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六十五章 我回来的太快了?

“地界不能去,地界的奴仆上不来仙山。你想个办法让我能真正品鉴地界的奴仆,否则我绝难甘心!”欧上仙是被玄玉洁在地界的事情勾起了强烈的念想,此刻只觉得难以抑制,恨不得一个人溜出仙山。

“地界的人过不了仙派阵法,肯定进不来;上仙又不能出去,这事……”玄玉洁哪敢乱来,万一欧上仙有什么差池,多少仙人都会恨不得生吞了她。

讨好也得有限度,可能闹出大麻烦的讨好,哪里能做!

“你来无非是为小玄的事情,本来此事谁说话都难起作用。何况大玄跟你一样,也是我的人。大玄主张以雷霆手段打击灭仙会才是正道,小玄的主张简直荒唐可笑!全然混淆了仙人与地界奴仆的根本不同!”欧上仙显然有些情绪。

但仙山上对小玄的主张嗤之以鼻的仙人本来就是非常多,他也不想为此啰嗦太多,于是缓了缓语气,才又继续道:“我固然不喜小玄,她也不是我的人。然而大玄身死不久,我就公然表态要致小玄于死地,这等做法极不合适。你要求我帮本来不可能的忙,就要替我办本不可能成的事情。”

“……”玄玉洁十分为难,但这是眼下唯一能抱住掌剑玄女位置的办法了。

一旦小玄无罪,她的功绩仍然遥遥领先,掌剑玄女的位置就得依律归还。

“如果我想出办法,上仙会如何帮我?”玄玉洁知道这么做冒险,虽然不该谈条件,但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绝不能只是换来欧上仙不轻不重的提一嘴那种程度的出力。

“你有办法了?”欧上仙眼睛一亮,一反常态的没有计较她的谈条件。

“可以一试。”玄玉洁当然不会说出来,一旦说了,就不需要她来实现了。

欧上仙大喜过望,对他而言,生来就地位不凡,早习惯了仙山上权力可以获取的几乎一切,他的嗜好又不是继续往上攀爬,维持如今的地位,其实都是他身边人积极处理帮忙,他自己并不如何上心。

去看看地界,品鉴地界的奴仆,这才是他一直渴望而不可得的心愿。

“只要办法可行,不论成功或失败,都算你功劳。小玄的事情,我会请几位上仙一起见掌门,力主严惩。”欧上仙许诺罢了,就问:“快说办法!”

“其实说也简单,玄女峰可以下届,只要欧上仙遮挡了头脸,随我离仙山即可,随后我陪上仙玩够了再回来,为了上仙的心愿,我甘愿担当众人的责罚!”玄玉洁考虑着事后的麻烦必然不小。

但为了抱住掌剑玄女的位置,为了能置小玄于死地,值得!

“好!我就喜欢你敢担当!这一点你越来越像大玄了,你过去比她差的,就是不如她敢冒险!”欧上仙十分高兴,当即传令让人奔赴各处去传话,着手联络多位仙人一起见掌门,施压重惩小玄。

玄玉洁不敢有多的言语,保持着沉默,随意在屋里轻轻缓缓的漂浮,虽然她急着知道情况,却不敢立即走。

玄玉洁留了一刻钟的时间,突然来了玄女峰的女仙在外面喊话,玄玉洁连忙出去,见面了那女仙就急忙说:“不好了!掌门已经下令,命小玄代表大晴派,全权处置红渊山邪物的事情,还让裁决之剑冰封月同行!”

“什么!”玄玉洁险些气炸,这头欧上仙才刚行动,那头掌门令已经下达了!

如此一来,欧上仙纵然有力,也已经无法施为。

掌门决断如此急快,分明是早有放过之心,必然还有玄女峰峰主帮忙求情!

屋里,一个女仙出来,对玄玉洁说:“欧上仙说了,你求的事情未成,但他要的事情你既然答应了,就还得办。你可以要求别的,想好了,随时说。”

“……请回欧上仙,我知道了。”玄玉洁想撞墙的心都有了……不禁激恼的追问传话的女仙:“为何会这么快?冰封月说封住邪物了,也要派人查探,还要等些时候确认那邪物没有出来作恶才算数啊!”

“不是封住了,是没有封住!那邪物化作了飞鹰,直接冲击了法阵,后来又夺了本派一个仙人的体魄,狂言道:‘大晴派的仙阵,早晚会为他所破!’”那女仙传话间,见玄玉洁愣了。

好一会,玄玉洁才难以置信的问:“那邪物怎可能从冰封月的极阴冰狱里出来?不……一定是冰封月为了救小玄,勾结了邪物演戏!”

传话的女仙不敢说话,这样的凭空猜测,污蔑的还是裁决之剑,罪责她真担当不起,事实上,若有人追究,玄玉洁也担当不起啊!

‘峰主如此偏心!掌剑玄女位置又要还给小玄,以后我还得靠欧上仙大力扶住才能出头!’这变故却让玄玉洁把心一横,转身求见欧上仙说:“上仙要下届,现在便是最好机会,等我掌剑玄女的位置交界出去,就办不成此事了!”

“那就现在!”欧上仙当即戴上袍帽,遮挡了头脸,随玄玉洁一路出了仙山。

巡守的仙人见是玄玉洁,有相识的问起,她说地界有事,旁人也不会想到跟她一起的是欧上仙,只当是玄女峰的人。

玄玉洁一路都难以置信的想着:不可能有活物能从冰封月的极阴玄冰里出来!

事实上,确实没有活物能从极阴冰狱里出来。

丁文也不行。

但是,灵识却可以从极阴冰狱中出来。

被封之后,丁文最发愁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让肌体死亡。

体内星能的运作都停滞了,整个肌体进入了静止的状态,连星爆都用不出来,怎么可能让肌体死亡呢?

丁文思考了很久,最后突然想起,劳神过度四个字。

‘精神的过度疲惫会致死,是否可以?’

耗损精力不难,意识中模拟练功就行了,本来是修行者身体和星脉都修炼的疲惫后,通过大脑锻炼绝技熟练程度的方法。

正常情况精神疲惫就停下,直接就能睡着。

丁文蓄意而为,但灵识的状态也不觉得累,于是不知道有没有致死的效果。

他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突然就看见自己的星图晃了晃,然后,就那么开始飘动了。

是的。

‘果然可以!’丁文又惊又喜,以后他也不必怕极阴冰狱了,还是困他不住。

他的星图突然就离开了地仙之体,他灵识看见的是寒冰星能的蓝光,没有阻碍的任由他的星图裹着灵识穿了出去。

丁文飘呀飘,一时飘的飞快,一时又飘的慢些。

突然见到一团不大的光,他估摸是飞鸟之类。

丁文的灵识犹如捕获到猎物的虎豹,速度骤然加快的飞追上去,顷刻间就进入了那头鹰的体内。

眼睛重新看见了光亮,丁文控制着翅膀在虚空盘旋了一圈,远远看见了白首峰,又看见仙山就在头顶之上,于是突发奇想,不必特意去留字了,而是直接疾飞上天,直往仙山冲去——

看似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云雾里,突然有闪电划亮,劈中了闯入的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