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unfengwenxue.com/1265792/

司阙从外面进来时,尤玉玑刚将一整碗红糖姜水喝完。将空碗放在一侧,略侧过身,  含笑望过来,说:“最近几日身上..." />

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76章 第076章留下

七十六章

尤玉玑倚靠在美人榻一头,  喝着暖腹的红糖姜水。http://www.chunfengwenxue.com/1265792/

司阙从外面进来时,尤玉玑刚将一整碗红糖姜水喝完。将空碗放在一侧,略侧过身,  含笑望过来,说:“最近几日身上不舒服,  你先搬回东厢房吧?”

确切地说,  不仅是最近几日。

尤玉玑决定严格按照小册子上画红圈的日子来,非红笔圈住的日子,不准他再宿在这里。些话底是不太好意思明面说出来。这阵子过分纵欲对他身体恐怕不好,  于备孕也无益处。

尤玉玑打量着司阙的脸『色』,原以他会不太高兴,还需要哄一哄。可出乎的意料,  司阙乖乖地点头,微笑着说:“好,听姐姐的。”

司阙起身往小间去拿己的衣服。

尤玉玑把暖肚子的百岁放来,  了榻跟门,  道:“不必拿了,又不是不回来了。何况这样近,  你要拿什么随时过来拿便好。”

司阙背对着尤玉玑,  面无表情地将衣橱的双门关上。他转过身来,  面上已抹了一层温『色』浅笑:“好,都听姐姐的。”

尤玉玑深望了一眼司阙脸上的轻笑,  柔声:“不许多想哦。”

司阙唇畔的那抹浅笑霎时绽开:“姐姐。”

“嗯?”

他含笑唤一声,待询问,  他又望着安静地摇摇头。他只是想唤一声,没什么特别想说的。

他小就言,后来喉间刺痛的那几年更是整日不言。时候司阙甚至觉,  他这一对旁人说的话,都没这段时日与尤玉玑说的多。

傍晚,司阙在尤玉玑的屋子里一起用过晚膳,流风进来禀告东厢房已经收拾妥当了,司阙就没在尤玉玑房中多待,回了东厢房。

一回东厢房,司阙顷刻间冷了脸。

他默不作声地坐在琴案后,目光落在琴弦上。

流风端着热茶进来,规规矩矩地放在桌上,又目不斜视地看过炭火,然后再悄声退去。一关了门,就拽着裙角小跑隔壁的屋子找停云。

“停云!停云!殿夫人吵架了吗?”

停云正捏着一根极长的银针穿过眠蛛的肚子,头也不抬,随敷衍一句:“是吗?”

流风知道停云总会摆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远远看见罐子里的蜘蛛,也不往前去,只站在门。

“嗯嗯!刚刚进去送茶,殿一个人坐在琴案后黯然神伤。唉,你说殿是不是被夫人赶出来的?”

停云这才掀了掀眼皮望过来,冷邦邦地反问:“你说呢?”

流风缩了缩脖子,也觉己这猜测不对。可是……

停云收回视线,继续摆弄的蜘蛛。晚上总是睡不好,想给己研制一种能够助眠的『药』物。助眠熏香的效果不够用,眠蛛本身的毒量又太重。

流风知道停云忙起来顾不上,忽然想了抱荷,眼睛一亮,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刚跑院子里远远看见了抱荷在朝招手。

“他们吵架了?”

“们吵架了?”

两个人异同声,们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了半天。

房间里,一动不动坐了许久的司阙终于了动作。他将上半身微微向后倚靠着,裙子的腿也一支一直,换了个随意些的姿势。

“不应该啊……”

司阙略皱了眉,语气里也染上几分不耐烦。

两个月了,尤玉玑还是没怀上。

这不应该啊。

难道真的是他不行?

他哪里不行了?

再怀不上,尤玉玑会不会没了耐心,认是他不行,要去找别人?

烦。

司阙头一回发现当情郎真的不行。情郎的身份万万不能夫君的身份相提并论。

夫君只能一个,情郎却没那个资格要求己是唯一。

烦。

烦啊。

他不想当尤玉玑的情郎了。

此时,尤玉玑正斜倚在美人榻上翻看着医书。

百岁睡醒一觉后就开始皮,一会儿抓抓床幔,一会儿挠挠桌子腿儿,一会儿又绕着圈儿地追咬己的尾巴。当它玩了一圈玩累了,跳上美人榻,乖乖地钻进尤玉玑的手臂,动当起小暖炉,给暖肚子。

『毛』茸茸的触觉,让尤玉玑从书册里收回神。侧眸望向窗,惊觉外面漆黑一片,竟已这样晚了。

“好晚了,们该歇……”

尤玉玑忽地住了,忘了司阙傍晚的时候搬回了东厢房。

转眸望向床榻,并没能往日那般看见一双干净的眸子将望着。笑笑,捏着百岁的后颈,将它抱在怀里,柔声说:“今晚咱们一起睡。”

“夫人,您歇了吗?”枕絮在外面询问。

尤玉玑抱着百岁往床榻去,已是准备歇了。倦声问:“何?”

“世子爷过来了。”

尤玉玑蹙了蹙眉。在床边坐,说:“说已歇,将人撵了。”

“不是……”枕絮停顿了一,“世子往东厢房去了。”

尤玉玑轻抚百岁后颈的动作僵了僵。

理解陈安之将司阙纳回府许久不曾碰的奇怪心理,也明白陈安之心悦阙公许久,早晚都要进司阙的房……

曾躲在司阙的床榻里侧惊愕地听过陈安之对司阙的诉请与卑微,陈安之甚至几次三番并不遮掩己对司阙的讨好。

这一次,司阙应该还能以前那样几句话将陈安之打发了吧?

