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wangzaishuwu.com/367625/

尤玉玑蜷缩面朝床外侧侧躺。屋子里的光映床幔上,她望映幔帐上的光圈,  微微发呆。

隔床幔的光落她的脸..." />

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82章 第082章害臊

第八十二章

司阙以前是不,  一个女人的纤腰弯下去的弧度,是那样好看。http://m.wangzaishuwu.com/367625/

尤玉玑蜷缩面朝床外侧侧躺。屋子里的光映床幔上,她望映幔帐上的光圈,  微微发呆。

隔床幔的光落她的脸上,些晦暗不明。良久之后,  她没什么表情的面孔慢慢蹙了眉,  染上几许忧『色』。

会不会太……

她慢慢咬了唇,微肿的旖唇上她咬出一道浅浅的白印子,她仍浑然不觉。

她望映床幔上的光晕,  忍不住去回忆刚刚的情景。可什么能回忆?她明什么都没看见,只最后看见司阙拿帕子去擦手上的痕渍。原来看不见时,其他感官真的会变异常清晰。直到现,  她耳畔似还能听见那些声响来。

忽地想起“放浪”这样的词汇,她的眉心越拧越紧。

腰上一沉,是司阙的手搭了上来。

尤玉玑闭上眼睛,  温声开口:“睡吧。”

司阙贴过来,  将脸贴她的后颈蹭了蹭,问:“姐姐困了?”

“嗯。”尤玉玑胡『乱』应了一声。

司阙稍微向后退开一些,  望尤玉玑,  长指挑起尤玉玑颈上的一缕『潮』发,  慢条斯理地她理好。子盖两个人的身上,『露』出她的一点肩头。

司阙慢悠悠地指腹她的后肩画圈圈。

——现道害臊了?刚刚不是挺快活的?

尤玉玑转过身来。

司阙脸上表情收了收,  立刻抬起长长的眼睛,一双干净纯稚的眸子望尤玉玑,  问:“吵到姐姐了?”

尤玉玑将司阙『乱』画圈圈的手握住,好好放子里,将两个人身上的子往上拽了拽,  才柔声说:“睡啦。”

“好。”司阙微笑,凝望尤玉玑的表情。

瞧她脸上没多少害臊的羞意,顿觉没趣。他闭上眼睛靠过去,睡觉。

此时时辰尚早,王府别处很多人还没歇下。

陈安之带了一副金镶玉的镯子,送来方清怡当做新岁的礼物。

“提前两个月让香宝阁亲自表妹打造,绝对独一无二。虽然还没新岁,东西今日送过来,就提前表妹了。”

方清怡轻轻地抚镯子。以前陈安之也时常花心思送她东西,若是以前,她此时此刻心中必然十欢喜。然而此时,她忍不住问:“红簪备了什么?”

她到底是意的。

红簪是她身边的人,就住对面。陈安之去过多少次,夜里什么时候唤下人水,她想忽略都难。

红簪的事,像一根刺一样扎她心里。

陈安之皱了眉,道:“过年的时候府里会从库房各屋送东西。她一个丫鬟提上来的姨娘,怎么能和表妹相比?”

他握住方清怡的手,认真道:“表妹,若你不喜欢我睡她屋。我便再也不去了。”

陈安之这倒不是哄人。他眼里,表妹是名门闺秀为他受了委屈自然好好相待。至于其他几个妾室,春杏是他最初的通房丫头,只她能一直像现这样本听,他便养。而翠玉和林莹莹,他心里比春杏更不重,所以林莹莹掳了,他也没怎么意。而红簪,完全是为了解决需求的玩意儿,若表妹不喜,扔了何妨。

女人嘛,再挑一个便是。

毕竟是曾经喜欢的人,方清怡一瞬的心软。可是她想到报上孕事时,那种恐惧和羞辱的滋味,眼底的柔软她赶走。

“表哥对我真好。”她温柔地笑,为陈安之倒了一杯米酒。

陈安之笑喝下,还夸:“没想到表妹酿的酒这样味美。”

“表哥喜欢就好。”她含笑为陈安之再倒一杯酒。

自从道王妃了身孕,方清怡心里越来越急。今日的米酒中,她多加了一倍的『药』量。

夜里,陈安之没走,留了下来。他很快睡,方清怡毫无睡意。她忍不住回忆过往和表哥的甜蜜,思绪越往后走,她心里越是酸苦。

今日是腊月二十五。

距离『药』效彻底发,越来越近了。

可是方清怡改了计划。

为了自己腹中“儿子”的未来,她必须连王妃肚子里的孩子一起除掉。还尤玉玑。

她终于想明白自己以前的计划简直大错特错。

陈安之死了根本不够!

就算陈安之死了,就算王妃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就算她生出了男孩,她是妾的身份,她的孩子也会养尤玉玑名下,唤尤玉玑母亲,称她姨娘!

