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苍天当死 > 第四十三章 我愿你知道

天蒙蒙亮时,升起了大雾。

杨戈跌坐在战场中心,茫然的望着战场上零落的修行者们,拖着沉重的步伐像行尸走肉一样在满地的尸体当中穿行。

他们翻翻这个,看看那个,寻找着他们的兄弟、同伴。

杨戈不用寻找了。

搜查二科的弟兄们,就静静的躺在他的周围。

王家安,富二代,老秦……一个不拉,整整齐齐。

哦。

雷虎和丁猛的尸体,他没找到。

连他们的兵器,都找不到。

也不知道是融了。

还是碎了……

真的是什么都没留下。

就像是他的心头,也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想哭,都哭不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

响亮的警笛声,撕裂浓雾。

一大群身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护士,冲进战场,七手八脚的救治伤者,收敛遗骸。

没有大呼小叫。

他们的脚步也是那样的轻柔。

像是唯恐惊扰了这些长眠的烈士。

杨戈守着老大哥们,定定的看着他们,给一具具狰狞的尸体盖上白布。

阴翳的白色,就像是某种不详的病毒一样,从战场边缘,一点一点的漫过战场,成为天地间……唯一的颜色。

“先生,你有没有受伤?”

一名留着齐刘海的小护士走到杨戈的面前,轻柔的询问他。

杨戈茫然的摇头,看着他们给王家安和官二代他们也盖上白布。

小护士打量着他浑身血污的模样,迟疑了几秒,还是执着的走上来,上上下下的给他检查,最后确认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才很是惊异的救治其他伤者去了。

她从战场边缘一路走过来,见到的都是缺胳膊断腿,再不济也是身上好几道豁口的伤者,像这样的囫囵人,她真只见到了杨戈一个。

小护士走了。

杨戈低下头,凝视着眼前缓缓沁入殷红血液的白布,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就躺了下去,拉过身边的白布,盖在自己身上:“狗哥,挤一挤啊,挤一挤啊……”

他闭上双眼,心神渐渐模糊。

恍惚之间,他仿佛又听到了他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我叫雷虎,道儿上的朋友给面子,都叫我一声虎哥,小子,叫声大哥来听啊!”

“这么怕死,就别练武了,要我说,还是虚荣心再作祟……”

“我家条件好啊,随便整,我拉了十箱过来!”

“你我不是搜查二科的人吗?”

“以后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有那扛不动的事儿,拿出来哥几个一起帮你扛,只要你不犯法,天大的事儿都不用怵!”

“将军……杀啊!”

他太累了。

……

“羊子、羊子,醒醒……”

轻柔的呼唤,将杨戈从睡梦中唤醒,他艰难的撑开眼皮,就见到一道人影,顺着晨曦站在自己面前。

他使劲儿眨了眨眼,才看清,却是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王威,扛着一台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古董手提式卡带录音机,站在自己的面前。

录音机的歌声,似曾相识。

“从今起孤单上路,要找那方不看地图。”

“现在什么都不想有回报。”

“命运若果真想逼我,骂我太骄傲。”

“痛哭高呼如何做到最好……”

听着这首老掉牙的歌,杨戈忽然悲从心来,眼泪攻破眼眶。

他咧着嘴,想要笑着与王威打招呼,一开口,才发现声音颤抖得厉害:“来了啊!”

王威看着他,也勉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双眼瞬间就被水汽淹没:“嗯,来了。”

杨戈:“你来迟啊。”

王威:“嗯,我来迟了。”

杨戈:“下次,可别再这么迟了啊。”

王威:“嗯,不会再有下次了……”

杨戈向他伸出手。

王威一把握住他的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握得,是那样的用力……

杨戈:“走吧,我们送他们最后一程。”

王威:“嗯,送他们最后一程。”

“望天空,星星殒落。”

“算不算得一个讯号。”

“问为什么不早些去预告。”

“命运若果真想逼我,骂我太骄傲。”

“痛哭高呼如何做到最好……”

……

弥漫着刺鼻冥钞味道的殡仪馆,两排黑白的遗照,整整齐齐的摆在灵堂上方。

一个扎着羊角辫,约莫三四岁大的小女孩,在堂下焦急的奔跑着。

“妈妈妈妈,我们回家吧,天都黑了,爸爸该回家了……”

“三叔三叔,你带甜甜回家好不好,甜甜想爸爸了……”

“刀叔刀叔,甜甜想回家……”

坐在灵前的王威、官二代、老刀等人,低着头暗自流泪,谁无法将她的爸爸再也不会回来这个残酷事实,告诉这个刚上幼儿园的可爱小女孩。

这是丁猛的女儿。

搜查二科的宝贝。

杨戈就坐在王威的身旁,他实在是没办法再坐在这里了,只得站了起来拍了拍王威的肩膀,轻轻说到:“三哥,你们守着,我出去办点事儿。”

王威和还吊着膀子的官二代、老刀等人,一起偏过头看他。

官二代:“去吧……有事儿打电话!”

老刀抹了一把眼泪,咧着嘴强笑道:“别太难过,你做得,够多了。”

王威拍了拍他的手臂:“早去早回,我们等你一起送他们上山。”

杨戈强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往殡仪馆外走去。

……

黯淡的楼道灯下,杨戈拄着点钢枪,沉默的伫立了许久。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左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面颊。

然后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防盗门。

客厅里,正叼着一根烟看书的张靖,惊讶的看了看开门的杨戈,再看了看他手中阴沉沉的点钢枪,似乎猜到了他来干什么。

杨戈是有他家的钥匙的。

他也有杨戈家的钥匙。

“你不该来的。”

他摇着头,轻轻的叹息道。

杨戈面无表情:“但我还是来了。”

张靖:“所以我才说你不该来……能不能回去?”

杨戈:“来都来了,怎么可能回去。”

张靖:“那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杨戈:“不好办也要办!”

二人相顾无言,齐齐沉默。

“噗哧。”

清悦的笑声,打断了二人的沉默,却是余菁菁在围裙上擦着手,从厨房里转了出来:“你俩搁这儿说相声呐?哥哥,吃了没?”

杨戈干脆利落的一摇头:“没呢!”

余菁菁:“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们刚吃完……下碗面?”

杨戈想了想,认真的说:“那我要加两个煎蛋!”

余菁菁转身往厨房里走:“给你煎三个!”

“那感情好!”

他笑着,提着点钢枪进门。

张靖没好气儿的瞥了他一眼:“没长后手啊?不知道关门?”

杨戈毫不示弱的予以回击:“没见到爸爸两只手都占着么?你这么孝顺,也没见你来接一下你爸爸啊!”

张靖冷笑:“看把你能的,有本事,自己找个媳妇儿回家煎鸡蛋啊!”

杨戈“呵呵”一笑,扭头就冲厨房嚷嚷道:“菁菁,听到没有,老张拿你开车!”

张靖脸色发黑:“朕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杨戈:“那是你山炮,没见过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