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37章 第037章备孕

第七章

尖叫声最先是伊玉环发出的。因为她的手一阵火烧火燎的刺痛, 不过是转瞬间的,她的手从指尖开始泛黑,慢慢腐烂起来。

看见这一幕, 一旁的周文莲和刘雅萍,以及她们个带的侍女也惊恐地尖叫起来。

清雅居里本就许多看热闹的望向这边。这下, 她们尖叫之后, 更多的望了过来。环绕二楼平台的雅间里,也有很多从小窗望下来。

“发生什么了?”林莹莹问。

翠玉皱眉:“听这声音,好像是刚刚那个女喊出来的。”

尤玉玑之前是和伊玉环有些过节。眼下, 她既不想去看热闹也不想去惹麻烦,对边的说:“我们走吧。”

“站住!是她!是她害我!”伊玉环惊恐地指司阙。

尤玉玑欲要转的动作停下来。

许多围过来,没说话, 一时之间清雅居安静下来。

伊玉环既然这般说,尤玉玑不能一走了之了。无奈,她只好往回走, 朝伊玉环一行走过去。

尤玉玑本也没走多远, 可看热闹的将路堵。见她过来,围观的群给她让开路。围观的群目光落在尤玉玑上时, 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尤玉玑走得近了, 看清伊玉环的手, 不由讶然。原以为是伊玉环趁机讹生,可是谁会将自己的手伤成这个样来讹?

尤玉玑忽地想起刚刚惊鸿一瞥间看见司阙唇角的一抹笑。那种笑容, 是她从未在司阙脸上见过的。是以,她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司阙摇, 说:“姐姐,我看她的帕落了,帮她捡了已。”

“胡说!是、是你害我!自接了你的帕, 我的手就成了这样!”伊玉环说话的声音是颤抖的,也是带哭腔的。她结结巴巴说完,望向自己的右手,又是一声惊恐的尖叫。原本只是指尖泛黑腐烂,可是腐烂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几乎手指全部变黑了。

群里,忽然有惊呼:“这是什么剧毒之物!”

亲眼见了这剧毒如何蔓延,本是看热闹的群不由向后退了两步。就连周文莲和刘雅萍也松开扶伊玉环的手,畏惧地向后退了退。

尤玉玑飞快地望向司阙的手,见他垂在侧的手完好无损。她仍不放心,急急询问:“你可觉得哪里不适?”

司阙摇,将自己的一双手摊开给尤玉玑看。他无辜地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胡说。”

尤玉玑这才松了口气,她转眸望向疼到战栗的伊玉环,温声:“你说是他递了你帕之后你的手变成这样,可他的手并没有。且帕本也是你的。如此,你的言辞实在不能令信服。”

明明就是这样的啊!

——伊玉环在心里怒吼。

可是疼痛让她一个音发不出来。冷汗从她额沁出,她感觉不仅是,就连五脏六腑在疯狂战栗。

翠玉『摸』腕上的新镯,大声说:“该不会是想害我们夫,结果一个不小心让毒从帕里抖出来害了自己吧!”

“你不要胡说!”周文莲站在伊玉环后步之外帮说话。

“切。”翠玉翻白眼,“你们有没有针对我们夫,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看呢,谁看不出来是谁眼瞎!”

尤玉玑望伊玉环的手,再度温声开口:“伊姑娘,你还是先找个大夫吧。”

林莹莹笑嘻嘻,用夸张的语气拉长了音夸赞:“姐姐真善良真大度!”

“我们走吧。”尤玉玑率先转。

帷帽白纱下,司阙冷眼瞥周文莲和刘雅萍,将她们两个的脸记住。

伊玉环比谁清楚她的帕根本没有毒,只是经了司阙的手。她不能放过司阙这个凶手!

“你站住!”伊玉环去抓司阙。

司阙朝一侧避开,本就因疼痛站不稳的伊玉环一个趔趄,朝一侧的案桌歪去。她的丫鬟刚刚跑出去请大夫了,也没扶她。她的伤手碰到桌面,漆黑的腐烂的手指居然就那样断了,断了的黑指落在黄梨木案面上,将案面烧腐了一块。

司阙回眸,慢悠悠地好心劝:“烂到手背了,再不剁手小心整个这样烂掉。”

言罢,心善的司阙转朝尤玉玑走去。

隔壁就有一家医馆,伊玉环的丫鬟很快将大夫拽过来。

“让开!让开!快让开!”

被伊玉环的丫鬟拽来的大夫上了年纪,被她拽的走路脚不地。他远远看见伊玉环的手,赶忙说:“剁手!快剁手!迟了就来不及了!”

群里立刻响起一道拔剑声,紧接是伊玉环尖利的一声尖叫。伊玉环直接昏了过去。再后来,群一片嘈杂。

“这是什么毒?我平生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毒。”

“的确从未听说过。”

“这样的毒……该不会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吧?”

