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都市小说 > 战神夫妻喜种田 > 第128章 高产作物

想到那个黏土矿,谢楚记了一下大概的位置,指不定以后可以用的着。

擦了擦被火烘出来的汗,便见萧岐和谢寅两人小心翼翼地将做成的土胚拿了过来,他们身后跟着秦暮云,她手里端着的土胚要大一些,是最大的那个瓷盘。

一个个如临大敌,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谢楚失笑。

一个时辰之后,瓷器全部烧制完成,因为黏土质地好,倒是没出现裂痕。

亲手烧制出来的瓷器,自然不比寻常,秦慕云稀罕的不行,捧着就不愿撒手了。

其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并无花纹印刻,形状规整的碗而已,但心中的成就感却很大。

连谢寅都拿着自个儿做的碗,笑眯了眼。

有了陶罐,谢楚将早上掏回来的鸡蛋放进去煮了。

为了找寻更多的食物,几人并未歇着,一道离开了营地。

谢楚在山林间穿梭,不经意间的一眼,一株约人高的直立灌木出现在她眼前。

植株叶片呈掌状,深裂几达基部,裂片三到七片不等,叶片细长,顶端渐尖。

谢楚认得这种植物,这是一株木薯,其根部淀粉含量丰富。

最主要的是木薯可作为主要的粮食作物,耐旱坑贫瘠,且易栽培,产量高,四季可收获!

只是让谢楚疑惑的是,好像并没有村民种植这种作物。

谢楚伸手握住茎杆下部,用力一提,七八个约有成年男子腕粗的长条木薯被拔了出来,很是可观。

杏眼一弯,谢楚取了木薯,放进新编织的大篮子里,打算拿回去煮了吃。

旁边还有许多,看来接下来五天的时间里不用为食物发愁了!

谢寅见她把东西装进篮子里,便出声提醒道:“姐姐,你拔树葛做什么用?这东西有毒,不能吃。”

树葛是木薯的别名,渝阳村都将这个叫树葛。

谢楚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有些懵,“能吃啊!”

“你忘了?之前村里发大旱,有村民饥饿难忍,便是吃了这个,一家子都中毒死了!”

听到谢寅的话,谢楚绞尽脑汁在记忆的角落搜出了这么个事,原主当时是听别人说的,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记得不是很清楚。

她就说这种高产作物怎么可能没有人种植,原来是因为这!

木薯确实有毒,其中有毒物质是亚麻仁苦苷,也叫氰苷,它在胃酸的作用下会产生氢氰酸,是一种神经毒剂。

但只要处理得当,是可以作为食物来食用的。

“他们是生吃了,或没泡水吃的吧?只要经过除皮泡水一段时间,再换水煮两次,煮透就没有毒了。”

谢寅对当时的事也是一知半解,他是知道谢楚的本事的,是以听她这么一说,便也信了。

“就算是有毒,你还担心姐姐不会解毒吗?”谢楚笑着调侃。

她的医术在与医行云的切磋交流之中,有了不小的进步,解这种毒不在话下。

谢寅放下心来,他看了看那边成片的木薯,如果姐姐说的法子有效,这些可以当成作物来种植,那么,昭国还会缺粮吗?

越想谢寅眼底的光芒越盛,看着谢楚的目光就越发自豪,姐姐太厉害了!什么都会,这让他越发好奇她以前是做什么的了!

……

将木薯带回去泡了三天,谢楚也没闲着,便教他们面临各种险境时,如干旱的沙漠,冰冷的雪地生要如何生存下去。

七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刚开始仅有的木架床,已经变成了一座小木屋。

吃完最后一点木薯的存粮,谢楚说回去的时候,几人还有些依依不舍。

这几日,隔绝了外人,抛却了烦恼,全身心都仿佛跟这一座深山融为一体,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所需要的一切。

日子简直不要太好!

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像这样欢快肆意地一头扎在山林间,与世俗隔绝。

秦暮云叹了口气,不舍地看了一眼合力造出来的小屋,捧着瓷碗跟了上去。

屋子带不走,碗还是能带走的!

穿过那片木薯地,谢楚将木薯的杆茎砍成一小截一小截,装了一篮子带了回去,另一个篮子则装满了木薯。

从山里回到渝阳村,苏母与同村的妇人瞧见他们一行人手里拿的东西,顿时大惊失色。

“楚丫头,你拿树葛回来做甚,这东西可不能吃,前头那张大爷一家就因为吃了这个死绝了,听姨的话,赶紧把它扔了!”

说着一脸忧心地上前想要将他们手中的东西抢来扔掉,生怕他们吃出个好歹来。

“是啊,阿楚,咱不缺这点粮,可千万吃不得啊!”

同村的妇人也纷纷劝道。

“我们已经吃过了!”谢楚将东西藏在身后,正想解释,却见她们一个个的神色剧变。

“吃了?”苏母瞪大了眼睛,声音都惊得大了一个度,手中的遮阳的扇子‘嗒’地一声落在地上。

同村的妇人上前一步,也是不敢置信,“你们真的都吃了?”

“快,快请苏大夫和医大夫来!”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头晕恶心?这……这可怎么办?”

几人乱作一团,六神无主,吓得脸都白了。

谢楚几人被她们团团围住,你一句我一句,根本插不上话。

好不容易得了间隙,谢楚扬声道:“我们没事!”

“没事?吃了木薯怎么会没事!那可是剧毒的东西,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敢吃啊!”苏母都快哭了。

“真的没事!”

“楚丫头,一定要让医大夫和苏大夫替你们瞧一瞧!”

“你们听我说!”

但苏母几人满脑子都是谢楚他们吃了木薯!心慌意乱就像自己只了木薯一样,哪里还听她解释?

过往之人听说谢楚他们只了木薯,也围了上来,还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将苏大夫和医行云架过来了!

谢楚得了片刻喘息,便看到村长神色凝重地拄了拐杖过来。

众人散开了,谢楚趁此机会,解释道:“我们有办法处理木薯上的毒!”

“什么?”

村人惊呆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阿楚说得是真的,这几天我们都在吃木薯,不信可以问问萧岐和阿寅。”秦暮云哭笑不得。

众人目光齐唰唰落在两人身上,看到他们点头还犹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