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第八章 为富婆报仇

【班长[2号]:嚯,藏不住了,崽种等死吧。】

脑内频道里突然出现一条私聊,花田早春奈愣了愣,她连忙看了看四周。

【花田早春奈[1号]:班长?!你在这附近吗?】

她看了一圈,整个熟化仓库,只有他们几个。班长根本不在这里……等等,她记得班长抽到的身份卡好像是……花田早春奈猛地瞪大眼睛一瞬间明白过来。

【花田早春奈[1号]:我艹!你居然就是宫川雪养的那只仓鼠?!】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系统准备的身份卡真的非常奇葩!里面居然还包含了非人生物!他们班成绩最好的班长抽到了仓鼠……仓鼠啊!就很离谱啊!仓鼠能演什么?就算需要协助,就凭他半个巴掌大的体型能干什么?!这不是完全堵死了他们作弊的捷径了吗?!

更离谱的是,他们的副班长抽到了小黑人。是的,就是那个全身黑乎乎,只有眼睛和牙齿是白,连性别都被模糊了的嫌疑犯小黑人!她身份卡的自带技能居然是——【百分百吸引侦探的注意力】……呜呜呜呜这不是迟早被抓进去吗副班长!

虽说花田早春奈早就知道了班长变成了仓鼠,但是因为抽完身份卡,所有人都被直接传送到了自己身份的所在地。所以除了离得近的,其他人还没有碰过面。导致花田早春奈根本没有想到,死者的宠物居然就是自家班长!

【花田早春奈[1号]:等等!我记得穿越的第一天,你明明说了自己在宠物店!】

【班长[2号]:害,谁让我抽到的身份卡长得可爱呢?一不小心就被宫川雪看上,提前过上了被富婆包养的日子……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花田早春奈想起宠物房里的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花田早春奈[1号]:……牛逼!】

【班长[2号]:说回正事,杀死宫川雪的就是向井海这个崽种哦?这家伙用熟化仓库里的木棍敲晕了宫川雪,然后把她绑住手脚扔进红酒桶里。之后用水管把外面的水龙头的水引到酒桶里,把她淹死了……】

这边还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宠物透了底的向井海,还在厉声反驳松田阵平的话:“我一开始就说明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据,小雪死的时候我一直和毛利先生在一起,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你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来针对我!”

他说着转向目暮警官大声质问:“喂!身为上司就这么看着手下胡来吗?!我要去投诉你们!”

“哎呀,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好好……啊噫!”毛利小五郎话没说完就被藏在一旁的江户川柯南用麻醉针射中,他动作奇怪地转了一圈撞上大酒桶,然后顺着酒桶坐了下来。

“出现了!沉睡的小五郎!”高木涉兴奋地握紧拳头。

“在宫川小姐死亡时间段里,向井先生的确和我在一起。要在10分钟内把宫川小姐打晕,然后绑住扔进红酒桶里是来不及的。”江户川柯南对准变声器说道。

向井海面露喜色,他说道:“你看,我就说了我没有作案时间……”

“但是!”江户川柯南打断了他的话,他露出严肃的表情:“假如打晕宫川小姐,并且把她绑住扔进红酒桶里的不是5-6点呢?”

“!!”向井海脸唰的一下白了。

“仓库地上有一滩干掉的血迹,结合死者头上的伤口,很显然是她被袭击的时候留下的。之后凶手又把昏迷的她扔进酒桶里淹死。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酒桶的盖子是盖上的状态,里面装满了酒,死者是被活活淹死的。”松田阵平说道:“但是问题来了,凶手为什么要绑住她的手脚和嘴巴呢?”

佐藤美和子摸了摸下巴:“自然是防止死者挣扎了。”

松田阵平看了她一眼:“可是当时死者已经被打晕了,凶手大可以直接把她扔进装满酒的酒桶里。酒盖被盖上,她根本出不来,只能在挣扎中痛苦死去。”

毛利兰倒吸了一口凉气,太残忍了!

