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只想和你谈恋爱 > 第二十章(他的心跳)

汽车鸣笛声响起, 惊醒车内沉默的两人。

博盈避开贺景修视线,双颊不受控制地泛红。

她抿了下唇,别开眼说:“谁要饿你三天, 你的饭又不归我管。”

贺景修垂眸看她, 不紧不慢问:“你想管吗?”

“……”

博盈听着这话, 隐约觉得他们的对话渐渐脱离了‘甜品’掌控, 朝不可控力的方向在发展。

她皱了皱眉, 没去细想他更深一层的意思, 直接说:“我才不想管呢。”

博盈剜他一眼,“我自己的饭我都不想管。”

贺景修:“……”

他微哽,油然生出一种无力感。

“行。”贺景修哭笑不得, 看着面前的两个小甜品, “真要我吃完?”

博盈想点头, 可碰到他那张稍显疲倦的面庞, 和偶尔会露出倦意的双眸后, 她又于心不忍了。

“想得美。”博盈不讲理,“美食不能让你独享, 我要吃一个的。”

贺景修勾了下唇,自觉地去吃难吃的甜品。

博盈慢悠悠解开自己手里那个, 她刚拆开, 贺景修的那个甜品就已经吃完了。

“这么快?”博盈错愕, “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贺景修拿过刚刚买的一瓶水喝下大半, 面露苦色, “长痛不如短痛。”

这个理由,是博盈之前没想过的。

她忍俊不禁, 唇角往上翘了翘,哼哼唧唧说:“明明是我请你吃甜品, 你怎么搞得像我在强迫你一样。”

贺景修深深看她一眼,瞳仁里的意思,两人都懂。

博盈就是在强迫他吃,如果不是她,贺景修这辈子都不会吃这么一大块难吃的甜品。

说着说着,博盈自己也笑了起来。

她心情放松,也不跟贺景修闹小别扭了,慢吞吞地吃自己那块甜品。

吃了两口,博盈收了起来。

贺景修抬了下眼,“不吃了?”

“……不吃了。”博盈找借口,“这个点吃会长胖。”

贺景修知道这是她借口,并不拆穿。他笑笑,朝她伸出手,“给我。”

博盈:“啊?”

她看他伸出的手掌,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掌心宽大,掌纹曝露在她面前,清晰明了。

她看着,没忍住俯身靠近,“贺景修,你事业线好顺啊。”

“……?”

贺景修哭笑不得,“你还会看这个?”

“会啊。”博盈想也没想,握着他手指仔细观察,给他分析,“这条就是事业线,这条是智慧线,这条是生命线……”

她说的头头是道,仿若真有深入了解。

-

贺景修看着凑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她发丝蓬松,看上去很柔软,让人很想抬手揉一揉,摸一摸。

博盈头顶有个小小漩,看着还有点可爱。

他正看着,博盈猝不及防抬起了脑袋。

注意到贺景修诡异眼神时,博盈下意识伸手摸了下自己脑袋,迟疑道:“我头上有东西?”

贺景修看她紧张兮兮神色,郑重其事点了下头,“嗯。”

“是什么?”

博盈脸色微僵,想法在身体里脑子里乱窜。不会吧不会吧,她头皮不会是有头皮屑吧?

不应该啊,她今天出门时是在外面洗发店洗的头,难不成是洗发水不好?

贺景修看她脸上小表情多变,从震惊到苦恼,再到尴尬,每一次变化,都能逗笑他。

贺景修握拳掩唇,低低咳了声,还未言语,博盈便快速说了句:“我今天是在洗发店洗的头发,肯定是那个小哥哥没给我洗干净。”

博盈眉头紧蹙,生气道:“下回不去了。”

“……”

贺景修自动过滤掉其他话,抓住重点,“小哥哥?”

“嗯呢。”博盈这会正羞窘着,随手抓了下头发,抱怨着,“那小哥哥戴上口罩后好帅,我还以为他洗头发技术很好呢。”

贺景修没吱声。

博盈也没理会他,她拉下副驾驶上方的一块小镜子,试图想照照头上的头皮屑,但她这样吧,头发能入镜,眼睛却不能。

挣扎了好几次,博盈放弃了。

“贺景修。”她找旁边人求助,“你看看现在还有吗?”

博盈确定,她头发每次都洗得特别干净,真的没有头皮屑的。今天有肯定是洗发水和洗发小哥的问题。

贺景修顿了顿,在她注视下伸手碰到她头顶。

他的手指像在拨弄琴弦,三两下后便截然而至,让博盈意犹未尽。

“没了?”

贺景修点头,面不改色道:“没了。”

闻言,博盈松了口气。

她对着镜子理了理弄乱的头发,余光不经意往旁边转了转,恰好看到贺景修努力扼制要上扬的唇角。博盈怔了怔,往上一挪,碰到他含笑目光。

三秒钟时间,她反应了过来。

“贺景修!”

