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第18章 咖啡厅杀人事件

“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了!”

距离波洛咖啡厅仅仅10米的地方,正发生一起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对峙。

“拜托了!把墨镜借给我吧!松田警官!”花田早春奈双手撑在松田阵平身体的两边,死死把他圈在墙壁之间。

是的,这就是今年日本影视作品大比拼中,被日本女性评为最让人心动的场景第一名——壁咚!

松田阵平低下头看着一脸急切看着他的花田早春奈,回想起刚才他跟在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往波洛咖啡厅走的时候。突然从身后冒出一双手,把他猛地扯进了旁边的小巷里。

常年练习拳击的他,本来下意识就要进行反击的。谁知道对方动作比他更快,对方双手以惊人的气势直接拍在他身后的墙壁上。那一瞬间,他隐约看到了墙壁上的灰尘飘起。

还没反应过来的松田阵平刚动了一下,下一秒,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就猛地踩在他双.腿间的墙壁上。至此,松田阵平行动的三个方向都被堵死了,除非他会飞,要不然根本无法从对方的禁锢中离开。

当然了,要是松田阵平动手的话,自然还是可以挣脱的。但是袭击他的家伙,却不是陌生人。

他一低下头,就看到他的同事——花田早春奈,正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是黑色的眼睛,却被小巷外射进来的霓虹灯染上浅浅的红光,看上去非常不好惹的样子。

“……”有那么一瞬间,松田阵平以为花田早春奈终于忍不住他的毒舌,决定要套他麻袋。

回想完毕。

总之现在的状况,就是身一米八的松田阵平,被身高一米六的花田早春奈围堵在小巷子里进退不得。

“……你突然把我拉进小巷里,又是壁咚又是腿咚的,就是想借墨镜?”松田阵平感到十分无语:“你是有什么毛病吗?”

“这对我很重要!快借给我啦!”花田早春奈急切地说道,“事后我会请你吃饭的!我保证!”

松田阵平居高临下地看着花田早春奈,对方越急切,他越觉得可疑。

他挑起眉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借我的墨镜?你平日里从不戴这东西……别跟我说眼妆花了这种借口,我视力没有问题。你完全没有理由必须要戴墨镜不是吗?”

突然他话音一转:“啊对了,你刚刚明明还喊着肚子疼,想要立刻下车。这会儿倒是完全没事的样子了……其实你根本没有不舒服,只是在装的而已吧?这么说起来,突然要求我借墨镜给你,其实目的都是一样的——波洛咖啡厅里有你不想见到的人,对吧?”

你为什么要那么聪明?!花田早春奈再次确定自己真的非常!非常!!讨厌推理能力强的侦探和警察!

“你怕被认出来吧。”对方使用了肯定句。

“……”松田阵平最后一击,击沉了花田早春奈,她拍在墙壁上的手指都快抠进墙壁里了。

从花田早春奈的表情得到了答案的松田阵平哼笑一声,一根一根拉开花田早春奈按在他身旁的手指:“很遗憾,我的墨镜不能借给你呢。有些事终归是要自己直面的,花田,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

话说完,花田早春奈挡住他的手也被他成功拉开了。松田阵平脚一抬,潇洒地跨过花田早春奈的腿往外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好歹是个警察,心理承受力这么差的话,可是走不远的。”

又不是她想成为警察的!而且不想见到会令自己社会死亡的人,和警察的心理承受力有什么关系?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花田早春奈看着松田阵平的背影,幽幽地说道:“松田警官,你真的不肯把墨镜借我是吗?”

