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34章 第034章同居

第三十四章

尤玉玑没有立刻回答, 似乎犹豫了一下,点头:“这院落不小,空的房间也多, 随时欢迎你来。”

司阙望着尤玉玑的眼睛,乖乖地笑着:“想住得离姐姐近一些。”

尤玉玑轻轻目光移开了。

若说最初不懂司阙的, 此时也懂了。她没有接, 垂下眼睛去拿白碟里的炒栗子来吃。

翠玉疑『惑』地问:“大冬天的,现在修葺?都不等到开了春?”

司阙也收回了望着尤玉玑的目光,拿起一粒炒栗子, 慢悠悠地剥着,显然不想搭理翠玉的疑『惑』。

——他向来如此,对不感兴趣的人, 连说一个字都吝啬。

林莹莹笑着打圆场:“新年新气象,赶着年前弄好好呀!”

尤玉玑也温声道:“你们三个也是,若是住处有哪些地方住得不舒服, 正好可一起拾弄拾弄。”

林莹莹弯着眼睛:“姐姐!床头的柜子抽屉有点松了!”

翠玉也赶忙说:“寝屋面的窗户漏风!还有……还有床幔也旧了!”

春杏低着头绣花, 什么也没说。

尤玉玑微笑着点头,柔声道:“一会儿让管事往你们三个的住处去一趟, 与他说便是。”

“姐姐真好!”林莹莹甜甜地笑。

过了一会儿, 景娘子从外面进来, 微笑着向尤玉玑禀:“夫人,午膳备好了。”

“原来已这样晚了。”林莹莹赶忙起身, 要告退。

尤玉玑没让人走,她们留下来一起用膳。

林莹莹夸一句“好姐姐”, 再眼巴巴地望向尤玉玑。

尤玉玑明白她的,微笑着说:“明日就是下元日,明天下午一块出府转一转。”

“好姐姐, 姐姐真好!”林莹莹的声音再甜三分,镀了蜜似的。

司阙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

当日下午,司阙就让停云和流风收拾了东,搬来了昙香映月。

尤玉玑自然是一直住在昙香映月的正房,景娘子、枕絮和抱荷几个管事的下人住在厢房,他下人住在倒座房里,而东厢房是一直空着的。司阙搬来,正好搬去闲置的东厢房。边虽然一直空着,可院子里的下人勤快,一直打扫着,他可直接搬来住,停云和流风提前过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即可。

尤玉玑亲自去了东厢房,仔细瞧着里面的布置,让枕絮去库房又搬了不少东过来。

“对,这张琴案放在窗下。”

尤玉玑吩咐完,转眸望向司阙,询问:“你看这琴案摆在这里可合适?”

“合适,姐姐挑的当然合适。”

尤玉玑温柔笑着,道:“若是还缺什么,尽管让人与景娘子说一声。忙了这么久,你今晚早些歇着。就不打扰你啦。”

司阙的脸上仍旧挂着浅浅的笑,心里却愣了一下——她这就走?

司阙站在琴案旁,望着尤玉玑走出去的婀娜背影。他的手不间碰到琴案上的琴弦,琴弦发出一道声响来。他回头,皱眉瞥了一眼,令流风拿剪子来。

他又想换弦了。

司阙坐在琴案后,面无表情地用剪子琴弦粗暴地剪断,再一一换弦。

流风悄声走出去,迎面看停云。她赶忙停云拉到角落,低声道:“停云姐姐,一直有个事情不明白,还请姐姐解『惑』。”

停云望过来,等着她说。

流风回头望了一眼屋里的方向,低声询问:“都知道殿下可宝贝张琴了,可是殿下为什么总是给张琴换弦?”

流风挠了挠自己的脸,小声嘀咕:“不知道是不是的错觉。殿下越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越喜欢换弦,而且好像每次换完琴弦之后心情更不好了?”

停云沉默了一会儿,说:“张琴是殿下亲手用母后的棺木所做。”

流风呆住。

“换弦,大概是给皇后抽筋剥皮的?”停云笑了。

流风惊愕地张大了嘴。

停云瞥过来,目光好似在笑她——让你问。

·

陈安之很晚归家。今日他与几个友人相聚,喝酒时几个美人相伴。他喝了酒,本就有几分动,却有几分嫌弃几个美人俗媚,没动她们。他回了家,直接去寻方清怡,可方清怡今日刚请了大夫,说是胎象不太稳。这个时候,就算陈安之再怎么动了心,也不好再碰方清怡。

“表妹好好休息。”陈安之哄了方清怡一会儿,离开了暗香院。

陈安之一走,方清怡冷了脸:“红簪,你去看一眼世子去了哪个贱人儿。”

红簪派一个丫鬟去盯着,小丫鬟很快回来说陈安之去了春杏的屋子。

方清怡皱着眉,继而冷笑一声:“有,世子居然到现在还没去碰过云霄阁位。”

红簪在一旁说:“您忘了,云霄阁位今儿个搬到夫人的昙香映月去了。”

方清怡冷哼:“两个虚伪的草原烂物竟混到一起了!”

陈安之从方清怡的院子出来之后,着实犹豫了一番该去哪里。他第一个想起司阙,却仍是情怯。

……再等等吧?

他还没做好准备,他知道公并不喜欢他,生怕公面对他时流『露』半分厌恶的神『色』。

至于翠玉和林莹莹?