恼羞成怒间,博盈不管不顾,想也没想抬手捶他胸口。

贺景修没再忍住,闷笑出声。

博盈更生气了,她双眸漉漉瞪着他,觉得打他还是不太解气。

当下,博盈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探着身子伸出手,对他的头发下手。

-

少顷,贺景修的头发被她弄乱。

他头发短,是利落的那种黑短发。但很奇怪,博盈手掌落在他发丝时,没感受到任何的刺感。

他的头发比她想象的要柔软很多,软趴趴的,摸起来特别舒服。有点像迟绿养的那只小猫咪,让她摸了还想再摸。

意识到自己这个过分想法后,博盈停住了手,并顺势地看了他一眼。

两人目光对上。

几秒后,博盈后悔了。

她轻眨了眨眼,讷讷地往回缩,忘了自己刚刚胆大妄为的行动。

“我……”她弱弱道:“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贺景修看着她,并不言语。

他这幅表情落博盈那里,就是生气。

博盈自知理亏,心虚地摸了下鼻尖,“对不起。”

她偷偷摸摸瞟他一眼,想了想说:“要不我让你也弄乱我头发?”

贺景修:“……”

他偏了下头,忍住笑,“你觉得性质一样吗?”

博盈一噎,挣扎道:“差也差不多吧。”

贺景修喜欢看她心虚的小情绪,深深觉得有点像陈女士养的那条小狗狗,在做了坏事时,会晃着大耳朵,垂着小脑袋蹭在你脚边向你道歉,让你原谅他。

贺景修并不是很喜欢很喜欢狗的那类人,陈女士刚把狗狗抱回家时,他还嫌弃了一番,不让狗狗靠近自己。

但一段时间后,对每天都跟着自己,黏着自己想要让他带它出门遛的狗狗,他控制不住的心软,一次次妥协带它出门。

到现在,他会为了狗狗特意回陈女士那边吃饭。为此,陈女士还骂过他好几次,说他只想狗不想他们这两长辈,觉得白养他了。

……

贺景修不出声,博盈就忐忑等待着。

等了好一会,她受不了出声,“怎么样,我让你礼尚往来行不行?”

贺景修回神,目光深邃望着她,“礼尚往来?”

他细细品味这几个字深意。

博盈点头,“嗯!”

她豁出去了,大不了明天自己再洗个头发。

贺景修看她视死如归的表情,斤斤计较和她算账,“但你刚刚除了弄乱我头发,是不是还打了我?”

“?”

博盈脸上的笑一僵,目光从上而下,落在自己刚刚打他的位置。

她艰难地扯出一个笑:“我就……捶了你胸口几拳,都没怎么用力。”

“是吗?”贺景修不相信她,“我怎么觉得你力气还挺大的。”

“哪有。”博盈觉得他污蔑自己,她想也没想,再次抬手捶了过去,“我就这点力度,你也觉得痛?”

“……”

贺景修垂睫看着她再次落回自己左肩下方的手。

博盈顺着他目光一看,脑子里一千万字脏话奔腾而过。她是大半夜的脑子不灵光了吧,为什么会用这种蠢方法来证明自己?!

“我……”博盈的小拳头松了松,试图想要缩回,“我就是给你案件重演一下,你懂我意思吧?”

可惜的是,贺景修没给她闪躲的机会。

他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很不领情地说:“不太懂。”

博盈欲哭无泪,她看了眼自己被扣住的手,挣扎着想挣脱开,无奈两人力量悬殊,她根本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贺景修。”

博盈开始卖惨,“我手腕痛,你稍微松一点点。”

贺景修看她一眼,并未松手。

他知道,博盈向来知道怎么拿捏人。她很鬼机灵,知道对他来硬的不行,就会开始以‘软’击石。

这一招对别人没用,但对贺景修,百用百灵。

“真痛?”贺景修打量着她,“你装的时候表情再痛苦一点我就信。”

博盈噎了噎,剜他一眼,破罐子破摔问:“那你想怎么样嘛,不然也打回来?”

贺景修哭笑不得,低声问:“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幼稚?”

博盈撇嘴,傲娇轻哼:“差不多吧。”

贺景修扫了她一眼,看向她还抵着自己胸腔的拳手。

注意到他视线,博盈也顺势跟了过来。

到这会,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两人在车里的一大段你来我往有多幼稚,更可怕的是,博盈的小拳头感受到了他的体温。

贺景修的风衣再就脱下,只留了件单薄的衬衫。衬衫下,便是他炙热滚烫的肌肤。

博盈怔了怔,双颊快速发烫。

她抿了下唇,不自在地挪开眼,“贺景修,松手。”

贺景修看她渐渐泛红的耳廓,眸色沉了沉,喉结上下滚动,声音低沉:“下不为例。”

博盈含糊‘嗯嗯’两声,缩回留有他掌心余温的手应着,“不会了不会了。”

她可不敢再这样对他。

为防止再有意外,她催促道:“回家了,我好困。”

贺景修应下,送她回家。

-

mini再次平稳上路。

贺景修开车时神情专注,很少会分神去东张西望。

这个点,周围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光影忽明忽暗,透着[email protected]@的枝叶落下,留下暗影。

车子在宽敞大马路留下驶过的痕迹,像一阵吹过的风一样。

博盈一直看着窗外,观察着路旁的树木,街边的小店,甚至在红灯时还能盯着一块路牌看半天。

她什么都看,就是不敢去看旁边的人。

趁着贺景修没注意,她偷偷摸摸地用自己左手握住右手,试图缓解右手那滚烫的温度。

博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多想了,但在刚刚那会,她除了感受到了贺景修‘异于常人’的滚烫体温外,还感受到了他的心跳。

心脏脉搏在她手抵住的那一刻,砰砰砰的,犹如擂鼓一般,隔着单薄的衣衫,传到她手中。

而那一刻,她平缓跳动心脏脱离她的自我掌控,随着他心脏的跳动频率,在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