“都说了不借了,死心吧。”松田阵平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除了手指灵活,我也就剩下说话算话这一个优点了。”

“松田阵平,你以后一定会后悔今日对我见死不救的……”花田早春奈阴森森地说道。

“嚯~我等着。”松田阵平直接摆了摆手,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

“所以说,今天是三田建筑公司的年中聚餐。然后在居酒屋轮完一摊后,住在比较近的4位就决定到波洛咖啡厅再吃点什么。谁知道吃到一半,身为社长的三田庆一却突然倒下,我说得没错吧?”目暮警官看着面前惶恐不安的人群说道。

“是的,因为社长很喜欢波洛咖啡厅的咖啡和三明治。所以他就建议我们几个住得近的再续一摊,到时候可以让司机开车送我们回去。”一名暗红色卷发。穿着连衣裙的OL女性说道。

小山千佳,28岁,三田建筑公司社长的贴身秘书,负责协助社长管理公司业务。

“我们当时就坐在那边的卡座里。”一名穿着蓝色T桖的平头男人指着摆放了一堆食物座位说道:“因为大家口味都不同,就各自点了不同的餐点。社长今天兴致很高,一直在跟我们说着公司未来的发展。从八点半,一直聊到九点半,中途续了几杯咖啡了,谁知道他会突然倒下!”

说着他又指了指站在目暮警官身边的男孩子,和一旁的金发黑皮青年说道:“然后这位小弟弟和这位服务员小哥,就让我们都别动。之后他们检查了社长的尸体,说社长被氰·化钾毒死了,让我们报警。”

桑田勇,31岁,三田建筑公司的保安,负责公司大楼的安保工作。

“当时大家都在吃东西,社长突然喝了一口咖啡就大叫着倒下……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另一名梳着三七分头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急切地说道。

大川一郎,37岁,三田建筑公司的普通职员,负责市场调研和撰写方案。

“当时我和小兰姐姐,以及叔叔在另外一边吃饭,现场就我们和他们两桌客户。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其他人靠近过桌子,所以凶手肯定是在三人之中。”江户川

柯南肯定地说道。

闻言目暮警官点点头,他转头看向身后的高木涉:“高木,你做好笔记没有……嗯?花田和松田呢?他们两个去哪里了?”

“目暮警官,我在这里。”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一身黑衣的松田阵平走了进去。

他懒洋洋的表情,在看到目暮警官身边的金发黑皮青年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同一个方向的江户川柯南注意到这点,他看向安室透:“安室哥哥认识那位松田警官吗?”

安室透看着松田阵平说道:“哎?不认识呢,只是觉得这位警官长得很帅。”

松田阵平勾起嘴角:“嘛,这也是没办法的,天生如此。不过这位服务员小哥长得也不赖嘛,一定很受女人欢迎吧?”

“哪里哪里,怎么比得上警察先生呢。”安室透笑眯眯地吹捧道。

喂喂喂,你们要互相吹捧到什么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默默吐槽。

目暮警官摸了一把额头,有些无奈地说道:“松田,花田呢?她没有和你在一起?”

“对啊,花田她不是说胃疼吗?我刚才已经问了梓小姐借了药箱,她怎么还没有进来?”高木涉担忧地问道:“难道是疼得走不动了?她是不是还在车里?”

站在另一边的榎本梓也露出担忧的表情,她抱起药箱说道:“那个……如果车子停得不远的话,我可以把药送过去给那位警察小姐。”

松田阵平闻言嗤笑一声,他转身重新拉开玻璃门对外面的人喊道:“花田,你还要磨蹭多久?难道你还想目暮警官请你进来吗?”

站在门口的花田早春奈一脸怨恨地看着松田阵平,随机她脸色一变,扬起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目暮警官,我来啦~真的很抱歉,居然因为身体的原因耽误了一点时间。”

“刚才佐藤已经跟我说过了,身体不舒服的话也没办法呢。”目暮警官非常善解人意。

“哇啊~不愧是目暮警官~心胸就是宽广!”花田早春奈夸奖道。

她刚走进来,就迎来了两束强烈的视线,强烈到花田早春奈想要装作看不见都不行。

“……”好嘛,她就知道躲不过。

花田早春奈双掌一合,笑眯眯地看向离得最近的安室透:“哎呀,好巧啊,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又见面了呢!晚上好啊,服务员先生。”

“……”原本因为与友人重逢,心情变好的安室透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