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264章 洋娃娃殷小小【5】

老头儿的所作所为虽然恶劣,但好歹他没有危害别人的性命,而且他也是受到裁缝的蛊惑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

阎羽酌情考虑之下,还是没有用特别的手段惩罚老头儿,像他这样痴情的人,让他与老伴儿分开,已经足够残酷的了。

至于他们所做的恶,相信等到了地府以后,阎王爷自有定夺,不管他们是出于何种目的做出这些事情来,必要的惩罚都会在地狱里实施。

阎羽将女鬼的魂魄收进拘魂令当中,并对老头儿说道:“你老伴儿的魂魄,我会一直拘到这个月月底,若是让我发现你向裁缝通风报信……”

“不敢不敢,大人请千万不要对我老伴儿出手!”老头儿连忙说道。

“她会不会有事,取决于你懂不懂事。”

按照老头儿的说法,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晚上十二点,裁缝会亲自到他们的鬼屋来收取七魄。

届时,就是阎羽解开金纽扣和当年母亲去向的时候!

阎羽让苏寒和郝壮看着老头儿,自己将赵箐箐给放了出来:“箐箐,你去问问那洋娃娃是什么情况。”

赵箐箐绕着洋娃娃转了几圈,问了几句话,然后说道:“老公,这娃娃说,她的名字叫做殷小小。”

“殷小小?”阎羽一愣,这个姓很少见,而且和自己那个父亲殷北州同姓,他不由得将注意力放在洋娃娃的身上。

洋娃娃胸口上的那把尖刀,应该就是镇压她力量的东西了,想必也是裁缝的杰作。

通过殷小小的力量,整个大阵才得以运行,殷小小本人也仅能够在大阵里活动,按照她的意思,她也是耗尽了力量,才勉强保护下周小婉他们,而当时老头儿已经准备对他们下杀手了。

“小小说,她不属于这里,她有她的主人,她希望我们能够帮忙,把她带回到她的主人身边。”

阎羽问:“她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陈歌,就是老头儿口中那个父母双亡的大学生,先前他们一起在鹭城开鬼屋。”赵箐箐帮忙答道。

好在鹭城并不远,只是将殷小小送回去的话,也没有什么难度,阎羽直接答应道:“我们先把你带回去,过两天有时间了,便送你回鹭城。”

“她说很感激我们。”

阎羽笑了笑。

殷小小的实力,恐怕只比赵箐箐弱一点,阎羽不知道她心中的怨念是什么,但目前看来她并不是什么恶鬼,也就没有特意铲除的必要,如果非要把她处理了,阎羽也想去会一会殷小小原先的主人。

而且,阎羽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那个陈歌既然是开鬼屋的,而且还养着殷小小这一只厉鬼,想必在开鬼屋这一行上非常有经验。

要是阎羽能够把他拉到榕城来,让他帮忙将城隍庙改造成鬼屋,又有殷小小在那儿坐镇,想来就不用担心自己的鬼屋客流量会差了!

若是殷小小知道此时的阎羽在想什么,不知道还会不会愿意跟着他……

因为大阵被破的原因,屋子里的光线也变亮了许多,阎羽走上前研究了一下,发现殷小小的后背有一根钩子勾着它的衣服,让她无法被移走,如今解开钩子,阎羽轻而易举地将殷小小给抱了起来。

“你把其他人藏到哪儿去了?”阎羽问道。

“我带你们去……”洋娃娃突然开口,还把阎羽吓了一跳。

苏寒疑惑道:“你既然能说完,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开口?”

“钩子……限制着我……”

众人叹了口气,这裁缝为了收集人的七魄也是煞费苦心,不知道殷小小在这儿受了多少委屈。

有殷小小指路,阎羽他们很快就找到昏迷在鬼屋各个场景里的同伴们。

胖子被找到的时候,还晕在病房里呢。

“胖子,醒醒,喂!”阎羽掐了一下胖子的人中,胖子悠悠醒来,等到看清楚阎羽他们以后,又忍不住说道:“老大,有鬼,有鬼啊!”

赵箐箐无奈地说道:“只是鬼而已,你见过这么多次还会害怕吗?”

胖子听了,不好意思地干咳几声,随后捂着脑袋说道:“老大,我怎么感觉脑袋生疼,好像被人给揍了一拳?”

“……是不是被鬼屋的工作人员给打了?”阎羽是断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打了胖子的。

胖子好像被打失忆了,半天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晕倒的,忽然他又紧张道:“苏老师,您快帮忙看看,我的三魂七魄还在不在?”

苏寒笑道:“放心吧,它们好得很呢!”

胖子这才放下心来。

阎羽他们把周小婉也找了回来,至于张良胜和夏娟娟,阎羽则是让老头儿派工作人员进去把他们扛出来。

老头儿雇来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鬼屋里的真实情况,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是在游客们被吓晕了以后才进场的,所以他们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吓人的鬼屋,每次都能把客人们吓得半死。

终于,一行人从鬼屋里走出来,此时整个游乐园已经没有游客了,只有寥寥几个环卫工在清扫着垃圾。

哪怕晚上风凉,大家也感觉比在鬼屋里的时候暖和得多。

谁能想到,大家原本只是抱着商业参考的心过来体验鬼屋,结果却遇到了真的鬼,还在鬼屋里体验了一连串惊悚的经历。

“回头把城隍庙改造成鬼屋,必须降低一点恐怖指数,毕竟我们要的是人气,不是七魄。”阎羽此时已经化作“阎老板”,认真地思考起接下来的营销策略了。

老头儿似乎已经认命,他亲自送阎羽他们到游乐园的门口,还不忘对阎羽恳求:“游神大人,请您一定要好好对待我的老伴儿,一切都是我的错,和她没有半点关系的……”

“我心里自有分寸。”

阎羽说完,抱着殷小小便坐上了车。

他迟疑了一下,又从车上下来,把殷小小交给了苏寒,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你什么意思?”苏寒怒道,“你这是看不起女司机?”

“不是……那啥……你今天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下,还是我来开车吧……”阎羽的求生欲极其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