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463章 九宫弟子倪星海【1】

九宫,是奇门遁甲传人们自行组成的一个门派。

它速来神秘,外人根本不知道九宫的门派驻地在哪,只知道他们擅长奇门遁甲,不仅会观星算卦,还擅长排兵布阵,一手阵术运用得巧妙如神,其他的门派根本望尘莫及。

虽然九宫的门派历史并不久远,但他们的根源可以追述上千年的时间,其中奇门遁甲的代表人物,就已经令人耳熟能详,如黄帝、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等。

如果说龙虎山的道士是善用符箓,能亲身抓鬼,属于能够运用所学知识达成目的的理科生的话,那么九宫的学士弟子们,就是那种喜欢泡在隐世山中,扎身在竹简里,终日做理论研究的文科生。

但这并不代表九宫的弟子就没有战斗力了,例如温慕婉的实力就不容小觑。

九宫之所以称作九宫,是因为每一名九宫弟子,都必须掌握一门“天盘星”,以天盘星的不同分门别类。

所谓天盘九星,分别为“天蓬星、天任星、天冲星、天辅星、天禽星、天英星、天芮星、天柱星、天心星”,每个天盘星各司其职,互相研究的方向不同,九宫正是由它们所组成。

至于这些天盘星各代表什么意思,阎羽就不得而知了。

上头的这些,不过是阎羽在见到倪星海的一瞬间,所想到的事情罢了。

倪星海一边给大家盛着热腾腾的粥,一边笑着说道:“小弟还真是要多谢阎城隍了,要不是阎城隍将戎广那厮拉下马,小弟也未必有机会坐上这黄莆区城隍之位,再加上我刚刚上任,管理疏忽,导致引魂灯熄灭了几天,本来小弟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城里居然又出现了一只三百年厉鬼,也是多亏阎城隍出手,才化险为夷。”

“所以,小弟刚刚稳定好引魂灯,便马不停蹄地前来拜访了,略有唐突,所以特意亲自下厨,给大家熬一锅红豆黑米粥,以表歉意,希望阎城隍不要介意。”

说话间,倪星海已经将所有人的粥盛好了。

但并没有给面子上桌,因为阎羽还没有动。

“戎广是自作孽,不是我把他拉下马的。”阎羽说道。

倪星海点头道:“是是是,但总归是与阎城隍有关不是吗,若小弟不来感谢阎城隍,还能感谢谁去?”

“你爱感谢谁就感谢谁。”阎羽的语气忽然变得阴沉起来。

曹大师有些懵,不明白阎羽为何对倪星海如此抗拒,不由得起身拽了拽阎羽:“大师,咱们现在好歹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所谓伸手不打笑人脸啊!”

阎羽摇着头,淡淡一笑,然后召唤出了天眼。

在他的眼中,倪星海手里端着的,已经不再是热腾腾的黑米粥,而是一张张用鲜血画成的道符。

这倪星海,根本不是来感谢阎羽的,而是在进厨房的时候,直接布下了幻阵,为的就是让阎羽他们吃下他制作的道符。

至于这个道符究竟有什么作用,阎羽还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其实阎羽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不对,而是他在下楼之前,温慕婉提醒的他。

此时此刻,温慕婉站在二楼的走廊阴影当中,目不转睛地望着客厅里的情景。

倪星海见状,也知道阎羽已经把自己的计量看穿了,便主动撤掉了幻阵。

刚才还劝着阎羽的曹大师,见到桌上的黑米粥已经变成了泡在水中的符纸,不由得面色一变:“这、这是什么情况?”

苏寒几名女生的脸色也难看起来,赵箐箐更是直接飘到半空中,眼神不善地望着倪星海。

“小六子,关门放大黑!”阎羽低声道。

小六子直接蹦起来,顺手将门窗反锁,原本趴在地上的大黑也站了起来,对着倪星海龇牙咧嘴。

倪星海后退半步,脸色镇定地说道:“阎城隍,我只是前来试探试探罢了,你不用太惊慌。”

“让我们吃你的符,这也叫试探?”苏寒质问道。

“倪星海,解释解释吧,戎广虽然不是我直接弄死的,但你胆敢来犯,就要做好走不出我家的准备。”阎羽声色俱厉地说道。

人家都欺负上门了,自己岂能坐以待毙?

更何况阎羽现在不是孤身一人,这一大家子都站在他身后,需要他的保护,如果现在不把倪星海这个隐患给消除了,万一以后自己离开申城了,这小子又搞鬼怎么办?

倪星海拿起了一张符纸,指着上面的符咒说道:“小弟说了,只是来试探试探的而已,这些符纸吃了不会有任何作用,不信我这就吃给你们看。”

倪星海说着,直接将符纸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咽了下去。

但阎羽他们的脸色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好转。

倪星海自觉有些下不来台,眼神已经有些闪躲。

突然,倪星海猛地扔出几张道符,道符在半空中燃烧,而后瞬间变成浓浓的烟雾!

阎羽脸色一沉,这些烟雾不是普通的烟雾,就连天眼都能遮蔽。

“寒儿,找人!”阎羽喊道。

天眼虽然厉害,但还是不如真正的阴阳眼,苏寒释放阴阳眼以后,瞬间便找到了倪星海的踪影:“小羽,他在你左侧五米的地方,想要翻窗逃跑!”

“好!”

阎羽低喝一声,瞬间冲到倪星海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小腿肚。

本来半个身子已经翻出窗的倪星海,硬生生被阎羽给拽了回来!

“鬼刀!”

一阵阴风刮起,鬼刀瞬间出现在阎羽的手中,他一刀刺穿了倪星海的衣服,把他钉在地上。

赵箐箐化作一团鬼气,很快便将烟雾赶出屋子,倪星海低头一看,锋利的鬼刀刀刃距离自己的心脏,不过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阎城隍,我错了,我认栽!”倪星海立刻求情道。

阎羽一脚踩着倪星海的胸口,冷声问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我真没有什么目的!”倪星海苦笑着说道,“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任谁也不想在自己的地盘上存在另一个强者,小弟本来是想来给阎城隍一个下马威的,谁曾想阎城隍如此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