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erpingge.com/articles/290928/车马和盘缠皆已备好,  我们会将夫人平安送到宿国。等到地方..." />
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79章 第079章衣襟

第七十九章

假土匪子面『露』难『色』,  犹豫片刻,才继续说:“我们主人倾心夫人,今日之举只想救夫人离开陈京。http://m.erpingge.com/articles/290928/车马和盘缠皆已备好,  我们会将夫人平安送到宿国。等到地方,宅院家仆亦皆为夫人准备好,  可让夫人这一生没有后顾之忧。”

这话让尤玉玑蹙眉。这的做可太像富家子在外圈个外室。

假土匪子急急又补充:“夫人莫要想,  我家主人乃正人君子绝无趁人之危之意。我家主人连名讳都不想让夫人知晓,更不会追去宿国。还有……夫人也无需担心家人,主人会派人很快将夫人的家人一并送去宿国与夫人团聚。”

尤玉玑听假土匪子的话,  心飞快流转。

她早就识出这群人是假扮土匪,她原本猜测他们是哪家的家仆,又或者被聘用的江湖中人,  也可能是军中人。

如今听这人说话吻,尤玉玑再次扫过一字排开的这群假土匪,笃定这些人是军人假扮。

在陈京的地盘,  能够动用军队的人。尤玉玑再细想假土匪子的说辞,  就算他的话半真半假,也给尤玉玑答案。

一个名字,  浮现在尤玉玑脑海里。

“呵,  你们的主人还真是一往情深情真意切啊。”司阙忽然阴恻恻开,  凉意比这深冬的凉风还要寒。

尤玉玑讶然望向毒楼楼主的背影,隐约觉得毒楼楼主仿若鬼魅的嗓音里蕴怒意。明明他之前的语气还不是这般带怒,  而是另一种萦玩乐之意。他的沙哑阴翳的嗓音本就给人一种森然可怖之感。如今蕴怒,更显森翳。

若这个假土匪子的说都是真话,  他们的主人当真是尤玉玑猜测的那个人……

虽然对方的行为尤玉玑很不赞同,可也勉强算是一种笨拙的好意。

“回去带话给你们的主人,好意我心领,  只是我不会听从他的安排。”尤玉玑温声道。

司阙半垂眼,听尤玉玑温和的语调,一回讨厌她的温柔。确切地说,讨厌她对别的人别的事也这温柔的处事风格。

一身玄衣的毒楼楼主杵在这里,这群假土匪早就心中忐忑不已,听尤玉玑的话,连主人交代的劝说也忘,匆匆丢一句“我会回去传话”,便带身边的那群假土匪快速离开,生怕毒楼楼主毒雾一扬,他们立刻命丧当场……

尤玉玑偷偷瞥一眼毒楼楼主。有一瞬,她心里也和那群假土匪产生相同的担忧。

那些假土匪已经不见踪影,毒楼楼主仍旧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一言不发。

尤玉玑斟酌语句,开:“谢楼主。前面不远处就是官道,他们应该不会再出现,不需要楼主再相送。”

没有回应。

尤玉玑稍等一会,略知毒楼楼主言,才吩咐卓文赶马车。

马车重新往前走,越过毒楼楼主的身边。

直到走到官道上,尤玉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挪挪身子,靠到车厢内一侧,推开小窗,探首回望。

第一眼,她并没有看见毒楼楼主的身影,还以为他已经走。可是一刻,她终于看见毒楼楼主倒在地上。

“卓文,回去!”

马车调转马车,朝回驶去。尤玉玑也没等侍卫摆好脚凳,直接急急跳马车,走到毒楼楼主身边。

他整个人身上冒一层寒气。尤玉玑站在他身边,立刻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寒意。

尤玉玑蹲来:“楼主?”

毒楼楼主没有回应,毫无声息地躺在那里。他身周围的寒意越来越浓。顷刻,尤玉玑眼睁睁看他『露』在外面的颈侧浮现一层薄冰。这层薄冰越来越厚,让他的身也开始不停向外散冰雾。

“快,把马车上的狐裘拿来!”尤玉玑急忙吩咐。

她又吩咐卓文立刻生火。

枕絮很快从箱笼里翻出尤玉玑备用的狐裘,盖在毒楼楼主的身上。

火堆也很快生起来,枯树枝偶尔劈啪作响。徐徐燃的火光映在尤玉玑担忧的脸颊上。她凝眸望毒楼楼主,眼中忧『色』越来越浓。

盖暖和的狐裘,又生火,可是毒楼楼主身上的寒意却完全没有减淡,相反冰冻的速度还在加快。

裹在他身上的冰已有一指厚。

这种奇怪的症状,尤玉玑从未见过。

尤玉玑令人继续再生几个火堆,又让卓文派一个侍卫去前面买些棉被、棉衣,再派个侍卫去寻个大夫过来。

“夫人,他这个人怪怪的……都说他全身上哪里都是毒。说不定这些冰也是毒……夫人还是离他远一些吧?”枕絮担忧地说,“要不……咱们还是先走吧?反正棉衣、棉被、火堆都给他准备。大夫一会也来……”

枕絮想起之前听到的那些传言,有点怕。

尤玉玑用沉默回答枕絮。

她向来不喜欢亏欠别人任何事。今日若不是毒楼楼主出现,说不定她已经被那些假土匪带走。不管那些假土匪身后的人是否有恶意,被带走都并非尤玉玑所愿。毒楼楼主既然帮她,她不能眼睁睁看他如此模,将人丢不管。

