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我的马甲美强惨 > 36、第 36 章

("我的马甲美强惨");

江户川乱步只说了一句话,

可是太宰治依旧能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江户川乱步能想到的,太宰治也能想到。甚至这一次,

太宰治比江户川乱步想得还要更深入一点。

因为,江户川乱步实际上并非异能力者,而是一个……不那么普通的普通人(非异能力者)。

只是江户川乱步过于天才了,甚至用异能力来形容他的推理能力,都是在小看江户川乱步。

而且事实上,有一点是错误的——江户川乱步不在乎善恶,可是时无在意,非常。

当时江户川乱步看出时无是因为q的异能陷入昏迷,没有人会去多想时无到底是怎么中异能力的,无非是港口黑手党的阴谋,是q算计了什么,利用了时无的目盲,

亦或者是时无自己不小心——就算是江户川乱步自己,

也会抱有这种想法。

因为他依旧代入了“自己”。

如果当时在场的是江户川乱步,

他一眼就能看出q的异能力,不论q怎么做戏,

表现得再怎么无辜可怜,

江户川乱步都不会上当。所以江户川乱步也不觉得时无会上当。

可是时无不是,

他当时发现了q的问题(哪怕并不确定身份),他看出了恶意,明白自己不能靠近,口中说着拒绝的话语转身就想走——然而,在q摔倒的时候,时无依旧主动的、本能地伸出了手去扶住对方。

不为其他任何原因,也不为立场背景,

这仅仅只是一个习惯性将自己放于保护者位置的人,下意识的反应。

当时江户川乱步只看了一眼现场,得到了结论,因为忧心时无的关系没有去在意过程。可是太宰治却有些疑惑时无是如何会中异能力的,因为他们都了解江户川乱步这个个体,哪怕目盲,“江户川乱步”也不可能轻易会中异能。

如果是其他实力强大武力优秀的敌人另说,可梦野久作只是一个小孩子,是江户川乱步都能打败的小孩子。

那一条街道没有监控,可是太宰治总有办法知道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然后他就知道了答案——甚至于在当时,时无,是主动踏出了一步,让q撞进自己的怀里。

江户川乱步绝不会去扶住梦野久作。也绝不会因此受伤。

时无会潜意识的保护人类的小孩,哪怕对方表露出了恶意。

为什么?怎么会?“江户川乱步”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乐于助人”的性格?

那是在思考前就踏出的本能,仿佛有人时刻在叮嘱着他,要做个好人,要帮助他人。

——这一点放在“江户川乱步”的身上,就格外的让人、不敢相信了。

福地樱痴绝不会这么教导“江户川乱步”,就算是福泽谕吉,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江户川乱步都没有收敛过自己的任性和自我。

谁能“江户川乱步”改变自己的本性去选择帮助别人?

——还是那个答案,除了死去的父母之外,还有谁能做到呢?

如果“江户川乱步”受到的是这种教育,且不理会中间发生过什么,会选择救人的“江户川乱步”遇到福地樱痴,他们之间的摩擦,事实上便从一开始就存在了。

而且,太宰治有理由怀疑,其中某只老鼠也掺和了其中。

因为,江户川乱步,只是个普通人。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异能力者。

异能力者,如何优秀都是理所当然的。而普通人拥有着连异能力者都达不到的高度的智慧,那就是极其稀少且不可思议的。

没有异能的江户川乱步,远比有异能的江户川乱步,价值来得高多了。

若是福地樱痴的重要性和福泽谕吉等同,又与父母等同,那他们绝对度过了一段足够长久的时间。那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中“江户川乱步”都没有发现真相,偏偏又在某一天发现了?

以那只老鼠搅混水的能力——在太宰治调查福地樱痴的过程中,发现了对方的些微痕迹之后,他就知道,这些事绝对和对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就是说,“江户川乱步”看重福地樱痴,就算被父母教育成为好人,也是向着福地樱痴的,却因费奥多尔的掺和意识到了真相……然后,那个世界他无处可去了。

因为提前被福地樱痴捡走,没有乱步,福泽谕吉就不会产生成立一个以江户川乱步为中心的组织的想法,也就是说,那个世界并不存在武装侦探社。(或许存在着福泽谕吉为主的组织,但那并不一样。)

那个时候的“江户川乱步”,想要阻止福地樱痴的话,唯一能寻求的帮助只有港口黑手党。

警方不行,因为福地樱痴是猎犬的队长。异能特务科不行,因为这个组织无法和福地樱痴对抗。

唯独,那个世界特殊的港口黑手党可以。

当时回忆中透露的信息足够大。其他人或许听不明白,但是太宰治第一时间就分析出了答案。另一个世界的织田作活着,被太宰治救下了。

而拯救织田作,他需要怎么做?听另一个世界的中岛敦的口吻,他是不认识织田作的。既然织田作不在港口黑手党,太宰治又是如何认识他的?又为什么无法看见期待已久的小说?

