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第2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你在做什么?”

背后的男声很是好听, 但是那压抑的怒气可就不怎么美妙了。

花田早春奈转过身,波洛咖啡厅的金发帅哥正在站她身后,手上还拿着一个超市的购物袋。

花田早春奈挑起眉:“哎呀, 真是巧啊。”

对方冷着脸走过来:“你在对孩子们说什么?”

“你问说什么……”花田早春奈看着对方抿起来的嘴唇,很快就搞明白了对方生气的原因。她思考了一下突然笑了:“我在给他们普及一下警察的多样性?”

这幅完全不知悔改, 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把安室透气坏了。

前几天在波洛咖啡厅里看到对方高超的破案水平, 他对这位新晋警察有了一丝好感。想着他的朋友萩原研二也是那种嘴上花花, 但洞察能力和业务能力很强的类型。平日里很受女人欢迎也喜欢扎在女人堆里,但是一遇到工作就会立刻进入状态的优秀警察。

他本来想着不能光靠两面就随便判断对方的为人,想要继续观察一下。谁知道他今天出来给波洛咖啡厅买材料, 就撞见这个家伙在对江户川柯南那群孩子说什么警察滤镜论!

“你在对市民抹黑警察的形象吗?!”安室透生气地说道。

花田早春奈‘哈?’了一声,她挑起眉:“我什么时候抹黑警察的形象了?我抓到了抢劫犯, 然后给负责这区的巡警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把人带回去,是这群孩子要求我送到警察局。我只是给他们解释了我在休息不加班而已, 怎么就抹黑警察的形象了?你可别给我扣帽子啊!”

“因为警察局离这里只有一条街,把坏人送过去也只要10分钟,可是这位警官姐姐却不愿意!”小岛元太鼓起腮帮子向安室透告状。

花田早春奈叉着腰低头看向小岛元太:“我都说了我在休假了!休假不工作!”

两人一个抬头, 一个低头, 互相不满地对视着。

这时候小岛元太身旁的圆谷光彦和吉田步美也加入了对峙中, 两人露出半月眼小声说道:“明明是警察,罪犯当前却只想着休假……”

“警察怎么了?我都说让你们别带滤镜了!又不是每个警察都兢兢业业24小时待机的,我就不是!”花田早春奈大声反驳道,她完全不觉得和小孩子斗气有什么不对。

喂喂喂, 别再说了!江户川柯南偷看了一眼安室透的脸色, 顿时冷汗都流下来了。

花田警官, 你知道不知道你身边就站着个兢兢业业的公安头子啊!想起降谷零因为风见裕也没及时发现他装的窃听器, 就把风见裕也狠狠教训了一顿还直接骂人家【你是怎么做警察的】的话,江户川柯南对花田早春奈的未来感到十分担忧。

这边花田早春奈还一无所觉:“总之那边说正在过来了,再等一下就好了。”她说道。

“等待的时间,都够你直接送过去了!”小岛元太露出半月眼。

“那又怎么样!反正加班又拿不到额外的工资,我才不干咧!”花田早春奈撇开头。

她又不是真警察,而且这里只是个二次元世界,她为什么要那么矜矜业业?!

“难道你选择警察这份职业就是为了薪水?你入职第一天说过的誓言已经忘记了吗!”安室透绷紧脸,“明明已经抓到了罪犯,却因为惰性,让正在巡查的同事来回奔波,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你就是这样做警察的吗?! ”

突然教训了一顿了,花田早春奈被说懵了,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顿时火冒三丈。

自从入职以来,除了上次表演海王那天休息了半天,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加班。因为对警察这个身份不熟悉,下班了还要偷偷在家补课。

日本的法律法规多得要命,还有那些警察的操作手册和相关资料,每本都像砖头一样厚!为了不暴露自己是假货的身份,花田早春奈每天都背到凌晨两点多,第二天又照常去上班。就算是这样,还有很多没有看完,熬得都快哭了。她长那么大,只有高考的时候这么拼命过!

