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第17章 凶案发生

最终,花田早春奈还是收下了樱井钱子送的手表。

用樱井钱子的话来说就是——反正买都买了,也不缺那点钱,二次元的钱只是数字,不花白不花。

“而且我看那些影视作品,警察好像都有戴手表的。据说是抓歹徒的时候,要进行时间校准,以确保行动时间一致?哎呀,反正你都要买的,直接用我的吧!”樱井钱子说道。

花田早春奈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第二天就把那手表戴上了。

最先注意到花田早春奈戴上新手表的是白鸟任三郎。

作为白鸟集团的少爷,并且是整个搜查一课最精致的男人。他一眼就认出了花田早春奈戴着的手表,是今年最新款的PFT.R女士手表。

“花田,新手表很适合你。”白鸟任三郎在拿着资料在花田早春奈座位经过时,礼貌地称赞了一句。

“啊……谢谢。”花田早春奈愣了愣点点头。

虽然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了,但是这种职场交际她还是不怎么习惯。

“咦?花田,你戴了新手表吗?”坐在对面的佐藤美和子站起来,半趴在隔栏处看向花田早春奈这边。

“佐藤前辈,你这样很危险。你的胸都直接压在电脑屏幕上了,小心把电脑压到。”花田早春奈话音刚下,整个办公室的男人齐刷刷地看向这边,个个双眼发光。

“……”虽然看名柯的时候就知道佐藤美和子有多受欢迎,但是搜查一课这群男人真的很不行啊,完全不掩饰自己的饥渴。

花田早春奈一边感慨一边取下手腕上的手表递过去:“佐藤前辈,你拿着看吧?这样更清楚一点。”

佐藤美和子自然地接过手表赞美道:“花田,你的新手表真好看!而且功能也很多,很适合工作用。”

“佐藤前辈,真的是什么时候都想到工作呢。”花田早春奈十分无奈。

名柯这群警察,真的干什么都想到工作啊,完全是社畜公务员……真的太离谱了,她不想和他们一样啊。她只想每天混个日子,然后等到考试结束!

这时候一旁的高木涉也走了过来。

他看到佐藤美和子拿着手表,纤细白皙的手指和白金色的手表非常相称,心里忍不住荡漾了一下。这手表也很适合佐藤美和子,要是那白皙的手腕戴上的话,一定很好看吧。

佐藤美和子注意到高木涉的视线,她笑着把手表递过去:“高木你也有兴趣吗?要不要也看看?这款手表不知道有没有男款呢?”

我不是想自己买,是想给你买啊……高木涉心里默默说道,手上却很快把手表接了过来。

“不过这个手表的确很精致,如果价格适合的话……”

高木涉话没说完,坐在他隔壁翘着二郎腿的松田阵平插了一句:“当然精致了,那可是12万美元一支的手表。”

高木涉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脸上,他握住手表的手指开始颤抖:“十、十二万美元,那、那不就、就是……”

“折算成日元&#30340

;话,大概是一千三百多万吧。”松田阵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一千三百万?!”其他一直在暗暗注视这边的同事发出震惊的喊声。

佐藤美和子睁大眼睛,连忙说道:“喂!高木,快还给花田啦!”

“佐藤警官,我、我手软……”高木涉僵着脖子扭头看向佐藤美和子,脸上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

花田早春奈哭笑不得,她站起来从高木涉手上拿过手表,重新带回手腕上:“只是个手表而已,就算摔坏了,我也不会找高木前辈赔偿的啦。”

“这可不行啊花田,要是损害他人财产是需要赔偿的,这可是我们国家的法律。”佐藤美和子叉着腰说道。

“那是在故意损害的前提下吧,如果是不小心的话,不是可以选择和解吗?”为了不在工作中露馅,这段时间花田早春奈可是恶补过日本法律:“反正以高木前辈的为人,也不会干出这种故意弄坏别人手表的事来的。所以无所谓啦。”

“再说了,手表本来就是用的。既然是日常使用的东西,坏掉也很正常。”花田早春奈耸耸肩。

“喂!工作时间你们都在闲聊什么?!有案子来了,都给我认真一点!”这时候目暮警官走了进来,他一脸严肃地说道:“米花町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佐藤、高木、松田,还有花田,你们几个跟上!”

