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624章 骊山姥母【2】

“师父,秦朵儿她……”

“自古仙魔不两立,朵儿被太多魔气入侵,想要醒来恐怕不容易了。”

“那我们?”

“去见一见阎羽他们吧。”

……

……

天冲星在天启大会上不仅夺得了胜利,更夺得了九宫上下的尊重。

冯堔重新站了出来,大有重整九宫的势头,已经失势的左丘惧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天启大会接下来的善后,都是天冲星的众多长老出面主持的。

天蓬星,不仅失去了地位,也失去了人心,他们为了争夺天启大会的胜利,不仅利用其它门派,甚至不顾其它门派弟子的死活。

天任星就是最好的例子。

作为胜利的功臣,阎羽等人全部被送回天冲宫,被刘语心好生照顾。

观看完天启大会,宾客们也开始陆续离岛。

夜幕降临,阎羽在昏迷了几个小时以后,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朵儿……朵儿没事吧?”

阎羽从床上弹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情况,便直接喊道。

“你先躺好,把体内紊乱的气息调整好。”刘语心双手压着阎羽的肩膀,把他按回了床上。

“刘大夫?”阎羽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坐在床边的刘语心。

再回头一看,这里应该是天冲宫的病房,苏寒、赵箐箐、温慕婉、秦朵儿,都躺在他身边的床上,至于曹大师则被转到隔壁的病房去了。

“大家都没事吧?”阎羽关心地问道。

苏寒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小羽,你先把体内的气息平复一下,有件事……我们得告诉你。”

阎羽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安。

但他还是坐起身来,闭上眼调整气息。

几分钟过去,阎羽的气息平复了下来。

鬼脸这次帮助阎羽融合魔气,虽然直接治愈了阎羽的双手,但也一口气亏空了阎羽体内所有的力量。

此时阎羽的力量才恢复一两成罢了,还好比赛已经结束。

使用魔气战斗,会直接大幅提升阎羽的实力,但使用过后的虚弱期,同样是致命的。

调整好状态以后,阎羽睁开眼睛,望向众女。

“你们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

苏寒道:“朵儿她……”

剩下的话,好像卡在了苏寒的喉咙里。

刘语心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说吧,朵儿被魔气入侵,虽然没有被魔族控制,但也失去了意识,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如今已经是……植物人了。”

阎羽浑身一颤,如遭雷击。

温慕婉红着眼睛说道:“都是我的错,朵儿不擅长战斗,我不应该把她卷进九宫的纷争里来。”

赵箐箐也十分自责:“我本来还有战斗的力量,早知如此,就应该代替朵儿妹妹上场……”

阎羽默默地下了床,来到昏迷的秦朵儿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头。

沉默许久,他对刘语心问道:“就没有办法让她醒过来了吗?”

“小师叔和释永济方丈亲自来看过了,都对此无能为力。”刘语心低着头说道。

阎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苏寒她们说道:“大家都不要太自责,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们也要让朵儿重新醒过来。”

“毕竟,她是我们的家人。”

哪怕希望渺茫,此时阎羽也不能悲伤。

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如果连他都落泪的话,苏寒她们更是扛不住了。

秦朵儿昏迷的模样好像睡着似的,阎羽望得出神。

门外,大黑趴在石阶上,耷拉着耳朵,仿佛也在为秦朵儿而难过似的。

小六子将目光从房间里收了回来,微微叹气。

这时,它忽然间察觉到了什么。

大黑也竖起了耳朵,将尾巴垂下,警惕地望着院外。

只见院外,两道人影出现在那。

人影缓缓走到灯下,便见是一老一小。

老的是一位老妪,看起来弱不禁风,头发已经全白,手中还拄着一个拐杖。

而小的则是一位小姑娘,看起来不过三四岁大小,该是连话还说不清楚的孩童,眼神清澈却深邃,好像已经经历过人间沧桑似的。

“六耳猕猴?龙獒?”

老妪一眼便识破了小六子与大黑的身份。

小六子一愣,疑惑道:“俺认识你们吗?”

老妪微微一笑:“当年你被镇压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仙女。”

这里的小仙女,并不是不知廉耻的自夸……

小六子抬头望了一下天空,神色有些哀伤地说道:“操,俺还以为你们全都死光了。”

“没想到你还会为我们的消失而感到难过。”老妪笑道。

小六子撇了撇嘴,道:“不,俺是因为知道你们还没死光才难过的。”

“……”

“俺哥,它还好吗?”

老妪答道:“他们都走了。”

“这个走的意思是……”

“我们被留下了。”

小六子挠了挠脑袋,有点无法理解老妪所说的话。

但老妪似乎没有想要继续和小六子聊下去,而是说道:“让我们进去吧。”

小六子默默地让开身。

老妪带着那个小女孩,走进了病房当中,阎羽对这位突然出现的神秘老妪,有些好奇:“您是?”

“无极,骊山姥母。”老妪说道。

阎羽面露不解之色。

老妪身边的小丫头脆生生地说道:“上一任骊山姥母,乃是先天原始阴神,又称先天道姥天尊,是北斗众星之母,统领七元星君,我姥姥是上一任骊山姥母身边的仙女,上一任骊山姥母离开以后,便将称号赐予我姥姥。”

“……明白了!”

阎羽挠了挠脑袋,忽然说道:“刘大夫,请你带两位到隔壁精神科看看……”

“……”

骊山姥母此时有种手撕了阎羽的冲动。

丫头指着阎羽怒道:“放肆,你们这群凡人,见到我姥姥不叩首行礼也就罢了,居然还把我们当做神经病……”

骊山姥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萱儿,阎羽他们还没接触到我们那个层次,误会我们也是应该的,只不过……他确实很欠抽。”

阎羽:“……”

这时,小六子骑着大黑走进房,对阎羽说道:“小子,你最好还是听一听骊山姥母的话,或许她有办法救你那朵儿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