她明明都这么努力了,这个家伙凭什么指责她!要是可以的话,她根本不想抽到警察的身份卡!

“对呀!我就是这么做警察的怎么样?!”花田早春奈也火了,她咬紧牙恶狠狠地怼了回去:“你不满意的话去投诉我啊!你一个服务员怎么事儿那么多!上次在咖啡厅的时候,就在那里说我用警察的身份乱担保,现在又对我的工作方式指手画脚。

你以为你是谁啊?!又不是我的上司也不是我的同事,更不是我的什么人!少在那里教育我!这么喜欢说教的话滚去做老师啊!再不济就改行做警察啊!别在这里对我发泄你无处安放的正义感——!!”

花田早春奈实在太生气了,她完全没有留情面,说出口的话非常刺耳。

全场寂静。

安室透的脸色十分难看,少年侦探团几个不敢哼声了,江户川柯南痛苦地捂住脸。

安室先生,肯定是之前看到花田警官的破案能力,觉得对方是个可造之材,所以在听到对方完全不把警察的工作当一回事才会那么生气。

可是花田警官明明业务能力很强,工作态度却非常不端正,每次嘴欠都刚好撞到安室先生面前……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明明都是维护日本治安的警察和公安,为什么却像油和水,天生不融就算了,要是遇到高温还会直接炸锅!

安室透彻底冷下脸,他紫灰色的眼睛变得锐利,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

花田早春奈冷笑一声,她黑色的眼睛燃烧着火焰,完全没有一丝退缩。

空气不断绷紧,焦灼的氛围一触即发。

就在江户川柯南头疼着怎么让这两个家伙平息下来的时候,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响起。

只见一位骑着自行车的青年巡警停在安室透和花田早春奈中间,他拿出手机摇了摇问道:“哪位是花田警官?刚才我们收到报案,说这里有抢劫犯让我们来接手。”

他的出现打断了安室透和花田早春奈的对视,侦探团几个孩子立刻松了口气。哇啊,安室先生和花田警官好可怕!

花田早春奈沉默了几秒,突然收回视线扭头对巡警露出笑容:“是我啦!我是东京部搜查一课的花田早春奈,我

刚才逛街的时候撞见了抢劫犯,就把他抓住了!因为我今天休假,所以就不亲自带过去警察局了,能麻烦巡警先生你把他带回去做笔录吗?”

“好的,辛苦您了!”青年巡警敬了个礼,“请问抢劫犯在哪里?”

“哎呀?就在这里啊?”花田早春奈笑着用力跺脚,一阵惨叫声从下面传来。

听到惨叫声的青年巡警低下头,就看到被花田早春奈踩在脚下的抢劫犯。只见他脸朝下趴在地上,后背被穿着平底鞋的脚死死踩住,配上他那身绿色的兜帽衫,简直像只被欺凌的乌龟。

青年巡警哽了一下,他拿出手铐弯下腰把抢劫犯拷上,用力把他从地上扯起来。这才又向花田早春奈敬了个礼:“接下来的事我们会处理好的,再次感谢您的帮助!”

花田早春奈回了个敬礼,她露出灿烂的笑容,雪白牙齿闪闪发光:“为国民服务!”

“为国民服务!”

“对了,这个手提包是这个抢劫犯抢走的,麻烦巡警先生带回去吧。”花田早春奈把刚从抢劫犯那里抢过来的银色手提包递了过去:“要是等下有失主到警察局报案的话,刚好还给她……”

“啊!我的包包!”一把尖锐的女高音打断了花田早春奈的话,紧接着手提就被一只胖手抢了过去。

花田早春奈愣了愣连忙转过头,只见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紧紧抱住手提包,她身上的肥肉把紫色的连衣裙撑成一段一段,非常引人注目。

“喂你……”

“这是我的包!他从我这里抢走的!”中年女人尖声喊道,她从包包里拿出驾驶证在几人面前晃了晃:“你们看!这是我的!”

