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127、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加更)

等人走出花田早春奈力范围, 安室透开口说道:“等下我会去水吧那里点单,你拿到u盘直接去酒店停车场,我车停在c12位置。

车里电脑可查资料, 我会提前过去等你。工作人员把饮料做出来大概需要半个小时。除去来回时间,我们15分钟时间确认u盘里资料, 你要尽快。”

“问题!”江户川柯南严肃地点点头。

很快, 在经过女更衣室时候江户川柯南对安室透点了点头,他左右,确定花田早春奈樱井钱子都注意到这边后便闪身进入了更衣室。

安室透了江户川柯南一, 嘴角带上一丝笑意往水吧走去。

江户川柯南走进更衣室, 更衣室分成部分, 前面部分是储物区,后面部分是独立隔间。

休息区左边是摆放着替换消毒毛巾、浴巾柜台, 只要举起就可拿到;柜台下面是数面镜子组合成共梳妆台,可供10名客人同时使用。梳妆台上面摆放着一个个精致木制小篮子,里面摆放着吹风筒、梳子、香水等物品, 是给游泳完洗过澡女客使用。

休息区右边是凹字形占了面储物柜,是给客户寄放私人物品。储物柜中间是排长椅子, 是给等待客户坐。

江户川柯南走进去时候储物区只几位女性在往储物柜塞东西, 长桌上个5、6岁小孩坐在那里百聊赖地晃着脚, 应该是在等自己妈妈。

到江户川柯南进来, 几位女性了他一, 确定只是个孩子后便不再理会了。

江户川柯南了上号码牌, 37号。

他直径往印着37号储物柜走,幸好柜子不高,江户川柯南垫着脚就可碰得到。他用号码牌上面钥匙打开储物柜,里面摆放着一堆衣服包包。江户川柯南一就到最外面毛利兰衣服, 他脸猛地一红。

心里暗想幸好刚才毛利兰她们回去房间拿泳衣时候,铃木园子建议直接在房间里换好泳衣,所在储物柜都只是几位女性套在外面外套浴袍,要不然多不好意思啊。

江户川柯南忍耐着脸上热气,小心翼翼把外面衣服拿出来,然后露出放在最里面包包。他一就到花田早春奈那只白色单肩包,他睛一亮把单肩包拿了出来。

他坐到旁边长椅子拉开提包拉链,开始查里面物品。

旁边小男孩吮吸着指着江户川柯南,里满是好奇:“哥哥在干么啊?”

江户川柯南转头对他做了一个‘嘘’势:“哥哥在帮妈妈找东西哦!小心点不要吵。”

接着便继续低头翻找东西,可是他翻来翻去都找到u盘。江户川柯南不甘心地把提包摸了一遍,并找到任何藏东西地方。

怎么可能?花田警官把那个u盘随身带吗?!

江户川柯南感到些不可思议,他低着头快速转大脑。联想起自己之前推测,江户川柯南脑海里又冒出了一个新想法。

既然在他推理里,花田警官可咸鱼到把组织相关资料都毁掉,那么不是侧面说明了她把那些东西放在心上吗?也许u盘被她随意放在行李袋里拿出来也说不定!

可恶!居然咸鱼到这个地步吗?!江户川柯南咬牙。

江户川柯南只能从把东西原封不地按顺序一件一件塞回储物柜里。

“哥哥要走了吗?”旁边小男孩到这一幕问道。

江户川柯南关上储物柜门,转头对小男孩笑道:“嗯!哥哥还事,你要乖乖坐在这里等妈妈哦。”

接着便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

“苏打水要糖,还柠檬水要冰。”安室透交代完正准备去更衣室取自己车钥匙,便到垂头丧气江户川柯南走了过来。

来倒是不急着去拿钥匙了,安室透心想。

“找到东西?”安室透用肯定语气说道。

江户川柯南摇摇头,他扶着自己额头深深地叹了口气:“花田警官她咸鱼超出我想象,她压根儿就把东西放在心上。那么重要东西她居然随身带……东西应该还在她房间行李袋里。

她太敏锐了,我怕单独翻她东西会被她察觉,她要是找酒店调监控话我们会暴露,所只能另想办法了。”

安室透沉默,这也超出他想象……

江户川柯南丧气地蹲下身:“怎么会这样,她好歹是个警察吧。退一万步来说那也是证物,她怎么可这么不放在心上?安室你们(警察)入职不能只业务能力啊,拜托你们也应该考一下工作态度啊!”

“我说了,她是特别。”安室透试图为其他警察同僚挽尊,“这么久了,她这样真是头一份,其他人还是很认真。”

江户川柯南深深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脸蛋重整旗鼓地站起来:“在怎么办,要把监控弄坏然后进去搜查吗?”

安室透沉思,他能力,临时关掉监控然后潜入花田早春奈房间找到东西,他自信不会被她发蛛丝马迹。毕竟论作为降谷零还是波本,这种事情他都驾熟就轻了。

可是直觉告诉安室透,东西应该不会在房间里:“如果花田早春奈上真拿着相马中太秘密资料,我觉得她不会心大到随便放……那好歹是条人命换来东西。”

安室透转头向泳池方向:“我记得花田早春奈脖子上挂着机防水袋,那个u盘可能放在里面。如果真在里面话,那就能进一步佐证那个东西重要性,我们就更必要把它拿到了。”

嗯?花田警官带防水袋吗?

