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夫人跟老爷的小妾跑了 > 第32章 第032章抱抱

第三十二章

流风端着茶水想要上楼, 被停云拦了下来。流风不解地望着停云,问:“怎么了?”

停云摇头,低声:“以后夫人来了, 若没吩咐便不要擅自上去。”

流风眨眨眼,站在楼梯上琢磨了一会儿, 忽然就笑了, 美滋滋地端着茶水往楼下去了。

楼上的寝屋里,尤玉玑坐在床边,努力赶走不太好的记忆, 抬起头望着前的司阙,柔声:“你身体可还好?”

“姐姐放心,还停着『药』, 不会影响孩子。”他仍然还是那样虽带着点笑却难藏疏寒的语气,是说不上态度不好,可是尤玉玑还是隐约觉察些不同。

尤玉玑仔细观察司阙的神『色』, 试探着开口:“若是今不方便, 改也好。”

回答的,是司阙用力扯下悬挂的床幔。他力气不小, 床榻两侧挂床幔的钩子一阵晃动。两扇青『色』的床幔缓缓落下来, 柔软地堆在尤玉玑的腿上, 也逐渐遮住两个人对望的视线。床幔逐渐将床榻拢合于内。两个人一坐一立,落下来的床幔将两个离很近的人视线切割开, 只隐隐看对方的身影。

司阙探手,刚要掀开床幔。他的手悬在那里, 动生生顿住。

——反正姐姐只想要个孩子。反正姐姐不许他解的衣裳,不许他碰别处。

司阙悬在半空的手慢慢虚握成拳,再缓缓放下, 然后抬起了尤玉玑的腿。

床幔内,尤玉玑惊讶地抬眸,望着床幔上映的司阙的影子。润红的旖唇微张,想说什么,终因为床幔外司阙为褪下裙裤的动抿了唇。不不躺下来,将脸偏到一侧,蹭埋进柔软的床褥里。搭在身侧的手微微用力,攥紧了床褥。两条腿无凭靠,漂浮着一般。做着最亲密之事的两个人却被一道青『色』的床幔相隔,近在咫尺又不可。

司阙松开尤玉玑的时候,一滴眼泪从尤玉玑的眼角滑落,落在头侧的床褥上。

“哗——”的一声,司阙将床幔拉开。

尤玉玑微怔,抿着唇慌忙将眼角的泪抹去了。手腕撑在床榻上坐起身来,然后拉了拉短衫的衣摆,尽力遮了一下狼藉。

司阙盯着尤玉玑的表情,心里的气闷重。他闷声问:“姐姐,你哭了?”

尤玉玑笑了笑,说:“只是一点疼。”

很快又加了一句:“没事的。”

司阙欲言又止。一时之间说不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盯着尤玉玑半晌,问:“需要让流风进来帮你吗?或者喊你的侍女。”

——他想帮整理,可是兴许不太愿意他碰。

尤玉玑轻轻摇了摇头,微笑着说:“可以借这里让我小躺一会儿吗?”

司阙笑了,道:“姐姐客气。”

他转身,不去看尤玉玑。

尤玉玑在觉不舒服,在床榻上躺下来,一双腿才以放在床榻上。没去捡落在地上的裙裤,只扯了床上的棉被裹在身上。

只是想小躺一会儿,可是司阙在熏香里加了助眠的东,让深深睡去,这『药』让一直睡到明天早上。

司阙站在床边,黑着脸看了尤玉玑好一阵子,才起身往外走,端了温水过来,给尤玉玑温柔擦洗。

他走下楼,看抱荷正和流风说话。

了他下来,抱荷笑着说:“夫人给公主带了鸡汤,现在还热着呢。奴婢刚刚还和流风说要不要拿去厨房温着。公主现在用吗?若是现在用,就不需要温着啦。”

“给我罢。”司阙伸手。

抱荷赶忙将食盒递给司阙。

司阙又道:“天冷,你家夫人今晚不回去了,就宿在这里。”

抱荷点点头,也不疑他。反正尤玉玑也不是第一次宿在这里。

司阙提着食盒上楼。他在桌边坐下,对着床榻的方向。他将食盒打开,拿里的东。不仅一碗熬了许久的鸡汤,还两味他喜欢的糕点,和一瓶红梅酒。

司阙一边瞧着酣眠的尤玉玑,一边将鸡汤喝了、糕点吃了,红梅酒亦喝光了。

他上身向后靠着椅背,依旧不解去心中烦闷。

·

第二天尤玉玑醒来时,时辰还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望着陌生的床榻,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自己在云霄阁。

惊讶自己昨晚会在这里睡着。环顾四望,不司阙的身影,却看自己的裙裤叠好放在床尾。凝望走神了片刻,才将裙裤拿过来穿好,悄声下了床。小心翼翼推开里间的门,看司阙睡在外间的木榻上。在里间门口驻足了片刻,回身进去抱了被子来。

轻手轻脚地走到木榻旁,将手中的被子小心翼翼地盖在司阙的身上,然后才悄声离开。弯着腰走去,尽量不碰到珠帘发声响来。

司阙睁开眼。

他翻了个身,将残着的气息的被子往上扯,将脸埋进去。

司阙不是刚醒,是一夜未眠。

他总是忍不住想起尤玉玑的那滴泪。

难受。

难受。

是以,司阙用过早膳之后,如其他几个小妾一样,破天荒地去昙香映月给尤玉玑请安。

到司阙也来了,其他三个小妾十分新奇。

“呦呵,这是谁呦?居然来给姐姐请安了。”翠玉本地发挥着阴阳怪气的本事。

司阙没理,望向坐在圈椅里的尤玉玑。

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裙装坐靠在宽大的圈椅里,腿上盖了一条雪白的绒毯,一个小巧的双雀祥云手炉放在的腿上,没被捧在手心。手里反拿了一本图册。