证件上的照片的确是本人,青年巡警便劝说让她跟他们一起回去警察局做笔录,被女人断然拒绝了。

“我在赶时间!没有空做这种事情!”她说着就抱住手提包匆匆离去。

青年巡警喊不住她,只能先把抢劫犯带回去做笔录。等青年巡警离开,花田早春奈他们这个角落的氛围再次迅速变冷。

花田早春奈啧了一声,她扯了一把手提包的带子环顾四周:“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就先离开……”

“啊!好亮!”一辆车子开过,一道亮光发射到吉田步美脸上,她连忙伸出小手挡住眼睛。

江户川柯南顺着光线看过去,原来是路过的车辆的倒后镜把光反射到墙角,墙角里的东西又把光反射到吉田步美的脸上。

他走到反射光的物体那里,只见那里躺着一张酒店的卡片,卡片下面露出半块镶着碎钻的金属体。江户川柯南用手帕捡起来,发现是一只十分精致的蝴蝶胸针。

吉田步美凑了过去,她睁大了眼睛:“哇啊,好漂亮!”

只有拇指长的蝴蝶形状的胸针上,用各色宝石镶嵌出蝴蝶的纹路。整只胸针如同展翅欲飞的蝴蝶一样,艳丽非常。

小岛元太和圆谷光彦也凑了过来,小岛元太忍不住感叹道:“上面全是宝

石耶?这一定很贵吧?”

江户川柯南露出凝重的表情:“总觉得在哪里看见过……啊!”

他猛地抬起头拿出手机飞快翻了起来,很快他就翻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见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堆蝴蝶饰品,其中一枚标注着【蝴蝶夫人】的胸针,和江户川柯南手中的那枚一模一样。

圆谷光彦走到江户川柯南隔壁,他看着他手机上的照片说道:“这不是杯户中央广场失窃的Butterfly珠宝店里的蝴蝶饰品吗?我今天也看到新闻了……等等,这不是赃物吗?!”

圆谷光彦终于反应了过来:“为什么失窃的赃物会掉在这里?!”

“……”花田早春奈抽了抽嘴角,这个套数她老熟悉了,这个赃物八成是刚才那个穿紫色裙子的中年女人留下来的。那家伙就算不是盗窃犯,也绝对和盗窃案有关。等下江户川柯南这群小鬼肯定会根据留下来的卡片去追踪,然后搞出各种事情来,最终抓到罪犯。

真是的,不过是出来逛个街,不但被莫名其妙的家伙教育了一顿,还遇上案子了。江户川柯南的威力也太猛了吧?早知道今天就不出门了!

安室透走了过来:“给我看看。”

江户川柯南被把蝴蝶胸针递了过去,安室透举起胸针在阳光下观察,他皱起眉:“上面镶嵌的是纯度很高的珠宝,估价不会低……这个胸针是真的。”

“应该是刚才那位被抢劫的女性留下的。你们看,这张酒店的卡片上沾了一点点口红,这个紫红色和她涂的的一样。”江户川柯南举起手中的酒店卡片。

酒店卡片是正反两面的,正面印着杯户中央广场酒店的照片和名字,反面是酒店的联系电话和价格。很明显是那种用来派发,或者摆放在酒店前台的宣传用的纸卡。

“哇!又到了我们少年侦探团出动的时候了!”小岛元太兴奋地握紧拳头:“我们去那家酒店看看吧!也许能抓到盗窃犯!”

“喔!”圆谷光彦和吉田步美跟着举起手,全都兴致勃勃的样子。

安室透皱起眉:“新闻里播放的监控录像显示了歹徒手里有枪,你们这样……”

他话没说完,一只手突然出现从江户川柯南手上把卡片拿走。

一群人转过头,只见花田早春奈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酒店卡片,打起了电话:“您好,我是东京部搜查一课的警部補花田早春奈,我的工号是XXXX,麻烦把我连线刑事部搜查三课的同事……喂?是刑事部搜查三课的同事吗?