“对哦?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佐藤美和子也感到很奇怪。

江户川柯南接过话,继续推理道:“绑住手脚是为了防止死者挣扎,封住嘴是为了防止她呼救……可是被人在液体中又怎么能发出声音呢?”他露出锐利的眼神,“这只能说明,凶手在打晕了死者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把她淹死。而是把她藏在某个地方,某个即使有人经过,也不会轻易发现的地方。”

“啊!”众人脑海里都闪过一道亮光,他们纷纷看向站在毛利小五郎身后的大酒桶。

“对!宫川小姐在被淹死前,一直被藏在了这个大酒桶里!”江户川柯南说道。

“可是那个酒桶不是装满了酒吗?她就是因此被淹死的!”目暮警官说道。

“所以说,一开始这个酒桶里并没有装满酒,而是后面才被装进去。”松田阵平看着向井海挑起眉,“就是为了给某人做不在场证明,我说的对吗?向井先生?”

“我、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向井海说道。

“我让柯南对熟化仓库进行了调查,仓库外面有一个清洗用的水龙头,连接在上面的水管很长。如果从仓库的仓库穿过的话,可以直接拉到酒桶。另外,松田警官也在酒桶上方发现了胶带粘过的痕迹。我想向井先生的作案过程是这样的……”

江户川柯南开始还原作案过程:“他在3点20分离开品酒,来到熟化仓库,然后发信息给宫川小姐约她来见面……内容可能是想谈谈之类的,总之把她骗到了这里。

然后他用戴上手套,穿上一次性的雨衣和鞋套。然后藏在仓库门后,等宫川小姐走进仓库,就敲晕了她……这点可以从血迹就在门口附近这点来论证。

之后他用胶带绑住宫川小姐的手脚,又封住她的嘴,然后把她扔进大酒桶里。之后他往酒桶里加了一层红酒,大概去到宫川小姐的腰部,这点我们也可以从宫川小姐穿的裙子下半部分红酒颜色更深这点看出来。

之后他把水管拉到酒桶上,用胶布固定住,让水管口对准红酒桶里。然后他打开水龙头,任由自来水流入酒桶里……我想他一定做过很多次实验,确保水量能淹死宫川小姐的同时,又不会多得溢出来。

之后他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回到了品酒会上。等待适合的时机,以宫川小姐一直没回来的理由,建议我们分头去找。”

松田阵平接上话题:“在寻找的时间里,他算好宫川雪已经被淹死了。便以去洗手间的借口跑到仓库把水龙头关上,然后又往里面加入红酒,让酒桶里液体颜色更接近红酒。造成死者一开始就是被红酒淹死的假象……

死者是在晚上被发现的。仓库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死者身上,很容易就会忽略红酒的色差。他就可以借此蒙混过关!”

“……证据呢?这些都是你们的推测,你们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吗?!”向井海冲着毛利小五郎大喊。

“我们在仓库后面发现了一些灰烬,我想向井先生把宫川小姐打晕绑好后,便直接把沾到血的一次性雨衣、手套和鞋套销毁了吧?酒庄里为了让客人参观又不会把泥土带入仓库里,会准备塑料做的一次性手套鞋套……这种东西非常容易燃烧,很好处理。”江户川柯南脸色凝重地说道。

向井海闻言露出得意的笑容:“哎呀,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实际证据证明是我干的吧。看来沉睡的毛利小五郎也是浪得虚名啊~”

他小人得志的嘴脸,让在场的人咬牙切齿。

花田早春奈并不紧张,像这种情况,凶手一般都是求锤得锤呢。

果然松田阵平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说点什么,就在这时花田早春奈感到脚踝被摸了一下,她低头看到一团橙红色的圆团子正在用小爪子碰她。

这时候,她的脑内私聊频道也响了。

【班长[2号]:花田,快把我举起来!站出去!让我带你走上人生的高光时刻!】

【花田早春奈[1号]:啥玩意儿?!】

【班长[2号]:老子在那崽种身上留了证据!我要为我的富婆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