司阙来了,尤玉玑也些意外。暂且将手中的绣活图样放下,望向司阙温柔笑着:“过来坐。”

司阙朝尤玉玑走过去,在身边的椅子里坐下。

枕絮立刻端来热茶。

尤玉玑垂着眼睛,目光落在手中的图册上。以为司阙一个人在云霄阁太孤单了,于是温声说:“你若上午闲着没事,过来坐坐,大家一起说说话也是好的。”

司阙的目光追随着尤玉玑,望向手里的图册。打眼望去,都是喜庆的图案,正是婚仪时要用到的女红物件。

他望过来,尤玉玑温声对他解释:“莹莹的妹妹快成亲了,们几个在帮忙做些针线活。不过你应该不会这些。”

司阙没说什么,他喝了半盏热茶,驱离了身体里的寒意。司阙也说不清是这半杯茶驱走了他体内的寒气,还是靠姐姐近一些,不由变暖和起来。

司阙无聊地拿起那本图册翻看着,打发时间。即使不与尤玉玑说什么话,只要离近一些,他心里的那种烦闷就到纾解。

林莹莹好奇地多看了司阙一眼,又收回视线继续给妹子做嫁衣。

过了一会儿,翠玉将忍了半上午的话终于别别扭扭地说来:“姐姐,过几就是下元节了,咱们一起府逛逛吧?”

“好啊。”尤玉玑柔声应下。对于几个小妾的小心愿,尤玉玑向来都是尽力满足。

翠玉一下子开心地笑了。虽然早就猜到尤玉玑会答应,可是还是惴惴了半上午,听这么爽快答应了,心里是高兴。

林莹莹弯着眼睛笑:“我们也都可以去是不是?”

“当然。”尤玉玑含笑点头。

林莹莹免不又发挥嘴甜的本事,一连叫了好几声“好姐姐”,惹司阙抬眼瞥了一眼。

司阙收回视线,继续无聊地翻开图样。他又翻看一眼,赫然看上画了一条开裆裤。司阙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冷声:“为什么会这东?”

尤玉玑循声望向图册,再看了司阙一眼,抿着唇没说话。

林莹莹伸长了脖子望了望,笑着说:“公主不知道这个?姑娘家成亲可是要备着这个当嫁妆的。”

司阙觉很不可思议,嫌弃地将画图放在一旁。

翠玉心想还自己知道公主不知道的事情,心里一下子畅快了,拿博学的姿态来,就连腰杆都挺直了些:“公主这就不懂了。这是姑娘家体恤新郎官,怕他头一遭了美人遭不住,又尴尬又生疏导致不顶事。”

司阙看了尤玉玑一眼,慢吞吞地说:“无语的东。”

翠玉笑着继续说:“这是给不事的小郎君用的,还那看上去体格不太行的。若是顶事的,自己扯了去,尽情吃个够呗。”

翠玉说完忍不住一阵笑。本就是勾栏之地的身,说起床笫间的事情向来口无遮拦。林莹莹也是听惯了,一边的春杏可就听不惯了,整个人都快要坐不住了。

司阙还在望着尤玉玑。他问:“以,姐姐没不准我。”

尤玉玑抬眸望过去,显然不知道他这半句话的意思。

司阙背对着旁人,望着的眼睛。

四目相对了好半晌,尤玉玑好似忽然懂了他的言下之意。尤玉玑一怔,手中捧着的袖炉差点跌下去。

景娘子从里间来,禀话:“夫人,账本送来了,在里间放着。您一会儿进去看,还是现在给您拿过来。”

尤玉玑点想逃离司阙望着的目光,道:“我现在去里间看。”

让几个妾室坐,自己起身,匆匆进了里间。

司阙的目光追随着尤玉玑的背影。

他想起尤玉玑几次三番询问他停『药』可会对身体害,想起欲言又止地催他快些,想起他温柔地问他身体可好,想起今晨搭在身上的锦被。

原来,不是那个意思。

原来,只是替他考虑,担忧着他的身体,又不便直说。并不是不准他碰。

司阙又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尤玉玑哭过的眼角。

十九年来,司阙第一次觉自己愚蠢,第一次觉自己恶劣。

他起身,朝里间走去。

花厅的里间是一个不算宽敞的小屋子,偶尔暂歇。一张窄床摆在窗下,尤玉玑正脚踝交叠地倚靠在床头,手里翻着送过来的账本。这些是尤家的账本,只比较重要的账目才会送来给过目。

司阙进来,尤玉玑转眸望过来,柔声询问:“怎么了?”

司阙朝尤玉玑走过去,停在身边,垂着眼睛望着,也不开口。

尤玉玑望司阙的裙带折了一下,将手里的账本放下,略侧了侧身,抬手给他整理好。抬眸望着司阙,询问:“是事和我说吗?”

“姐姐。”

“嗯。”尤玉玑轻轻点头。

司阙在床边坐下,望着尤玉玑的眼睛。他慢慢笑起来,说:“姐姐,你抱抱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