你好,我今天偶遇一起抢劫事件,从抢劫犯手里夺回赃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枚蝴蝶胸针。进行对比后,发现是杯户中央广场失窃的Butterfly珠宝店里的蝴蝶饰品,我怀疑被抢劫的受害者与Butterfly珠宝店的盗窃案有关……是的,是的,被抢劫的受害者已经拿走了手提包,我们是从她掉落下来的东西里发现那枚胸针&#30340

;。

一同发现的还有一张疑似对方遗留下来的酒店卡片……对,我怀疑对方就住在那家酒店里。酒店名字?”

花田早春奈把卡牌反过来,看到上面的酒店名字的时候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反应过来,继续说道:“啊……叫杯户中央广场酒店,对,就是杯户中央广场正对面的那一家酒店……是的,对方很有可能一开始就住在那里观察广场,事后也利用这个绝佳的位置观察警察的出警情况……对对,很合理。

被抢劫的受害者特征?她大概一米五六,棕色短卷发,很胖,穿着紫色的连衣裙……紫色是那种荧光紫,U领,带着一个银色的LX包。脖子上戴着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手腕上戴着一条金手链……那个家伙离开了大概5分钟。

从这里回到酒店开车的话要二十多分钟,麻烦你们尽快出警,我担心对方察觉不对立刻逃跑……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辛苦大家了!”

花田早春奈一顿输出完后挂上电话,然后把卡片重新塞进呆呆的江户川柯南手里,对着一群人露出灿烂的笑容:“好了,事情解决了,大家可以回家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专业的警察吧~”

“???”江户川柯南表情呆滞,他做了侦探这么久,第一次被人这样直接打断输出。

少年侦探团的三人张大嘴巴,最先回过神来的吉田步美不可置信地看着花田早春奈:“为什么啊?!”

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也崩溃了,两个小孩震惊地看着花田早春奈发出了灵魂的质问:“这不是完全没有我们少年侦探团出场的机会了吗?!”

“什么出场机会,你们没听到盗窃犯手里有枪吗?小孩子就应该回去吃奶……咳咳,回去吃糖!”花田早春奈叉着腰看着几个小孩,她很不耐烦地挥挥手:“快回家去!少给大人们添乱……真是的,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怎么老是遇到这种事!”

“咕……”三个小孩鼓起脸瞪着花田早春奈,花田早春奈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江户川柯南捂住头,他扭头对自从安室透出现就锁在后面的灰原哀说道:“灰原你先把他们带回博士家吧,元太的膝盖受伤了,也需要处理的。”

“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啊柯南?!”少年侦探团不满地喊道。

明明是同伴,却不站在他们这边!太过分了!

“花田警官说得对,歹徒手里有枪,你们参与进来太危险了。”江户川柯南劝说道,他看了花田早春奈一眼:“而且花田警官已经报警了,接下来的事就像花田警官说的一样,交给专业的警察处理就是了。”

被支持了的花田早春奈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听到没有?快点回家去!”说着她自己就率先转身离开:“反正我提醒过了,你们要是自己作死,出了事可不要怪我。”

虽然撞上少年侦探团,倒霉的一定是犯人就是了,但是这不关她的事。她今天可是休假,都在这里浪费了快一个小时了,可没空再和他们耗下去,她接下来还要去游泳呢。

安室透静静看了花田早春奈离开的背影一会儿,转头对少年侦探团笑道:“柯南说得也

有道理,歹徒太危险了,大家这次就先回去吧?”

“怎么连安室哥哥都这么说……”少年侦探团有些沮丧。

“好了好了,我知道大家都是认真的好孩子。”安室透笑眯眯地从购物袋里拿出一盒组合装的布丁:“来,这是新推出的芒果焦糖布丁。等下你们在博士家玩游戏的时候,可以边玩边吃哦?”

