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47章 第047章保护

第四七章

“一只手掀起裙子, 一只手解裤带,还要一只手扶着站稳。我只有两只手。”

尤玉玑沉默地望着司阙好一会儿,才起身下床, 朝司阙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扶着他。

“心, 别磕到床角。”她仍旧是耐心温和的语调。

司阙瞥了她一眼, 将手臂搭尤玉玑的肩上。

尤玉玑将司阙扶进室内的小恭房,她停下脚步,略往前迈出一步, 绕到司阙面前,将他搭她肩上的手臂拿下来,放一侧的窄柜子上扶着。后她垂下眼, 探手去掀司阙的裙子,雪白的裙料堆她的腕上,她司阙裙下腰侧『摸』到裤带。

隔着堆叠的裙料, 尤玉玑的手腕忽地司阙握住。

尤玉玑抬眸, 望见司阙皱起的眉。

“姐姐,给我拿个拐杖来。”

尤玉玑浅浅笑了一下, 温声说好, 交代他扶稳了, 才转身出去给他拿拐杖。

司阙黑着脸低头,胡『乱』拂了拂裙子上的褶皱。

尤玉玑很快来, 将一支拐杖交给司阙。她说:“若有什么,喊我一声就好。”

司阙低着头摆弄着拐杖, 没吭声。

尤玉玑很快转身出去。

司阙抬起眼,眸『色』晦暗地盯着尤玉玑的背影。

不行。

——头两她都没看到,哪能第一给她看, 是小软的模样。

司阙出去时,尤玉玑还等外面。尤玉玑拿他手的拐杖,亲自扶了他,将他重新扶寝屋的床榻上。

午休既醒了,尤玉玑不打算睡。

她抽屉取出一盒椒桂的香料,捏着小银匙盛了些许,轻轻洒进香炉烧着。香炉的八宝祥云盖她重新合上,并不浓稠的香气丝丝缕缕轻柔飘出。

尤玉玑轻嗅好闻的味道,唇角立刻浮现一抹笑来。她望过来的眸子带着笑,她问:“好闻吗?”

司阙本想说不好闻,他更喜欢『奶』香。话到嘴边,他望着尤玉玑期待的眼眸,忽想到这大概是她自己调的香料。他立刻笑起来:“清雅不失馥余,极好。”

尤玉玑含笑转身,拿了医书到窗下的藤椅慵懒坐下翻阅。

司阙倚靠床头,望着尤玉玑的一举一动。不管是添香还是翻书,甚至只是行动,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完美得好似有魔力,引得人目光追随着她。

尤玉玑坐窗下读了半下午的医书,直到天『色』暗下去,从窗户洒进来的日光由白变昏黄,她才将书合上。她抬眸望向床榻,讶发现司阙安静地望着她。

他看了她一下午?

尤玉玑匆匆将目光移,轻轻垂下眼睛。

抱荷小跑着进了寝屋,间小门外禀话:“夫人,赵夫人身边的丫鬟来府,说邀您明日一起出门闲逛。她想提前买些小孩子的玩儿。询问您可有空。”

尤玉玑答应下来。

不多时,景娘子又领了两个尤家的管过来见尤玉玑,有几件比较重要的生需要尤玉玑亲自拿主。

尤家的生不声不响地一直扩大,幸好尤玉玑算用人得宜,手下个管都很能干,这才不需要尤玉玑日日『操』心。

景娘子看着尤玉玑沉着地处理要,欣慰地点了点头。尤玉玑的父亲一向对她很严格,景娘子记得尤玉玑八岁时始接触这些。

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年坐父亲膝上打算盘的小姑娘,长这么大了。

提到尤家,都知道富裕。可实上,尤家的富裕早超出许多人料,是令人咋舌的程度。景娘子又有些忧虑,这样大的家业全压尤玉玑身上,似乎有些重了。

尤玉玑一直忙到很晚,几个管退下,她仍旧坐书房,饮一口清茶,翻阅着账目。

“将军对夫人总是很严格。”景娘子给尤玉玑换茶时,不由感慨。

提到父亲,尤玉玑一时恍。

父亲教会她许多。

父亲给她请最好的先生,教她读书学礼,教她识人御才,教她商理账。不同于草原儿女人人都会骑马『射』箭这些,尤玉玑还父亲要求学过更多。

父亲手把手教她认识人体要害『穴』位,教她如何使用暗器。甚至带她去野外生存、去农家种稻喂鸡。

想起去农户的日子,尤玉玑不禁莞尔。

她笑着笑着,眼睛忽就湿了。

她还记得有一年乞巧节,她那时候大概一二岁,和几个堂姐月下闲谈。说到将来的如郎君,姐妹几个人达成共识,一定要选一个能保护自己的人。不知怎么这话传到了父亲耳中,父亲将她叫去书房,郑重地告诉她——

“这话不对。”

“只有弱者才将能够庇护成最重要的东西。”

“我教你这些东西,不是了让你多优秀。而是让你有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假使有一日,你遇到一个并没有那么强大的人,而你很喜欢他,不必要因他没有那么强大而忍痛放弃。”

“你自己有足够的本,能不能护住你还算个屁的条件。不需要!我的闺女,就该找自己喜欢的,让自己心的。”

尤玉玑纤指勾起颈上的细绳,挑出衣襟的那颗紫珍珠,长久地凝望着。

若有来世,她还想做父亲的女儿,好好孝敬一。

净室沐浴的水备好后,尤玉玑才从书房去。司阙坐尤玉玑下午读书的那张藤椅,翻着一卷古琴谱。

尤玉玑走到他身边,一手抬袖,一手挑灯芯,她温声:“这光暗不暗?”

