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143章 合作【2】

坐在后排的刘语心,时不时会向后方看一眼。

她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看错了?那家伙怎么好端端的会来榕城……”

“谁啊?”阎羽疑惑道。

刘语心缓过神来,摇了摇头:“我们还是说说孟先生的事情吧。”

阎羽摆出一副“你说我听”的表情,等待着刘语心开口。

只听刘语心缓缓说道:“孟先生是一个喜欢收藏古玩的人,前些日子,他从燕京的潘家园淘了一件奇怪的古董,他非常喜欢,每天随身携带,结果不到一周,那古董就神秘消失了,听说为此孟先生颇为生气,但后来实在找不到,便不了了之。”

“可是没过多久,孟先生就开始感到头疼,一开始以为是偏头痛,后来变成了额头胀痛,他到医院里怎么检查都没有结果,巧合之下,孟先生被介绍到我们语心堂来,我感受到了他身上有很浓的怨气,而且就在他的额头处。”

“我用尽办法,依旧没有查出什么端倪,然而就在昨天晚上,孟先生的额头忽然裂开了一道小缝儿,里面血糊糊的,还有一颗会动的珠子,看起来就像一只眼睛。后来孟先生才告诉我,从他额头里长出来的东西,和他丢失的古董非常相似。”

“我尝试着取出那件古董,可它的怨气实在太重了,如果我贸然取下,说不定孟先生会直接没命,所以我想到了你,阎羽,你的阴阳臂拥有着更加强大的怨气,有你在场的话,说不定有办法。”

听完刘语心的话,阎羽想都没想,便直接答应了。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从刘语心的描述来看,孟老大的那件古玩,很有可能是一颗眼珠子!

阎羽如今正缺这样一颗眼珠子!

哪怕那不是他要找的东西,那玩意儿说不定也另有一番玄妙,阎羽也有兴趣跟过去看看。

“姐,你真相信这小子?”正在开车的张景天忍不住说道。

“汪汪汪!”大黑出于护主,对着张景天便是几声犬吠,张景天连忙闭上嘴巴,好好开车。

阎羽摸了摸大黑的脑袋,他发现上了车以后的大黑好像并没有刚才在小区门口时的热情了,难道它对刘语心没兴趣?

孟国会住在市郊的观湖别墅区,几人驾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抵达。

别墅门口,蹲着不少看起来就不太好惹的社会青年,其中还有大飞的影子。

车子刚刚停稳,大飞便迎了上来,主动给几人开门。

“山鸡呢?”阎羽问道。

“山鸡哥他们还在修养呢……”

“让他们定时涂药,伤势很快就能恢复的,”刘语心道,“带我们去见孟先生吧。”

“好勒,几位这边请。”

大飞在前头带路,领着几人走进别墅,阎羽在院子里松开了大黑,让它在外头看门。

上了别墅二楼,径直来到卧室,阎羽便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孟国会。

此时的孟国会,脸色苍白无比,脸颊深深地塌陷,好像已经饿了十几天似的,他的额头上,果然如刘语心所说的一样,裂开了一道小口子,一颗血红色的眼珠子竟然还在里头时不时转动。

“刘大夫……咳咳……你来了……”孟国会虚弱地说道。

“孟先生,这次我请来了帮手,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孟国会看了阎羽一眼,不由得面色大变:“阎……阎少?您怎么来了?”

阎羽见孟国会还想起身迎接,连忙上前将他按在床上,说道:“孟老大,你身体不好,还是躺着吧。”

“让阎少称呼我为孟老大,着实有些汗颜……”孟国会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一旁的刘语心和张景天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些惊讶之色。

阎羽说道:“刘大夫,你有什么办法治疗孟老大,又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刘语心想了想:“孟老大额头里的东西,怨气极深,我需要将其层层削弱,才有取出的可能,所以一会儿景天先出手,压下它的怨气,你再动用阴阳臂,给予那家伙一定的威胁,最后我再出手,将它取出来。”

“没有问题。”阎羽点头道。

张景天上前一步,冷声说道:“其他人先出去吧。”

大飞很识相地带人离开了,还将卧室门关好。

阎羽在一旁看着,心里有几分好奇,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同道中人。

之前遇到的都是鬼谷教的妖人,每次见面都是打架,阎羽还蛮期待这种和正派人士一起合作的感觉。

只见张景天掏出了一张道符,捏在指尖,随后沉声念道:“天地无极,道法自然,敕令!”

“噗……”

阎羽大跌眼镜。

这张景天动用的道法,不就是自己已经用烂了的破邪咒吗?

“你干什么?”张景天有些生气。

阎羽连忙摇头:“没事没事,刚才呛到了,你继续。”

他的心里却在想:师父教给我的本事很杂,好像都是……偷学来的,所以这破邪咒,难不成就是师父从张景天他们的师门里偷学来的?

阎羽心里暗自决定,今天不用破邪咒了。

张景天将咒语念毕,道符自燃,他的手中捏着一道金光,又在孟国会的额头上画了几圈,那血红色的眼珠子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不停地转动着。

怨气,因此而有所降低,但只不过降低了十之一二罢了,张景天的破邪咒只是杯水车薪。

“姐,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如果那小子不行的话,你可不能硬来。”张景天提醒道。

阎羽翻了个白眼:“男人怎么能说不行?看我的!”

只见阎羽手捏法印,眼神坚定,声音低沉而性感地喊道:

“北帝之宮,弟子阎羽。力士使者,速至壇中。

令叩急速,雷吼雷奔,天阴地黑,日月昏濛。

万魔拱手,符到即从。吞魔食鬼,剪恶除兇。

敢违黑律,押至桑铜。收送黑狱,永劫无穷。

沉沉长夜,剑刃刀锋,今吾解印,万鬼臣服!”

“急急如律令!”

话音才落,阎羽的左臂顿时被阴风缠绕,只是一瞬间,他的衣袖尽碎!

“吃……”

左臂上,怨气横生,一张诡异的人脸长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