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42章 第042章乳香

第四十二章

尤玉玑又想将司阙推开, 又怕将他吵醒。手抵他肩头轻轻推了推没有推动,又探手『摸』到他压她后腰手,正掰他手, 房门人推开。尤玉玑不由动作一顿,下意识地抬眸。

“夫人, 您醒了没有?”枕絮站门口, 小声地询问。

尤玉玑这一走神,司阙刚她推开手又压了回,甚至她怀里蹭了蹭脸。尤玉玑不由轻呀了一声, 正要出去枕絮听见。

枕絮停下脚步,再次询问:“夫人是醒了吗?林姨娘和翠玉姨娘很早过,奴婢瞧着她们脸『色』很差, 似乎有急事。”

枕絮一边说,一边朝床榻走去。

尤玉玑咬了咬唇,也不再推司阙, 反而是扯着两人上子往上拉, 连她下巴也遮住。至于怀里司阙,更是遮得严严。

尤玉玑急忙开口:“好, 我知道了。马上就起。”

枕絮脚步停下, 刚要掀床幔动作也顿住。

“那奴婢下去端水。”

尤玉玑听着枕絮走了出去, 她才红着脸低下头望司阙,低声说:“我知道你醒了, 再不松开,我要生气了!”

回应尤玉玑, 是司阙又次蹭了蹭脸。

尤玉玑咬唇,一时无了章法,半晌才软绵绵地吐出一句:“无赖……”

“姐姐。”司阙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腿上擦伤好了没有?”

“没好!这辈子好不了了!”尤玉玑使劲推开司阙,这次司阙立刻松了手。尤玉玑也不管司阙压下衣,胡『乱』将寝衣两片衣襟拢了拢遮前,匆匆下了床,连鞋子也不穿,疾步小跑换衣小间。

司阙听着尤玉玑脚步声走远,他笑了笑,从侧躺变成仰躺姿势。他慢悠悠地睁开,抬手『摸』了『摸』自己脸。

“怎么不我一巴掌呢?”他漆亮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

尤玉玑换衣梳洗过,重新折回寝屋,她掀开床幔,望仍躺床榻上司阙。司阙睁开睛望尤玉玑,床榻内比外面晦暗,她挑帘而立,似乎能带进一抹光。

“早膳有什么想吃吗?”尤玉玑柔声询问。

司阙笑着问:“姐姐怎么不生气?”

尤玉玑讶然,反问:“气什么?”

司阙沉默着,尤玉玑倒是慢慢反应过。她弯唇,尾轻挑勾勒出一抹温柔浅笑。她松开挑帘手,床幔她后缓缓落下,床榻内再次陷入彻底昏暗。她俯下,凑到司阙耳边低语:“你不是姐姐郎吗?”

她未盘起云鬓垂落,轻轻滑过司阙前颈,又滑又痒。

司阙侧过脸望尤玉玑,尤玉玑亦转眸。两个人昏暗光线里望。她眉间带着笑,他先前脸上挂着笑却散尽。

司阙忽然有些怕。

——怕自己真喜欢上这个总是包容他女人,也怕这个女人以后会为他落泪。

“莹莹和翠玉似乎有事,我得去花厅了。有没有特别想吃?若没有,就按照我平日用?”

“『乳』。”

尤玉玑细眉轻拢,柔声询问:“什么『乳』?”

他望着尤玉玑,意味深长地说:“羊『乳』牛『乳』鹿『乳』,什么『乳』行。”

尤玉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瞪了他一,转快步往外走。她还没迈过门槛,后传开司阙愉快笑声。

尤玉玑出去之后到底还是吩咐抱荷交小厨房今日早膳添一份鹿『乳』。然后她便去了花厅。

她量着紧挨着坐一起翠玉和林莹莹,瞧出她们两个脸『色』确很差。她上首圈椅里坐下,询问:“怎么了?”

林莹莹刚要说,翠玉拉了林莹莹一把。翠玉说:“夫人今天起得好早。应该还没用过早膳吧?是我们早了扰夫人了。”

尤玉玑忽然想到她们两个得这样早,显然也没吃过东西。她侧首吩咐边侍婢去小厨房交一声,留两位姨娘一起用早膳。

她重新望林莹莹和翠玉,柔声说:“是起得早些,早膳还没做好。一会你们两个也留下一起吃。”

翠玉有些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

林莹莹忍不住,急急说:“夫人,世子爷想要将翠玉送人!”

尤玉玑一怔,收了眉间笑意,稍微坐直了些,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日珍馐楼前面那匹马,不是世子爷,是别人,世子爷想拿翠玉跟别人换那匹马!”林莹莹语速很快地解释着,“可是那人不是个好东西!最喜欢拿鞭子抽女人,我和翠玉先前认识一个姐妹抬进那人府里,活活死!”

尤玉玑眉渐渐蹙起。

林莹莹说了好些,翠玉始终一句不吭,低着头。

林莹莹悄悄拽着拽翠玉手,她耳边低声提点:“别傻站着了,求求夫人呀!”

翠玉里很是挣扎。理智告诉她夫人不会帮她,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哭了出。她快步往前走了步,尤玉玑面前跪下,哭着说:“我不当姨娘了,我给夫人当奴婢,求夫人救命!”