看到安室透手上的布丁,三个孩子立刻眼睛发亮,小岛元太一马当先地冲过去抱住布丁:“哇啊!这个布丁我知道!很贵的,而且很难买到!”

被食物吸引的三人,一瞬间就把珠宝道盗窃案忘在脑后了。

江户川柯南露出无奈的笑容:“你们要好好谢谢安室哥哥哦?”

“谢谢安室哥哥!”三个孩子甜滋滋地喊道。

安室透弯着腰露出笑容:“不用谢。”

接着他看了缩在后面背着他的灰原哀一眼,笑了笑:“也要分给那个孩子哦?”

吉田步美用力点头:“嗯!我们肯定会和小哀一起吃的!”

“哎~那就好。”安室透说道。

被安室透提到的灰原哀握紧胸前的衣服,她抖了一下没有回应。

江户川柯南移了一下脚步,挡在两人之间:“那我们就先走了,安室哥哥。”

“嗯,再见。”安室透点点头。

江户川柯南一行人刚走到了转弯位,江户川柯南就停住了脚步。他看着几个孩子说道:“啊,出门的时候小兰姐姐让我帮忙带点东西,我差点忘了!你们几个先去博士家吧,我买完东西就赶过去!”

“哎?!”

无视几个孩子的不满声,江户川柯南转身就跑。

-------------------------------------

花田早春奈心情不佳地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哈根达斯的冰淇淋,等最后一口吃完,她把包装盒扔进垃圾桶里。接着从手提包里拿出湿纸巾擦了擦手,再把垃圾扔掉。这才拿出车钥匙往超市的停车场走去。

她按了一下遥控器打开车门,坐上车的第一步就是开空调。今天的天气实在太热了,小车在停车场暴晒了几个小时,里面就像蒸笼一样,连皮质的车座都烫得要命。

花田早春奈一边等待热气散去,一边小声嘀咕着:“真是太倒霉了,好不容易从樱井那家伙手上拿到杯户中央广场酒店的的特招卷,想着可以去那里品尝一下特供海鲜晚餐,还有享受一下那里无边际的私人泳池。谁知道居然撞上盗窃犯也住那里……哇啊,只要涉及江户川柯南肯定没好事,这次的休假百分百泡汤了……”

“什么是涉及我就没有好事啊,花田警官?”

清脆的童声从隔壁传来,花田早春奈吓了一跳。她猛地转过头,却发现江户川柯南不知道何时钻进了她的车子,正坐在副驾驶一脸好奇地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花田早春奈大声质问道。

江户川柯南戴上安全带,晃了晃小脚:“刚才我注意到花田警官看到那个酒店卡片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而且是那种好事被打断了的不高兴的情绪。

花田警官今天带的是那种容量很大的单肩包,结合花田警官刚才说在休假,不想被打扰的话语,再查了一下杯户中央广场酒店最近在宣传的私人泳池。我合理推断花田警官是准备去杯户中央广场酒店玩吧?”

江户川柯南勾起嘴角:“私人泳池的开放时间是下午2点到晚上10点,但是他们家特别有名的海鲜套餐是在晚上6点到8点提供的。如果是晚上吃完饭再去游泳的话,时间有点紧促。如果我是花田警官的话,肯定会选下午2点到4点的时间去游泳,游完泳可以顺便去酒店提供的spa店做按摩,然后休息一会儿再去吃晚餐。

这样就不会赶时间,可以好好享受休假,这样才符合花田警官的享乐主义不是吗?”

“……”花田早春奈第一次这么清晰地感受到侦探们的可怕,江户川柯南这小子,超级难缠啊!!

