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 > 第七章 凶手是谁

“那是个很机灵的小东西,小姐很喜欢它,还特定调了闹钟准时喂食。平日里都是小姐亲自喂的,但是小姐她已经……”神保管家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希望至少能喂养好小姐喜欢的它。”

神保管家很坚持,而且宠物房间就在宫川雪房间隔壁,毛利小五郎便建议可以顺便去看看。于是一行人移动到了宠物房,房门被推开的一瞬间,花田早春奈差点没被粉嘟嘟的房间亮瞎眼睛。

整个宠物房被涂上粉红色,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笼子。说是笼子,但是里面却建了一座敞开的打宫殿。宫殿里面的装修以及家具全是一比一缩小的,除了床、椅子之类的,连花瓶和书柜上的书都有,非常精致!说是宠物笼子,不如说是艺术品。

“哇啊~好可爱!”毛利兰忍不住喊道。

毛利小五郎十分无语:“这个太离谱了吧?”这真的是给宠物住的吗?

江户川柯南看到笼子底部的木屑,立刻明白过来:“老爷爷,宫川小姐养的是仓鼠吗?”

“是的,那是一只非常可爱的布丁仓鼠。只有半个巴掌大,肥嘟嘟的,浑身橙红色。因为眼睛下面有两团雪白,小姐叫它小眼镜。”神保管家说完便走到玻璃柜,把一包鼠粮拿了出来。

拿着鼠粮,他走回笼子前,正要弯腰打开笼子的门的时候,却发现笼子的门并没有锁!他脸色一便连忙寻找笼子里的宠物,却发现哪里都看不到那颗醒目的橙色团子。

“小眼镜不见了!”神保管家惊慌地说道:“我中午过来喂食的时候,它明明还在里面!”

毛利小五郎皱起眉:“是不是你忘了锁上笼子了,所以它跑出去了?”

“绝不可能!”神保管家严肃地说道:“我离开前有好好检查过笼子,当时绝对是锁上了的!”

目暮警官感到头疼:“宠物怎么都好!总之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杀害死者的凶手吧!”

神保管家张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反驳,他说道:“小姐的房间就在隔壁,我先带各位过去吧。”

他的表情包含担忧,显然还惦记着不知道去了哪里的仓鼠。

花田早春奈看了看笼子又看了看神保管家……按名柯的套路来说,会在案发现场出现并且被点出的,一般都是破解凶案的关键啊。总觉得那个仓鼠不简单啊,难道会是凶手的作案工具之一?

啊……总觉得不太可能。像这种小型动物,都是制造密室用的。这次的案件根本不是密室内的,应该用不上仓鼠吧?

就在花田早春奈思考的时候,毛利小五郎他们已经进了宫川雪的卧室。

花田早春奈看到双人床上的枕头,突然感到奇怪:“为什么只有一个枕头?向井先生和宫川小姐不是夫妻吗?难道你们不住在一个房间?”

向井海露出些许尴尬的表情:“小雪她睡眠很浅,所以喜欢一个人睡。”

“咳咳!花田,别问有的没的!”目暮警官尴尬地咳了两声。

“我倒觉得,这个问题还挺值得问的。向井先生看上去的确和妻子关系不太好的样子啊。”松田阵平把桌上的相架放下,“床头柜上夫妻合影的相架被反过来盖着,显然宫川小姐对照片,或者说是对照片里的人很反感。”

向井海脸色发青,显然被松田阵平的直白气到了。

江户川柯南蹲在地上,他注意到床底有一片白色的纸屑,他用手帕把床底的碎纸片捡起来。碎纸片似乎是从某个文件撕下来的,上面写着【关于四季的爱市场调……】。

江户川柯南皱起眉,这是什么?

“就算他们两个夫妻关系不要,也不能说明向井先生是凶手吧?”毛利小五郎叉着腰说道,“宫川小姐死的时候,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说完他看向神保管家继续说道:“唯一有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的就只剩下神保管家了,显然他就是凶手!”

神保管家慌了:“小姐真的不是我杀的!而且就算二宫小姐真的去书房偷东西了,也不代表她没有杀害小姐吧?!”

“我真的只是去偷u盘!”二宫樱子大喊。

就在这时候,一名警察跑了进来,他拿着一个透明密封袋往目暮警官走去:“警官,我们在死者手里发现这枚纽扣。鉴定部的同事对比过,是从死者的衣服上扯下来的!”

毛利兰一下子就认出了透明密封袋里的蓝色纽扣:“啊!是宫川小姐裙子上扣子!她之前曾经跟我说过,裙子是特定为后天的《四季的爱》葡萄酒发布会定做的,有特殊的含义。”

毛利小五郎睁大眼:“这不就是死亡讯息吗?!”他连忙追问道,“宫川小姐有什么说过具体代表了什么?!”

毛利兰摇摇头:“我当时问她,她只是笑着说和发布会的主题非常契合……”

发布会的主题……松田阵平和江户川柯南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两人恍然大悟,是这个!!

“哼,原来如此。”松田阵平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是呀,这下子信息全部补全了。”江户川柯南平光眼镜上闪过白光,“接下来就是让犯人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了……”

说着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站在一旁的花田早春奈眯起眼,这两人到底明白了什么,为什么她一点都听不懂?果然刚才这两人去哪里调查过什么吧?

松田阵平走上前对目暮警官说道:“目暮警官,我想让大家回去尸体发现的地方。我有些事件想验证一下。”

目暮警官睁大眼睛:“松田,你难道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松田阵平看向站在那里不安的三人,他勾起嘴角:“我想大概是吧。”

【大概是吧】,到底是指知道还是不知道啊?目暮警官露出半月眼——

花田早春奈看着面前一人高的大型红酒桶,露出难受的表情。

哇啊,看到这个,宫川雪可怕的死相又冒上脑海,她又想吐了。话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红酒桶,她记得一般酒庄发酵熟成的都是有规格的酒桶吧?

她这么想,也这么问出来了。

神保管家回答了她的问题:“这是小姐的点子,她想在后天的发布会上做一些有趣的噱头,就定制了这个巨大的红酒桶,但没想到……”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花田早春奈听得懂——没想到这个红酒桶,居然变成宫川雪自己的葬身之地,简直可悲。

“是啊,谁能想到死者自己定做的红酒桶,居然会被凶手利用杀死自己呢?”松田阵平冷笑一声:“你说是吧?向井先生?”

“!”向井海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