    这世间没有永恒的秘密,这他早已料到。他分明知道这狐狸精给予的温柔都因怜而生。既然所有的示弱都是假装, 怜惜自然不再。

    那些她因为怜悯而生出的喜欢,从不是他所要的, 他也不稀罕。他在尤玉玑面前所有的示弱并非为了换来她的喜欢,而更像是……

    听了景娘子的话,直低着头的春杏立刻站起身,了声,匆匆离开。

    ·

    翠玉也没走,又烦又急地嘟囔了句什么,离得最近的丫鬟也听不清。翠玉心里明白今上午夫人必然有事情要做,恐怕不会过来。她又坐了会儿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她笑着冲景娘子:“亲给夫人做了个帕子,晚上拿过来给夫人!”

    春杏低着头,仿佛有心。她平里话就不多,倒是不眼。可翠玉也异常沉默,翠玉频频望向花厅门的方向,就差把“有心事”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他定胡写了很多东西……”尤玉玑无奈地轻声。

    尤衡嗤笑了声,道:“你这话不对。咱们尤就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讲究那些迂腐的名声。记住了,在咱们尤第重要的是人,是每个人切身的利益和福祉,而不是那些别人中的名声。”

    竟,从始至终不怎么敢看她。

    尤衡比她年长十岁,大堂兄尤德更是比她年长了十六岁。她小时候时常跟着二哥偷跑到草原上骑马,回到了大堂兄会板着脸拿小戒尺拍她的心。

    “二哥,实这次是你来陈京,是高兴的。”尤玉玑抿了抿唇,停顿了片刻,“知道和离兴许会给尤带来不,可还是想这样做。”

    丫鬟们上过轮茶点,景娘子迈进花厅里,笑脸话:“今夫人有些忙,若几位姨娘自屋子有事,不必等夫人了。”

    ·

    景娘子知道她这是有话要,点头应是。

    今天已是腊月二十九,明明处处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三个小妾却很安静。

    司阙侧转过身,将窗户推开半扇, 冬的凉风立刻卷进来阵凉意。他望着尤玉玑屋子的方向, 忽然低笑了声。

    尤玉玑抬起眼睛来。

    更何况,原不原谅已不再重要。

    没有与反。

    良久,司阙起身走向窗下的琴台, 拉开下面的抽屉,从满满的铜板里取出枚。他垂眸,面无表情地凝视指间的这枚铜板许久, 才将它高高抛起。

    司阙握住尤玉玑腕的慢慢松开。http://www.gudengge.com/7326720/他垂着眼, 听着她缓步走出去的脚步声。

    这可两回, 终究是不样的。

    红簪来时被尤玉玑身边的人悄声递了话,她不知尤玉玑寻她何事,颇有几分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