枕絮在门外又说:“对了,世子爷过来的时候一身酒气!”

尤玉玑急忙将百岁放,快步朝外走去。打开门,蹙眉问:“世子爷醉酒了?”

“反正是一身的酒气,闻着像是没喝!”

陈安之醉酒之后是何德行,尤玉玑嫁晋南王府的一天就领教过了。

阿阙那样体弱,若是陈安之酒后用强,阿阙没反抗之力,必将难受屈辱。若是陈安之知道了司阙的男儿身,不是难受屈辱那般简单,更是欺君死罪!尤玉玑微微抬着巴,望向东厢房的方向,眉眼间虑『色』难掩。

·

司阙刚给己调了一种助于怀孕的『药』,陈安之跌跌撞撞地进来。他脸上浮着酒后的红晕,手里捧着几只野花,望着司阙傻乎乎地笑着。

显然,若非醉了酒,他还不敢在夜里来司阙的房间。

“回府的路上在砖路缝隙看见这几朵小野花。周围都是枯草荷积雪,这么严寒的时候,它们还能不畏严寒从砖缝钻出来,比院子里所的梅啊菊啊玉兰啊……什么什么的,都强!”他晃着身子朝司阙走过来,献宝似地将手里的几只野花,小心翼翼地放在司阙面前的桌上。

“它们能够不畏严寒开出花来,公的身体也一定会慢慢好起来!长、长命百岁!”

他将来时路上反复背诵的话顺利说出来,可终究醉酒,在说最后一句话时,还是结巴了。

他立刻尴尬地抿了唇。

司阙瞥向陈安之放在桌上的几朵小野花。

他慢慢抬起眼睛,视线从桌上的这几朵小野花逐渐上移,望向面前这个局促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是尤玉玑名正言顺的夫君。

虽尤玉玑从未唤过他一次夫君,可只要一想他们两个人这层关系,司阙心里出许多厌烦的情绪。

他不笑的时候,面『色』总是很冷。今心中的厌烦又在面上显了些。

陈安之虽然喝醉了,可是他一直盯着司阙的脸,瞧出他不高兴,他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惴惴道:“你、你不喜欢……”

司阙的视线越过陈安之,望向尤玉玑正屋的方向。尤玉玑寝屋的灯没熄,微弱的光影隔着冬日的凉风,隐约印在他的窗纸上。

陈安之来了这里找他,尤玉玑应该知道吧?

一个蛮趣味的好意忽然爬上心头。一丝笑,慢慢攀上司阙的唇角。

陈安之呆呆望着司阙的笑,连酒意也醒了三分——他终于看见阙公笑了!阙公他深夜送花过来而笑!

陈安之听见己胸膛里的那颗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显然,他完不知只当司阙心里出些恶劣的坏意时,他才会开心地笑。

当司阙的目光落过来,陈安之连呼吸都差点不会了。

“流风,沏茶。”司阙吩咐。

公没赶他走!陈安之心中出一阵狂喜!本就喝了酒而泛红的脸颊,再红几分。他局促地扯了扯衣领,别扭地笑着说:“屋里炭火烧真足,真热啊。”

他整个人像过的螃蟹。

不多时,流风端着茶水进来。

司阙将陈安之放在桌角的几朵小野花捏在手里,瞧了一会儿,然后放在琴弦上,他慢悠悠地开:“坐啊。”

“诶?诶!”陈安之赶忙坐来,后背紧绷着,纵使是前几年在学堂时面对最严厉的夫子,也不曾这样紧张过。

流风奇怪地偷偷打量了司阙的脸『色』,又面『色』不显地规矩倒茶。垂首立在一旁,等着吩咐,像个没五感的木头人。可是心里早已抓耳挠腮,不懂殿将世子留来喝茶是什么。

阙公请他喝茶,陈安之哪拒绝的道理?流风刚倒了茶水,他立刻端起茶盏,像模像样地品了一,连赞三声:“好茶!好茶!好茶!”

他偷偷去看司阙的表情,见却他垂着眼睛,面上没什么表情,他也猜不透。

陈安之没等流风过来倒茶己又倒了一盏,笑着说:“多谢公好茶款待!”

“好喝你就多喝点。”司阙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此好茶然是要多喝些!”陈安之眼中绽着桃花,一杯接一杯地喝去,直将整壶茶都喝光。

他端着茶壶倒茶,一滴也倒不出来,不由尴尬地笑了笑,说:“瞧,竟一个人将一壶茶都喝了,没给公留一些……”

他暗暗思量此举当真不够君子,次公再请他喝茶,他定然不能此没风度才是!

司阙没回话,他视线再次越过陈安之望向尤玉玑的寝屋,在心里想着尤玉玑怎么还不来救他?

他贪恋被保护救助的滋味。这种滋味在他的前半里,陌又新奇。

陈安之等了又等,也没等司阙搭理他,不由眼底一黯,所的欢喜都黯淡去,满心爬上丝丝缕缕的低落。不过他转念一想,安慰了己,还给己打打气——来日方长!

他站起身告辞:“时辰不早了,就……”

“留来吧。”司阙接过他的话。他半垂着眼,长长的眼睫遮了漆眸里玩意。

“什么?”陈安之彻底呆住。

就连一旁的流风也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