“你肯定不会是单纯想向我显摆自己的推理能力,才跑到我的车里来说这个吧?”花田早春奈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江户川柯南笑眯眯地说道:“怎么会?我只是想着现在已经快三点了,如果还想按原计划进行的话,花田警官现在肯定要赶去酒店吧?人家刚好也想去那个酒店,所以想要蹭花田警官的车嘛~”

这家伙最后还记得装一下小孩子……可是小弟弟,你前面噼里啪啦的推理已经足够暴露你了吧?

花田早春奈感到抓狂,这个世界的大人是不是都是瞎子啊?这么明显不符合儿童智商的家伙,为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二十几年了,毛利小五郎的脖子都被打成筛子了,都没有人发现这家伙不对劲!集体上了降智buff吗?

这家伙也是,完全不掩饰自己啊?给我再小心一点啊工藤新一!

花田早春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车内的温度已经降下来,她关上车门启动了发动机:“行,反正就算我不带你去,你也会自己去的。”

反正确实顺路。

江户川柯南嘿嘿一笑。

花田早春奈翻了个白眼:“我先说好了,我只把你送到酒店,之后的事我可不管啊!你可别把我也拉进事件里,我还想好好休个假。”

她打了转向灯,把车子开出停车场,往杯户中央广场酒店的方向开去。

路上,江户川柯南找起了话题:“花田警官的车子是日产Z系列的跑车把?好帅哦~”

说道这个话题,花田早春奈就不困了,她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对吧!超帅的啊!这可是手动挡的耶!现在很少见了吧?车身的线条十分凌厉,黑色的饰条形成贯穿式的视觉效果,不但复古还具有现代的优雅!珠光红简直就是经典中的经典!最重要的是它强大的发动机和加速时带来的极佳的动力和推背感,飙起车来,简直爽爆了!”

花田早春奈第一次在停车场看到这辆车子的时候,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了。这是她抽到警察身份卡以来,第一次产生【这个身份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嘛】的心情。她实在太

喜欢这辆跑车了!

“是、是吗?”没想到花田早春奈会这么兴奋的江户川柯南抽了抽嘴角。

“车子可是浪漫哦!”花田早春奈咧开嘴笑得特别开心:“而且你知道吗?我的车牌号末位还是321耶!three !two!one——zero!不是超级帅的吗?!”

“……呵呵,是呢。”江户川柯南视线漂移了一瞬——明明这么喜欢zero,却超讨厌另一个zero呢。

看着完全沉醉上吹捧自己爱车的花田早春奈,江户川柯南突然问道:“花田警官好像不怎么喜欢安室先生。”

说到这个就来气,原本还兴致勃勃的花田早春奈一下子冷下脸来:“这难道不是他的问题吗?是他先向我找茬的!”

江户川柯南试图帮安室透讲话:“其实安室先生只是正义感比较强……”

“嚯!可不是嘛?都跑到我身上来发泄他无处安放的正义感了,能不强吗?我看都要多得溢出来了!”花田早春奈毫不客气地说道,“不是我说他,那群小孩子对警察有滤镜就算了,我能理解,毕竟是小孩子嘛?可是他都已经成年了!对警察的滤镜比小孩子的滤镜还厚!说什么……”

花田早春奈一秒切成严肃的表情,模仿其安室透的模样故意用尖锐的声音说道:“……【警察胸前的樱花,是象征着保护国家人民的荣耀和使命感,不是用来做担保的,更不是用来掩饰谎言的工具】~~

【你在对市民抹黑警察的形象吗?】~~

【难道你选择警察这份职业就是为了薪水?你入职第一天说过的誓言已经忘记了吗!明明已经抓到了罪犯,却因为惰性,让正在巡查的同事来回奔波,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你就是这样做警察的吗?!】~~

……呕,我都要吐了。”花田早春奈做了个反胃的表情:“真是什么毛病啊?他自己对警察有奇怪的憧憬,就要求所有人都要像他幻想中完美的警察一样吗?!他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

有本事他自己去做警察啊!然后给我一天工作18个小时!天天24小时待机!做不到的话,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他以为我是机器人吗?!”