太宰治瞬息就明白了自己会怎么做。

他是另一个世界的首领。他有特殊的渠道知道自己会和织田作成为友人。

乱步先生曾经提过,“另一个自己”不是第一次失忆,而他也知道了另一个世界之中,书的存在不能被超过两个人知道。

其中之一是敦,另一个人太宰治猜的出来,只会是他的另一位学生,芥川。他们两个的异能非常特殊,在交汇时会产生异能特异点。

敦和芥川就占据了两个名额,所以,在后来选择了港口黑手党的“江户川乱步”,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活下去的可能。

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推理是否正确,他们只能依靠已知的线索倒推。所幸他们得到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足以推论出事件的大概走向。

此刻,唯一让太宰治还无法确定的是,“乱步先生”在最终,想要得到夸奖的人,到底是谁。

说是无法确定,其实对象到底是谁,太宰治也多少是有着猜测的。

他抬头瞥了一眼趴在桌面上显得有些烦躁的侦探先生,主动转移了话题,将话题牵扯在了这个世界的福地樱痴的身上,“乱步先生,你打算怎么做?”

不管是吸血鬼,还是那只老鼠,都不是轻易可以解决的。若是不做好准备,最终只会被反咬一口。

——被这两种生物、不论是哪一只,都需要做好提前打疫苗呢。

而在这一刻,把手被掰动,门从外面被推开了。没有敲门,这种在常人身上算得上失礼的行为,对“江户川乱步”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殊的问题。

时无趴在门口的位置,对着两位剧本精笑着道:“谷崎妹妹买了点心犒劳大家,有你喜欢的口味的大福哦?”

江户川乱步顺手把资料塞进桌子里,心中的烦闷立刻消散,啪嗒啪嗒地就跑到门口的位置牵住时无,口中还道着:“我来啦!”

太宰治注意到了时无偏移过来的“视线”,也笑了起来:“有蟹肉罐头吗?”

因为时无的目盲,太宰治并没有遮掩自己此刻显得深沉的眼神。

“江户川乱步”在死亡时,看到的绝对会是最重要的家人。他只会对家人撒娇,他也只会在意家人的夸赞。

可是,若真如他和乱步先生的推测,那么在那时,“江户川乱步”背叛了福地樱痴,某种意义上,同样是背叛了自己的父母。

他想要得到的夸赞,他到底是希望由谁的口中说出呢?

他知道父母绝不会责怪自己,但就算是“乱步先生”,真的还能那么轻易地说出夸夸我的话语吗。

——另一个世界的太宰治会通过另一种渠道知晓“未来”,那么跟在他身边的江户川乱步,是否同样也会知道?

对太宰治来说,感觉这种东西,向来是不如逻辑思考后得到的答案的。

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却不由地代入了属于这个世界、属于侦探社的乱步先生和社长的相处。

乱步先生会因为社长的一句夸赞而努力。

另一个乱步先生,若是知道自己没遇到福地樱痴,则会和福泽谕吉相遇的话,他是否会有些微小的遗憾?

倒也不是说社长就有多么重要了——毕竟另一个世界的乱步先生和社长,从未相处过。

只是在背叛了福地樱痴和父母的当下,知道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知道了另一个自己的无虑,意识到自己也有那样的可能性后,是否会忍不住产生逃避心理。

他看到的会是社长,却又不会是社长。那只是将对重要之人的移情——因为那将是他唯一没有被自己亲手破坏掉的纯粹感情。哪怕这份美好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他,只是他逃避后产生的幻觉。

同样,他也知道,自己绝不会得到回报。不论他如何努力,都不会有人原谅他的,不会有人夸夸他的。

而死亡,带走了这一切激烈的情绪。

他不认识被自己移情拿来当做指标的福泽谕吉,也不再对福地樱痴抱有感情。

“江户川乱步”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在说着一句话。他希望在这个世界,江户川乱步能够幸福。他希望江户川乱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他将会保护江户川乱步。

因为这是他,已经无法得到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  时无:……我大概是有点移情,但是我也的确是认真想要保护乱步的,我没有把他当成别人。

节奏慢是我的老毛病这个我知道,一旦加速就会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努力在改但是显然习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变化的!我真的很水嘛——上一章其实我还挺满意的,自己看了好几遍来着,可恶!我努力搞搞!加快一点节奏!然后这一章写得有点磕绊,因为删删减减总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太慢了呜呜,还是那么明显嘛!(虽然但是,一个剧情如果写完了看下来真的很爽)(我自己写得全是我自己喜欢的)(所以我每次写完都会隔一段时间自己刷一遍)(然后感叹不愧是我写的,戳的全是我爱的点)大拇指!

pps:26-1=25

2("我的马甲美强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