江户川柯南仔细回想,之前画面一祯祯回放,他终于发了不对地方。当时花田早春奈坐在岸边抬头安室透说话,她半侧过身,脚在一晃一晃地划着下面水面。放大她肩膀话,泳衣肩带旁边确多了一条抹茶色带子!

因为机防水袋带子颜色她泳衣一样是抹茶色,他注意力又全在上环上居然都注意到!

江户川柯南摇摇头,因为被之前对花田警官推理震撼到而失去敏锐,真是太不应该了。

他了咨询工作人员还要多久安室透,忍不住夸奖道:“得这么仔细,不愧是安室!”

洞察力就是强!

安室透转头着江户川柯南笑眯眯地说道:“谢谢柯南君夸奖。”

------------------------

等人捧着做好饮料回来,泳池上躲避球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铃木园子、毛利兰、宫本由美及樱井钱子为一组队伍,在仅剩下毛利兰一人。而花田早春奈、世良真纯、佐藤美子及高岛友香为一组,还剩下花田早春奈世良真纯人。

栗色短发平松友子并参加游戏,她说躲避球太粗鲁了所这会儿正在一堆男性中间说笑。

花田早春奈把彩球往上抛了一下然后抓在里,她着对面孤军奋战毛利兰劝说道:“小兰啊~你我们这边还剩下个人,你们那边就剩下你一个了。在局面已经很明朗,你就别挣扎爽快投降怎么样?”

她旁边世良真纯叉着腰露出大大笑容,可爱小虎牙在阳光下闪了一下:“对啊~小兰,你你满头大汗,刚才又一直负责抢球挡球,想必已经很累了吧?体力应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在放弃话大家也不会怪你啦~”

一旁铃木园子握紧拳头:“小兰,你别她们个!她们就是想摇你打压你气势!你世良那家伙自己也满头大汗了,她肯定也撑不住了,所想要哄你放弃!”

宫本由美也气愤地说道:“就是说啊!早春奈你这家伙刚才是故意把球打得全场都是,让小兰跑来跑去接球吧!太卑鄙了!你这个小人!”

“由美前辈你可别胡说啊~我这是规则内允许!”花田早春奈可不承认,她把球顶着头顶十分嘚瑟地摇了一下腰说道:“怪就怪你们太菜了,整组就只小兰一个能打~这才让她一直跑来跑去救场吧,这可不赖我哦!”

“是分组不合理吧!你们组个重案组警察,一个会截拳道,论哪一个都那么能打!力气又大又敏捷,我们这边除了小兰全是老弱病残!”樱井钱子跳脚,“黑幕!这是黑幕!!”

“分组可是按抽签来,是你们自己太非了!”花田早春奈咧开嘴笑得十分嚣张。

“喂!钱子你这家伙在胡说么!我们哪里老弱病残了?我们这叫普通美女,是对面超过正常人范围了!”铃木园子反驳完自己队友,转头继续给毛利兰鼓劲:“小兰!你一定可!加油打败她们!”

毛利兰用力点点头,她闭上双握拳收在腰间深深了吸了一口气,随着她睁开睛整个人气势一下子变了。

着完全认真起来毛利兰,这熟悉一幕让花田早春奈抽了抽角。她清楚记得每次毛利兰要暴打歹徒时候,都会来这一招啊。

喂喂喂,不至于吧,真必要认真到那个程度吗?

一旁世良真纯倒是越战越勇,她甚至还跟着来劲儿了。到这一幕她兴奋地向花田早春奈:“花田警官,快开球吧!”

真是,明明只是个游戏怎么都玩得那么认真呢。花田早春奈奈地摇摇头……所这样不能怪她啦!

花田早春奈嘴角猛地向上扬,中彩球已经带着劲风往毛利兰飞了过去!毛利兰接住然后被冲击力带着后退了几步,水面溅起了水花,她转往世良真纯狠狠扔过去,气势十分惊人!

“……”江户川柯南到这一幕,头上冷汗都流下来了。

你们这玩是哪门子躲避球啊?这是杀人排球吧!

精彩躲避球比赛吸引了一群围观群众,大家都在喊着加油,里面还混了不外国人,简直堪比正式表演。

半个小时后,世良真纯牺牲自己被毛利兰击中,花田早春奈借机反把彩球打在毛利兰身上获得胜利结束了比赛。

“……救命,我最近都不想玩躲避球了,你们太可怕了。我要累死了!”花田早春奈趴在泳池边上大口喘气,“年轻人体力真可怕!”

毛利兰世良真纯已经爬上岸,铃木园子正往人身上披毛巾。

“哈?!一个才23岁家伙在这里说么啊!早春奈你很欠揍耶!”宫本由美不满地说道。

花田早春奈摆摆:“不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口渴死了!快把喝递给我!”

安室透拿起刚买苏打水正准备走过去,樱井钱子从他面前走过蹲在花田早春奈面前。

樱井钱子爽快地把中柠檬水递过去:“给你喝一口,我对你多好,特定给你留了一半!”

花田早春奈接过直接把吸管抽出来,对着嘴就灌,等她一口气喝光才露出【活过来】样子:“大恩不言谢,爱你么么哒!”

“你也就只这种时候嘴最甜!”樱井钱子笑嘻嘻地把上防水袋递给花田早春奈:“喏!你机还给你!”

“谢了。”花田早春奈从里面抽出机,了机遮挡,透明防水袋一下子被得清清楚楚,一个银色u旁正躺在里面。

安室透江户川柯南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