不是吧?又来?!花田早春奈的脸一下子垮了。她真的不想看见尸体啊,又要一周吃不下肉了。

米花町这个被死神笼罩的小镇,简直是他们警察的噩梦!

-------------------------------------

毫不意外的,花田早春奈他们四人又组成了行动小组。

花田早春奈坐在后座强撑起一张笑脸试探道:“佐藤前辈,这次的死者是怎么死的?”

尸体不会像之前的酒庄杀人事件一样可怕吧?

佐藤美和子一下子明白花田早春奈话里的意思,她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花田,你不用太担心。据报案,死者是被毒死的,死相不算很恐怖。比起被捅死、砍死以及分尸的案子来说,已经很好了。”

无视松田阵平的嗤笑声,花田早春奈松了一口气。

只要尸体完整,没有被乱七八糟地处理过就好!她真的对之前酒庄里,那具被泡在红酒里的尸体有阴影……至少两年内,她是不会喝任何红酒的了。

心理压力消失后,花田早春奈的语气变得轻松,她好奇地问道:“那案发地点在哪里啊?”

“波洛咖啡厅。”佐藤美和子说道。

花田早春奈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她不可置信地说道:“什么?”

以为花田早春奈不知道,佐藤美和子好心地解释:“波洛咖啡厅,就在毛利侦探所下面。毛利侦探所,就是我们之前在酒庄案子里,遇到的那位被称为‘沉睡的小五郎’的名侦探开的事务所。

我应该没有跟你说过。这位名侦探,以前也是我们搜查一课

的警察哦?算是我们的前辈。”

这个她知道啊!谁要关心这种多余的情报!她震惊的是案发地点居然是波洛咖啡厅好吗!

别开玩笑了!她昨天才在那里演完海王啊!今天就让她作为警察过去调查案子?这和让她直接社死有什么区别啊?!

之前还担心被路人拍到上传到网上,引来警察同事们的羞耻围观。现在连爆上网的时间都不留给她,直接让她当场社死?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她死都不要!

花田早春奈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抓住佐藤美和子的手臂急切地说道:“佐藤前辈!我突然肚子疼!恐怕没办法参与这次的案子了,请你帮我向目暮警官请假!另外可以请你们在附近放下我吗?!”

“花田你不舒服吗?”开车的高木涉立刻露出担忧的表情:“是胃疼吗?很严重吗?”

“是的!没错,正是胃疼!还挺严重的!所以高木前辈,请立刻!马上!找个地方停车让我下车!”花田早春奈咬牙说道。

“可是这附近没有诊所……”高木涉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他想起了什么:“啊!我记得波洛咖啡厅备了药箱,里面应该有胃药!这里已经离波洛咖啡厅不远了,我尽快开快一点,花田你稍微忍一下!”

说着他猛踩油门,车子一下子冲了出去。

“等、等等啊!!”花田早春奈来不及说拒绝的话,就被惯性冲倒在后座上。

5分钟后,他们已经抵达了波洛咖啡厅外面。

高木涉轻轻舒了一口气,转头对花田早春奈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快下去吧花田,你一定很不舒服……我第一次开车开得那么快呢,果然人的潜力是逼出来的。”

花田早春奈目眦尽裂地看着一脸憨笑的高木涉,如果她眼中的杀意可以具现化的话,高木涉已经被分成几段了。

“真·是·谢·谢·你·啊,高·木·前·辈。”花田早春奈看着高木涉,一字一句地说道。

她脸上的笑容纹丝不动,露出的八颗牙齿整整齐齐,却无端有种闪烁着寒光的感觉。

高木涉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只是小事而已,花田不用道谢的。我是花田的前辈,应该照顾后辈!”

“干得不错嘛,高木!”佐藤美和子夸奖道,然后她推开车门往外走:“好了,大家都下车吧!我已经看到目暮警官的车了。”

花田早春奈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波洛咖啡厅,感到十分崩溃。

她,花田早春奈短暂的一生,即将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