去寻大夫的侍卫久久没回来。毒楼楼主身上的被子已被染湿很条。再一次为他裹三条被子取暖,他身上的冰终于彻底融化,那一身玄衣早已湿透。

司阙没有想到寒毒会在这个候发作。他内的寒毒已有近三年没有发作。

毒发,在别人眼中他被冻成一个毫无知觉的冰人。实则他感官尽在,对外界发生的事情通通知晓。

司阙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尤玉玑望过来的眼眸。那双眸子里挂担忧。

他的眼中渐渐浮现恹然。

看,她对谁都是那么好,即使是一个臭名昭着的毒楼楼主,她也可以出手相帮。这是不是说明,她习惯对所有人好,那么她对她的阿阙的好就变得没那么与众不同。

“你醒?”尤玉玑松气,眸中担忧稍散,挂几许浅浅的笑意。

司阙闭上眼睛,不想开。『药』效已过,若他开,他会恢复原本的嗓音。

虽接触不,尤玉玑已经习惯他言的『性』格。她再度开:“你感觉怎么?我令侍卫去寻大夫,可还没回来……需不需要我送你?”

司阙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尤玉玑犯难,她并不知道司阙住在那里。瞧他如今全身湿透的模,她又不想直接将人仍在这边不管。

她犹豫片刻,让个侍卫帮忙将毒楼楼主扶上马车,将毒楼楼主带去近的一家客栈。

尤玉玑将人安顿好,天『色』已经暗来。

“我得回府。若有什么需要,你喊店小二便是。”尤玉玑道。

她望一眼躺在床榻上的毒楼楼主身上湿透的衣服,又收回目光。尤玉玑欲言又止,退出房门,与店小二交代一番,便回到马车,赶回晋南王府。

车厢里,她拿帕子轻轻擦去手心上沾的寒凉湿意。这是刚刚她不小心碰到毒楼楼主的衣服,所沾上的。

——还好,毒楼楼主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浑身是毒。

枕絮也在一旁感慨一句:“吓死我!没想到毒楼楼主玩毒玩,把自己给毒到!”

尤玉玑上身微微后仰,靠车壁。马车颠簸,震得她身子跟略略轻晃。

她努力去想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才将毒楼楼主的身影从脑海中驱离。

马车经过晋南王府前一条街,尤玉玑令侍卫买包糖炒栗子。她将一大包糖炒栗子抱在怀里,热度从纸袋子传到手心,彻底驱赶她身上原本的寒意——毒楼楼主带给她的寒意。

阿阙很喜欢吃炒栗子。

眼前浮现阿阙长睫轻颤对她笑的干净模,尤玉玑心里跟柔软起来,彻底将毒楼楼主的阴翳身影赶走。

回到昙香映月,尤玉玑见司阙不在她的屋子,以为他回他的东厢房拿什么东。她抱糖炒栗子去东厢房找司阙。

“阿阙,我给你买糖炒栗子。”尤玉玑直接将房门推开。

司阙并不在房中,只有停云坐在桌边,摆弄眠蛛。

“眠蛛……”尤玉玑呆怔之后,不好的记忆让她立刻惊惧地向后退一步。

停云立刻将瓷罐的盖子盖上,起身迎上尤玉玑,笑说:“蜘蛛还有名字吗?奴婢刚刚打扫的候在墙角捉到的。刚想闷死它,免得惊扰公主。”

“许是我看错。”尤玉玑勉强笑笑。是她太大惊小怪吗?是,那种蜘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许是平常的蜘蛛而已。

“阿阙呢?”她平复情绪,温声询问。

“公主说想一个人去梅林里转转,不准奴婢们跟。”停云规矩答话。

尤玉玑点点,微笑说:“等他回来,让他去我那里一趟。”

停云应声。

尤玉玑回自己房中,将袋子里的糖炒栗子放在人榻上的小方桌上,留给司阙。她转身去净室沐浴梳洗,待她换宽松寝衣出来,看见装糖炒栗子的纸袋倒,一颗颗糖炒栗子撒满地。

百岁躺在地上,怀里抱个栗子啃咬。

“百岁……”尤玉玑无奈极。她走过去将纸袋子扶起,里面只剩几颗栗子。

而且已经凉。

她惩罚地轻敲百岁的,百岁矫捷地丢怀里的栗子,一溜烟钻进人榻底。

尤玉玑无奈地摇摇,倚靠在人榻一,拿倦医书细读。她越读越专注,忘,再抬已很晚。

她望向门的方向。

阿阙怎么还没有过来?

难道是他身又不好吗?

尤玉玑蹙眉,放手中的医书起身,拿架子上的外衣披在身上,走出房。

不知何开始落雪,此外面大雪纷扬。

尤玉玑站在檐,刚要往东厢房去,看见迈进院门的司阙。

司阙也看见她。

檐上悬的灯笼被风吹得晃动不息,明灭的光影交替映在她温柔的纤影上。

尤玉玑小跑进大雪里,披风的衣角被高高卷起。她奔到司阙面前,将手搭在他的小臂上,焦急地问:“这么大的雪,你去哪里?”

司阙冷一整日的脸孔逐渐绽出一抹笑容来,他从衣襟里拿出藏一路的纸袋。

“去给姐姐买热乎的糖炒栗子。”

那抹挤出来的笑逐渐变得越来越灿烂好。

枕絮抱伞想要追出来。抱荷看大雪中的个人,拦住枕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