她紧紧攥身侧的床褥,眼中浮出坚定的狠意。

她错了一次,只能不惜一切手段为曾经的错误弥补,纵使满手染血。

·

腊月二十六,府里的年味更浓。

翠玉和春杏来昙香映月的时候,院子里的丫鬟正踩木梯将一盏盏红灯笼高高挂起。

“夏天的时候,莹莹还说等过年的时候亲手我缝……”翠玉住了口。

春杏轻轻拍拍她的手背。

翠玉笑笑,说:“莹莹一定会没事的。一定的。嗯。”

不多时,尤玉玑和司阙一起过来。

“过来好早。”尤玉玑微笑,“刚好过年那几日的新衣服到了,你们看看合不合身喜不喜欢。”

枕絮带几个丫鬟抬装新衣的木箱过来。

这不是府里下来的,而是上次尤玉玑自己想裁新衣时,让人几位妾都量了尺码,每人定做了三套。

枕絮亲自将翠玉和春杏准备的各三套衣服送过去。翠玉和春杏脸上都带笑。

“居然不止一套!”翠玉原只是道尤玉玑她们裁了新衣,不几套。见侍女一套一套往外拿,乐眼睛弯成一条缝。

“三套了!木箱里好像还……”她往木箱望去,望见里面粉『色』的衣裙,眼眸里前一刻的喜悦瞬黯然下去。

枕絮询问地望向尤玉玑。

尤玉玑眉眼的笑意也稍淡,她温声道:“收,等莹莹回来了再她。”

花厅里的气氛一瞬的安静。

翠玉忽然想林莹莹最会甜嘴搞气氛,只她,根本不会冷场的时候……

剥栗子的声音打破了花厅里的宁静。

司阙垂眼睛,修长干净的指剥开一颗香糯的甜栗子,递尤玉玑:“姐姐。”

尤玉玑手里正捧一件翠玉的新狐裘,她刚先将手里捧的狐裘放下,司阙递过来的栗子已经近到她唇前。

尤玉玑犹豫了那么一瞬,便张了嘴将他喂过来的栗子含口中。

翠玉狐疑地打量两个人的动。隐约觉哪里不对劲,觉自己好像想多了……林莹莹不是也喂她吃过脆枣?

林莹莹自己家后院种了棵枣树,每年结了枣,她都带来和她一起吃……

“夫人,方姨娘和红簪姨娘一起过来了。”抱荷禀。

翠玉和春杏对视一眼。

——这还是方清怡第一次来昙香映月请安。

方清怡神『色』如常地走进花厅,福了福身,开口:“前些时日身体不适,没能夫人请安,还望夫人宽宥。”

“坐吧。”尤玉玑不由自主地望向方清怡的肚子。

方清怡觉察到了尤玉玑的目光,她心中一紧,忽然了一种以身犯险的危机——没哪个正牌夫人希望庶子先出生,尤玉玑会不会想害她的孩子?

其实……尤玉玑望过去的那一眼,只是点羡慕她怀上了孩子。

“姐姐。”

司阙剥了一颗糖栗子喂尤玉玑。

司阙的开口,让方清怡轻轻蹙眉。她为了自己的未来,必须除掉尤玉玑,可是若真论单纯喜好,她更厌这位阙公主。

谁愿意自己是别人的替身?她已不愿再穿白衣。

“司姨娘和夫人关系真好。”她笑开口,“姨娘”二字时,加重了语气。

司阙冷冷瞥过来,全然不是望尤玉玑时的眸『色』。

方清怡心里生出一丝畅快来,这个人也成了低贱的妾。她装看不见司阙的不悦,继续说:“身为妾室,身家『性』命捏主母手上。司姨娘的确应该好好伺候夫人。”

她眼里,司阙尤玉玑剥栗子,就像低等的丫鬟伺候主子。

司阙将“伺候”这个词放舌尖上品了品,眼底的冷意神奇地散去。他收回目光,开始继续剥栗子。

抱荷带几个丫鬟端茶水和糕点进来。

尤玉玑品了口茶,淡淡道:“方姨娘如今孕身,万事以胎儿为重,日后就不必过来请安了。”

方清怡的瞳仁猛地一缩。果然啊,这个尤玉玑现就开始打这个孩子的主意,想过继了!

方清怡缓了口气,端起桌上的茶水,优雅地品了一口。她扫过翠玉和春杏身边桌上的新衣裳,开口:“往日不来这里竟不夫人的花厅其乐融融,几位姐妹关系甚好的模样。只是还是不冷落了子爷才是。”

什么冷落子?她言下之意是这一屋子的女人都不子宠爱。

翠玉剐了她一眼,说:“是啊,咱们都不子爷喜欢。哪像方姨娘这么厉害,连身边的大丫头也能了宠。啧啧。”

红簪低下头。

“你!”方清怡深深吸了口气,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动怒,绝不能。她更不应该跟一个『妓』子逞口舌!

司阙觉点吵。他拿了尤玉玑的紫『色』丝帕反复擦手,视线落外面庭院中下人正挂起的一盏盏的灯笼。

今日风,檐下一盏盏崭新的红灯笼迎风飘扬。

他视线落到方清怡的身上,琢磨她的脑袋弄下来,凿空之后,里面放了蜡烛,悬檐下,许是比那些红火的灯笼还好看。

“铜板吗?”他开口。

尤玉玑望过去,『露』出询问的目光。

翠玉『摸』了『摸』荷包,说:“我这里一枚。”

司阙抬抬眼瞥向翠玉这个正面人,点不太想接她递过来的铜板——他为翠玉抛过两次铜板,可都是正面。

然而『性』子风风火火的翠玉已经直接将铜板放了司阙面前的桌上。

行吧。

司阙随手抛了铜板。

众人的目光都追随这枚铜板。

方清怡皱眉,心里嘀咕这位司国的公主莫不是脑子不太好使?怎像个孩子似的不场合玩这种三岁孩童的戏码……

一阵『乱』晃声停下来,铜板安静地落司阙脚边。

司阙垂眼瞥过去。

反面。

司阙慢慢勾起一侧唇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他的人头灯笼,了。

他慢慢抬起眼睛,垂涎地望向方清怡。

方清怡他看心里发『毛』。她心里嘀咕,不是说清冷高傲的『性』子?怎么奇奇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