“……”江户川柯南陷入沉默,安室先生他打了四份工,不但每天工作1时以上,还经常通宵,24小时待机那就更不用说了,他有时候也怀疑过他是不是机器人……但是花田警官,你还是别说了,到时候知道真相的时候,你的脸得多疼啊。

“安、安室先生可能只是欣赏花田警官破案能力很高,所以才对你要求高……”江户川柯南试图挽尊。

花田早春奈翻了个白眼:“我可真是谢谢他啊!可惜他的‘欣赏’既不能给我升职,也不能给我加薪。所以敬谢不敏了!我真是搞不懂,他一个咖啡厅服务员哪来那么重的正义感?!”

“那个,其实安室先生的本职是侦探,他还是毛利叔叔的头号弟子……”江户川柯南话没说完,就被花田早春奈的笑声打断。

“噗嗤!”握住方向盘的花田早春奈抖了一下肩膀。

“……?”江

户川柯南不明所以,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因为安室先生是毛利叔叔的弟子……”

“噗……”

他的话再次被花田早春奈的笑声打断,这下子江户川柯南说不下去了。

他抽了抽眉毛吸了一口气问道:“花田警官,你到底在笑什么?”

花田早春奈咬住嘴唇,嘴角的弧度一直往上扬。她拼命在忍耐,但最终还是在江户川柯南发问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哈哈!毛利小五郎的头号弟子哈哈哈哈哈!”花田早春奈笑弯了腰,她忍不住拍打车仪表台,“哈哈哈哈哈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哈哈哈哈对啊,他可是那位毛利小五郎的弟子来着!哈哈哈哈哈哈我懂了我懂了哈哈哈哈!”

你到底懂了什么啊?你倒是说啊?!花田早春奈笑得实在太厉害了,直笑得江户川柯南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她的笑点。

直到车子开进杯户中央广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花田早春奈才止住了笑声。

她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这才拍了拍江户川柯南的肩膀,语气中带着同情:“柯南君,你可真不容易啊~”

不但要带毛利小五郎这个总是精准避开真凶的家伙破案,现在还要带着一个对警察充满幻想,满脑子正义感的头号弟子……一次性带着两个狗头侦探,就算是工藤新一也很辛苦吧?

“你要坚强一点,这个世界的大人可是很不靠谱的哦。”花田早春奈隐晦地说道,她摇了摇头:“我也真是的,居然真感实情地为那么一个家伙生气。为了笨蛋生气,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啊,我想通了,他就是那种吧?把【正义】当做座右铭,完全不会转弯,一条筋往前冲的家伙。

我完全不怀疑,那个家伙肯定是见到案子就往前冲,然后因为自己的鲁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的类型。像他这种把【正义】当成精神粮食,心理年龄不超过7岁的笨蛋,是无法理解成年人的心酸的啦……哎呀,柯南君以后可不能成为那种没用的男人哦?”

“……”江户川柯南彻底说不出话了,他吓傻了。

他没听错吧?

花田警官刚才是不是在说安室先生是个一条筋的笨蛋,还是心理年龄不过7岁的那种?她甚至还说安室先生是没用的男人!而且她说得真情实感,明显是发自内心这么认为的,并不是因为生气而骂人的话。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你产生这种错觉啊?花田警官你眼睛没有问题吧?!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的这个男人,是个在国际犯罪组织里卧底了7年,洞察力和武力值都快达到天花板,能在火车上开跑车的可怕家伙!他还是警视厅公安部的公安头子,按职位来算的话,他甚至比你还高好几级啊!你为什么会觉得他是个笨蛋啊?!

江户川柯南瞪大眼睛看着还在那里侃侃而谈的花田早春奈,心里不断祈祷对方千万!千万!不要把这番话在安室透面前说出来。

要不然,安室先生也许不会因此气死,但花田警官你一定会因此倒大霉。

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