司阙没答,而是抬起眼睛辜地望着她,问:“姐姐,我怎么洗澡?”

尤玉玑怔了怔,还没想好怎么说,司阙黯地垂下眼睛,小声说:“不敢麻烦姐姐,只要姐姐夜别嫌我臭,将我踢下床就好。”

“夫人,牛『乳』都备好了。”抱荷禀话。

尤玉玑应了一声,碍于抱荷这,也没与司阙多说,脚步匆匆往净室去。

尤玉玑一连好几日都没有泡牛『乳』。她褪下衣,舒舒服服地坐进牛『乳』,水面雪波一圈圈『荡』起浅浅的涟漪。

初入府时,府的人知道尤玉玑每隔一日就要用牛『乳』沐浴,没少嘀咕她铺张浪费。可后来知道她用的不是府的银子,便都默默闭了嘴。

大概是刚刚想起父亲,尤玉玑的绪有些低落,她缓缓合上眼睛,安静地坐『乳』浴中。

忽地一声响,像是有人摔倒的声音。将尤玉玑从绪拉神。她惊讶地睁眼睛,望着门外的方向。

“司阙?”

门外没有人应她。

尤玉玑赶忙从桶中跨出去,衣服也来不及仔细穿,只拿了条宽大的棉巾胸前将身子裹起来,小跑着出去。

“司阙?”

司阙坐地上,低着头,长长的眼睫遮了他的眼眸。

“怎么摔了?可摔疼了?”尤玉玑赶忙走到司阙面前,她蹲下来,蹙眉望向他,言语关切。

司阙慢吞吞地抬起眼睛,本想说的台词却因此时眼前画面,而忘了说。

她身上湿漉漉的,棉巾浸湿了许多,紧紧裹她的身体上。『露』外面的肩臂上挂着浅白的『乳』痕。云鬓与双颊蕴了一层温柔的湿润。

甚至,锁骨如杯,盛了一小汪牛『乳』。

“伤腿磕到没有?”尤玉玑关切追问,她欠身凑近。随着她的动作,锁骨盛着的那一小汪牛『乳』流出来,沿着她皙白的肌理缓缓往下流,藏进裹胸前的棉巾。

司阙望着尤玉玑的锁骨,忽凑过去将余香饮尽。

尤玉玑整个人僵住。

她下识地抬手抵住司阙的肩,可是推却的动作还没有作出,动作又她生生止住,只是轻轻搭司阙的肩上。

许久后,司阙向后退,慢悠悠地『舔』了『舔』唇上的残迹,微笑着说:“姐姐,我没,只是有点渴了。”

尤玉玑别眼不去看他,胡『乱』点头应了一声。

司阙却眯着眼睛望着近咫尺的她,又慢悠悠地补了一句:“以前觉得鹿『乳』美味,原来牛『乳』也香甜。”

尤玉玑不知如何接话,她也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样子实狼狈,不愿这幅模样出现司阙面前。她将司阙扶起来,扶着他藤椅重新坐下,后脚步款款地重新到净室,脚步还算沉稳。

而,她迈过门槛,将小木门关上,后背抵门外,轻轻舒出一口气。她呆立了半晌,才走向铜镜。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用指尖儿轻轻碰了碰锁骨。

心生出别样的绪来。她双手压桌台,慢吞吞地侧转过身,望向门外的方向。

过了许久尤玉玑才从净室出去,神『色』如常,眉眼温柔含笑。她走到床榻旁,望向司阙刚想说什么,忽看见随扔床下的裙裤。

她弯腰去捡。

“姐姐帮我扔了。”司阙说。

“怎么忽要扔?拿去洗……”尤玉玑垂眼望着她展的裙裤上的痕迹,还未说完的话立刻顿住。

她点了点头,轻嗯一声,转身匆匆去了净室,将他的裙裤扔进杂桶中。

尤玉玑下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烧的脸颊,又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她放下手,摊手心眼前望了一会儿,才脚步匆匆地去洗了手。

夜,司阙安静地睡着。尤玉玑却有点心烦『乱』地睡不着。她翻了个身,面朝床侧,望着睡她身边的司阙。

他睡时,脸『色』的苍白格外明显。

尤玉玑抬手,指腹轻轻滑过他长长的眼睫尖儿,引得他眼睫轻轻颤动。尤玉玑瞬间松了手。

她含笑望着司阙,声心说:“没关系,姐姐会保护你的。”

·

翌日,尤玉玑一大早没等几个妾室过来跟她请安,先着人各去说一声,今日不必过来了。而她则是带着枕絮和卓文早早地出了门,去了和江淳约好的热闹商铺街。

“你这月份还不稳,日日出来闲逛真的好吗?”尤玉玑关切地询问。

“没!我之前养了很久了!现稳啦稳啦!”江淳笑嘻嘻地挽住尤玉玑的手腕,拉着她走进一家绸缎庄。

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齐鸣承打量着走进绸缎庄的尤玉玑。

“她就是尤玉玑?”他问

车窗外的属下话:“正是!”

齐鸣承点头,笑道:“是比画上更美些。”

“毕竟是司国双绝之一,是大美人。”

齐鸣承眼前浮现陈安之那张令他生厌的脸,他不由冷笑一声,道:“你说,若本王弄了陈安之的妻,他会不会了颜面不敢声张?”

“这……”

齐鸣承笑着:“想子把这个女人给爷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