尤玉玑赶忙将手中握着袖炉放下,欠去拉翠玉。

“好,我知道了。我不会准他这样做。”

翠玉愣愣看着尤玉玑,怀疑自己听错了——夫人这么简单就答应了下?

一旁两个侍女赶忙过,将翠玉扶了起。

尤玉玑拧着眉,陷入沉思。

翠玉和林莹莹两个人杵一旁,巴巴地望着尤玉玑。生怕她反悔,又怕她也觉得棘手。她们两个甚至忍不住去想这事要怎么解决,想想去也没个头绪。她们两个出太低微,并非良妾,契不自己手中……

半晌,尤玉玑回过神,见翠玉和林莹莹巴巴地望着她。她温柔笑了笑,说:“别担。小事而已。”

小、小事?

翠玉红着睛,眶里还挂着泪。不太信尤玉玑这。

尤玉玑确没将这当成什么难事,她刚刚想是另外一件事——她离开晋南王府之后,这个妾室该怎么办?

片刻后,枕絮走进禀早膳做好了。尤玉玑吩咐将早膳摆花厅,她又交枕絮派人去王妃那边一趟看看王妃起没有。

翠玉和林莹莹神交流,猜测着尤玉玑算怎么做。

流风过禀司阙仍未起,不过了。

尤玉玑点点头,捏着勺子吃着鹿『乳』。

“姐姐手可还好?”林莹莹问。

“不碍事。”尤玉玑抬眸望她们两个,是满面愁容,捏着勺子搅着粥,一点胃口没有模样。

恰好枕絮派去人回禀王妃早就起了。

尤玉玑便将手中勺子放下,起往外走。

“姐姐,吃、吃了东西再去吧?”翠玉站起急忙说。

尤玉玑望了她一,指腹轻轻压了压她哭肿下,温声:“我回时候,可不想瞧见你们两个一口东西没吃。”

尤玉玑对她笑了笑,转往外走。

翠玉愣愣望着尤玉玑背景,『摸』了『摸』自己下。她小声嘟囔:“莹莹,我当初刚进府时候一定是脑子不好才挖苦嘲讽她。”

“你只是、只是对谁这样……”林莹莹顿了顿,“要是以后能改也是极好……”

尤玉玑进了王妃房中不到一刻钟便出了,然后径直去了陈安之房。陈安之不,他房里只有一个小厮望山正扫洒。

尤玉玑直接走陈安之案,抽屉里翻找着。

“夫人,您这是要寻什么?”小厮赶忙问。

尤玉玑没理他,很快那些文件里寻到了个侍妾契。

望山朝另外一个丫鬟使『色』,派人快去告知世子。

丫鬟赶去暗香院时,陈安之起没多久。对于昨天晚上事,他有些后悔。红簪是方清怡贴丫鬟,他趁着方清怡孕期抬举了她丫鬟,似乎既不地道,又不体面。他偷偷望方清怡,瞧她神『色』。

方清怡转眸望过对他温柔地笑,道:“表哥,我最近有孕不能常伴表哥。红簪是个乖顺听,定能好好服侍表哥。”

陈安之愣住,顿时中五味杂陈,生出巨大惭愧之。表妹如此善解人意,他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表妹。

他轻轻拥住方清怡,深地望着她:“能拥有表妹畔,是三生有幸!”

方清怡回望着他,『露』出笑颜。

这个时候丫鬟过禀告尤玉玑去陈安之房翻东西,陈安之脸『色』立刻阴沉下,哄了方清怡两声,立刻匆匆离开。

“表哥慢走。”方清怡伫立门口目送陈安之走远,然后冷漠地收了笑,回坐梳妆台前,握着木梳梳理云鬓。

“主子,我……”红簪低着头欲言又止。

方清怡望着铜镜中自己,开口:“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念主仆一场,提点你一句——你可以谋他钱银、份、庇护,不要真对他动。”

对他动下场是什么样子?她已经体验过了。

陈安之赶到房时候,尤玉玑已经走了。他从望山口中得知尤玉玑拿走了个侍妾契,不由黑着脸快步追去昙香映月。

陈安之昙香映月院门前追上了尤玉玑。

“你站住!”陈安之气急败坏。

尤玉玑回,询问:“世子何事?”

“何事?你居然还问我何事?”陈安之快步追到尤玉玑面前,“你拿走个妾室契做什么?”

“这是王妃意思。”尤玉玑说,“王妃说我为主母,理应掌管个妾室契。”

“还是世子算发卖了她们?”尤玉玑慢慢笑起:“世子爷正清明为人正派,定然做不出好端端地随意卖妾吧?”

“你!”

“是我多了。”尤玉玑唇畔嫣然,“世子定然干不出那等卑鄙小人行径。”

“你!”陈安之堵了个哑口无言。

“本你我已和离,本不该我掌管,偏王妃想让我管这些。若世子不愿,能说服王妃也算省去了我麻烦事,我还要谢谢世子了。”尤玉玑含笑颔首,“不送世子了。”

她转往回走,步履款款穿过长院往花厅去。

陈安之咬牙切齿地盯着尤玉玑背影。他很想跟进去,可自傲如他,才不愿有半分死皮赖脸!

翠玉和林莹莹早已听见世子和夫人院门口争执,两个人巴巴地望着尤玉玑走进花厅。

春杏也了,比往常早了许多。

司阙也,他端着一碗鹿『乳』,望一尤玉玑品一口『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