尤玉玑给翠玉、林莹莹和春杏挑好了玉饰,却一直没给司阙挑好。她进了隔壁一家玉铺继续挑选。然外面一片嘈杂,让挑选的心没有了。

罢了,下次再挑吧。

“时辰也不早了,也该吃些东西了。听说隔壁百福巷的珍馐楼不错,我们过去用了晚膳再回府。”尤玉玑道。

二楼的雅间里,陈琪站在窗口,望尤玉玑走进一间玉铺,又很快出来,带走出清雅居。他的目光一直追随尤玉玑,直到她的影消失在视线里。

虽然伊玉环几个对尤玉玑的嘲讽,虽尤玉玑自己根本不在意,可陈琪听了之后,心里特别难受。

他再一次去想,倘若初赐婚时,若他能站出来说一句心悦求娶,是不是就能免去她今日的一切难堪?

不由的,他想起那日方清怡对他说的话。

陈琪慢慢皱了眉。

侍卫将下面的禀告给陈帝,陈帝沉『吟』了片刻,道:“这毒有些意思。去细查一番,若真是从毒楼传出来的,正好顺藤『摸』瓜将毒楼的底细探清。”

“回宫。”陈帝起。

平淮王跟往外走,眼角余光见陈琪仍站在窗口发怔,轻咳了一声,陈琪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

尤玉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几个到了珍馐楼之后,会遇到陈安之。她倒是没有看见陈安之,倒是看见了陈安之边的小厮望江。

既来之则安之。

尤玉玑略一琢磨,陈安之定然在楼上。是以,她带也不去楼上的雅间,只在楼下一层入了座。

望江也看见了尤玉玑一行,他走过来规矩地见了礼。尤玉玑让他自忙,他机灵地躬颔首,转眼往楼上去,禀告陈安之尤玉玑和几位姨娘也来了这里。

陈安之今日不是自己过来的,是和个最近常来往的公哥儿。

“孙兄,你真从赵国弄来一匹漠平的良驹?”这已经是陈安之第遍询问孙广良了。

良驹属赵国最佳,赵国漠平一片产出的马匹更是良驹中的神骏。

陈安之向来深嗜良驹。

“然。已经令小厮回府里牵来,世莫要急啊。”孙广亮笑说。

一公担忧地说:“听说赵国漠平的良驹『性』很烈,不易被驯服。孙兄可将这马驯服了?”

另外一公也道:“这里是闹市,若是『性』太烈的马,还是注意些。”

孙广亮还没说话,陈安之急道:“无妨的,不是有看?不会有。”

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见一见从赵国漠平寻来的良驹,孙广亮才令小厮回去牵马,他可不想孙广亮打消意。

望江这个时候上来禀话:“世,夫和几位姨娘正巧也来了珍馐楼,正在楼下用膳。”

陈安之不喜欢女抛『露』面。他皱了皱眉,问:“几位姨娘也来了?”

“除了方姨娘,他几位在。”

听说司阙也来了,陈安之不由有些意外。他想起几次看见司阙和尤玉玑在一起,也听说她们两个交好。他有些怕尤玉玑将司阙带坏了。

他转又想到只表妹一没一出来,不由责怪起尤玉玑的不大度不周到。

一阵马嘶声,将陈安之从思绪里拉回来。

几个赶忙起下楼去看那匹从赵国弄来的良驹。

孙广亮的小厮用力牵马缰,显然有些吃力地控制马。

陈安之远远看门外的良驹,眼睛亮起来,脚步也不由加快。

孙广亮目光一扫,望见了门口角落里尤玉玑一桌。他凝神多看了尤玉玑一会儿,他向来爱美,可也知道这位是世妃邪念动不得。他目光移向一旁的翠玉。

——上回他去陈安之府中见过翠玉,还『吟』了夸赞的词。

陈安之站在马侧,爱不释手地抚枣红良驹的鬃『毛』。他望向走过来的孙广亮,道:“不知孙兄可愿割爱?价钱好说。”

孙广亮想了一会儿,笑说:“固有才用婢妾换良驹,世爷可否效仿之?”

听见婢妾二字,望江愣了一下,立刻回望向安静坐在角落里的春杏。

陈安之亦愣住。

孙广亮回望了一眼,道:“杏衫那位,颇得眼缘。”

原来是翠玉?望江收回视线。

另外两位公在一旁笑帮言——

“孙兄这是割爱了。”

“也就世爷才能有这面。我等可不行。”

为妾室,连一匹马不如。以妾换马,还要被说成占了大宜的买卖。

陈安之皱眉,没说话。

变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

牵马缰的小厮一个走神,良驹高抬前腿踹过去,小厮倒地,马缰也脱了手。这匹高大的马没了束缚,撒欢似地在闹市里奔跑起来。

来往的热闹街市惊呼连连,群赶忙慌逃躲避,有跌倒了赶忙爬起来,也有还没等爬起来,被后面的踩去。路边摊贩顾不得货摊,向后躲避,眼睁睁看摊上的货被这匹好似发了疯的马踩踏,心痛难忍。

一个梳卝发的小姑娘手里举根糖葫芦,站在早已群散尽的街道正中,好奇地望奔过来的大马。

“马、大马!”她『奶』声『奶』气,显然不知危险已近。

围观的群担忧地惊呼,却只能眼睁睁看那匹枣红高马朝小姑娘踩去。

一道紫『色』的影从群里奔出来,踏被马踩翻的木车,轻盈地一跃起跨坐在马背上。

马蹄马上要踩在小姑娘的上,却被拽得高高僵抬,马背竖起,拉成一道直线。

它嘶吼疯狂欲甩马背上的,尤玉玑拉紧马缰不使自己坠马。

云鬓松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