实,说起来倒是令外人觉得不可议。陈安之至今还没真正睡过翠玉和林莹莹。搂抱亲抚的亲密事做了不少,最后一步倒是一直没进。

原来在勾栏之地,他最初被她们眉眼间有几分似阙公的清雅所吸引。在烟花巷样的地方,他觉得翠玉和林莹莹就像一股清流。每每召她们相伴——陪酒、闲谈、抚琴。

可,他到底是嫌弃翠玉和林莹莹的出身。虽说他义正言辞地对人说翠玉和林莹莹不是『妓』,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可她们在样的地方求生存,对给钱的宾客笑脸相迎,谁知道银子给够了她们有没有动脱了衣裳巴巴凑过去?就算贞『操』还在,被搂抱亲抚总是有的,正像他对她们做过的些。

陈安之心里嫌恶被的男人碰过的不贞之身。

陈安之迈进春杏房中时,春杏正坐在床头绣嫁衣。

“在绣什么?”陈安之问。

春杏赶忙手里的东放下,说:“莹莹的妹妹要出嫁了,莹莹说她针线活不好,帮忙绣一些。”

陈安之没怎么听,站在床边,张开手臂等着春杏服侍。

春杏跪坐在床边,习惯『性』地去解他的衣带。忽然地,春杏手中的动作停下来。她手放在膝上,试探着说:“世子,您与夫人成婚这样久还没有圆房,这样、这样……这样会让下面的人在背后说道夫人的。”

春杏搭在膝上的手紧张地攥起来,她极少动劝世子什么事情。

“呵,你认识她几日就帮她说?”

陈安之冷眼望过来,她便缩了缩脖子,把头埋下去,不敢再多言了。

“煞风景的东!”

陈安之抬手,春杏双肩缩了缩。

陈安之气笑了:“你这动作什么?为要打你不成?陈安之岂是样粗鲁的人!”

陈安之愤然,拂袖离去。

待他的脚步声也听不了,跪坐在床上的春杏脊背软下来,她起身下了床,跪在木榻上,探手推开窗户,仰起脸来,呆呆望着天上的月亮。

虽然陈安之因春杏替尤玉玑说而动怒,他还是往尤玉玑的住处走去。

·

尤玉玑沐浴之后,换上宽松柔软的寝衣,懒洋洋地倚靠在窗下美人榻上,有些吃力地翻看着手中的医书。

自母亲病了,她就开始陆续读一读医书。不得不说,对于之前从未接触过医术的她来说,读这些医书的确有点艰难。

百岁在她的腿上卧成了一个球,早已睡着了。

司阙已走进来好一会儿了。下人都知道尤玉玑和司阙关系好,又都不知他本是男子,即使是入了夜,他要来尤玉玑的寝屋,尤玉玑身边的下人也随让他出入。

今晚,他躺在床榻上良久也未睡着。是,他过来寻尤玉玑了。他想来看看,姐姐为何今晚不寻他,是不是寻了旁的男子生孩子,莫不是昨日过的个白面废物公子?

“姐姐还没歇下?”

尤玉玑讶然,抬眸望向走进来的司阙。

司阙说:“姐姐读书好专注,与抱荷在外面说都没听。”

尤玉玑手中的医书放下,柔声说:“你也没歇下呢。”

司阙朝尤玉玑走过来,在尤玉玑身边坐下来,瞥了一眼尤玉玑手里的书,道:“姐姐原来在读医书。”

“随便看看。”尤玉玑随口说。她垂眸,望了一眼自己上身宽松的短衫,有点不自然。

她沐浴之后换了寝衣,自然没有再如白日般裹胸。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比旁的女子更腴润些,若不裹胸,不仅不方便还不太好看。她有点不喜欢这个样子面对旁人,有心他撵走,说:“很晚了,回去歇着吧?”

司阙鸦睫轻抬,一双漆眸亮晶晶地望着尤玉玑的眼睛,道:“姐姐,认床,睡不着。”

尤玉玑讶然,怔了一下,说:“……明日让人云霄阁的床榻搬过来?”

她又蹙眉,柔声轻哄:“今日太晚了,不要麻烦下人了好不好?”

“好。”司阙望着尤玉玑的眼睛,笑着点头。

尤玉玑轻捏着医书的书角,心里犯难这下该如何劝司阙回去。一时不知道怎么劝,一时沉默着。

她沉默着,司阙便也不说,只是望着她乖乖地笑。

百岁伸了个懒腰,醒了。它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司阙,又转回头,在尤玉玑的腿上翻了个身,歪到一侧兴致盎然地给自己『舔』『毛』。

好一阵尴尬的相对无言,或者说只是尤玉玑一个人的尴尬。她垂着眼睛,望着手中医书上的文字,再度开口:“边有些助眠的熏香,让抱荷给你拿一些?”

司阙摇头:“让流风点了助眠的香,可还是不。认床,睡不着。”

尤玉玑蹙眉,询问:“……没有的法子帮你入眠吗?”

司阙唇角的笑再深了深,他漆亮的眸子始终凝望着尤玉玑,道:“姐姐,想睡在你这里。”

尤玉玑惊讶地抬起眼睛望向司阙,正好撞进他含笑的眸子里。心里有了丝样的触动,她沉默了两息,轻轻地柔声问:“不是说认床吗?”

司阙点头,他说:“认床,也认人。”

尤玉玑望着司阙凝怔,握着书册的纤指微离,蜷到背面的一半书页一阵阵簌簌声,回到前面来,刚看的页数被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