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1156章 万年白菜

“原来……原来您不知道啊……”

阎羽的笑容很牵强,心里担心自己说了小六子的事情,会不会招来龙娇的愤怒。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不如直接说清楚,回头提前与龙娇打个招呼,让她和小六子有个心理准备就好……

“赶紧说说,那小子究竟是谁?”黑玄焦急地问道。

“它叫小六子,是六耳猕猴……”

“……”

黑玄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暗骂了一声:妈的。

“黑玄前辈,怎么了?它俩感情好着呢,您没什么可担心的。”阎羽连忙补救道。

黑玄叹气道:“也不是不好,只是六耳猕猴的年纪着实是大了点,娇儿这一世的岁数才几岁啊?她还是个花季少女呢,六耳猕猴的年纪,都可以当娇儿的祖宗了!一想到这一点,我这个当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啊!”

“原来是因为这样啊……”阎羽笑道,“那您可以放心了,我老婆霓裳,少说也有个上万岁了,我不也没说啥嘛?”

为了小六子和龙娇的爱情,阎羽也只能出卖云霓裳一下了。

“那不一样啊!”黑玄生气地说道。

“怎么不一样了?”

“你是男的,娶老婆那是猪拱白菜,你娶了魔族公主,那是拱了一颗万年白菜,是赚了的!那我女儿呢,她才刚刚发芽没多久,就被一个满脸褶子、牙都快掉光的野猪给拱了,换你你愿意啊?”黑玄说道。

阎羽:“……”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反驳……

“哎,六耳是和我同一时期的家伙,虽然我和他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哎!”

黑玄几乎要把不甘心写在脸上了,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黑玄也拿龙娇没有办法。

自己这刚刚相认没多久的女儿,脾气倒是和自己一模一样,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就算是黑玄也没有一点办法。

阎羽见黑玄心里迈不过那道坎儿,便故意转移话题道:

“黑玄前辈,有个问题,我想要问问您来着。”

“问问问。”黑玄答应着,但明显一副没耐心回答的模样。

阎羽不由得提醒一句:“这个问题,和龙娇有关。”

“什么问题?”黑玄这才重视起来。

“您知道西王母吧,人面豹身的那位……为什么西王母见到龙娇,情绪会变得十分激动,甚至想要出手杀了龙娇?”

在昆仑墟的时候,西王母一见到化作大黑形象的龙娇,便愤怒无比,几次对她下杀手,还是温慕婉赵箐箐一起出手,才将她保护下来的。

当时阎羽也没有想太多,后来在阴禁城的时候,阎羽才重新和变成人形的龙娇认识了一下,并且问了她这个问题,不过龙娇却对此完全不知情,她自己也十分疑惑。

不仅是龙娇,大妈妈与林玄也不知其原因。

所以阎羽只能来询问黑玄了。

黑玄没有多想,直接回答道:“因为娇儿是龙獒。”

“这与龙獒有什么关系?”

“你刚才也说了,西王母是人面豹身的,究其根本,她也是兽中王者,你没看到昆仑山上有豹子吧?这说明西王母实际上是昆仑山的外来者!而娇儿,她是龙獒,是出生在昆仑山中的王者,她的出现,即有可能撼动西王母在昆仑山的地位,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阎羽微微一愣:“您的意思是,她们俩的关系是……宿敌?”

“没错。”

难怪西王母见到龙娇,会如此生气,恐怕她也没有料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龙獒的存在吧。

阎羽又疑惑道:“可昆仑霸主,有什么意义吗?西王母为何如此在意这个身份?她明明已经统领昆仑山那么久了。”

“这一点,我就不太清楚了,”黑玄摇头说道,“但昆仑山内一定还有一些秘密,否则西王母为何要选择昆仑山霸占呢?”

“有道理。”

阎羽沉吟了一番,脑中思考着该如何弄清楚这个真相。

此时,身后的鬼门关一阵颤抖,八殿都市王黄言,缓缓从鬼门关里走出。

“哟,都在呢!”黄言见到阎羽,笑着打招呼。

“黄阎罗。”阎羽也回礼。

黄言忽然瞥见阎羽身边,那位气息内敛的中年女人。

然后。

他面色大变,说话也变的结巴起来:“孟、孟、孟、孟……”

“会不会说话?你舌头落家里了?”大妈妈淡淡地说道。

黄言直接扇了自己一耳光,道:“姐,你咋回来了?”

“我陪我儿子回来一趟,怎么了,你有意见?”

“当然没有!”黄言连忙摇头,笑着说道:“不知大姐归来,否则我定要摆一桌宴席啊!”

阎羽眨了眨眼睛,心中好奇,贵为阎罗的黄言,怎么会对只是府君的大妈妈如此尊敬。

黑玄也是愣在一旁。

然后,他忽然间双肩一颤,指着大妈妈说道:“孟、孟、孟、孟……”

“你舌头也落家里了?”大妈妈问道。

阎羽哭笑不得,温柔的大妈妈,难道在地府,是个恶魔般的存在吗,怎么大家都怕她啊?

但说怕,其实也并不是怕,从黄言和黑玄的眼中,阎羽看到的更多是尊敬。

大妈妈淡淡地说道:“废话就别多说了,我这次回来,是陪我儿子找北州大帝的,黄言,你知道大帝在哪吗?”

黄言连忙答道:“大帝此时不在酆都鬼帝殿,而就在我们西方地狱,现在他好像在嶓冢山,由赵文和与王真人二位鬼帝,陪同审阅他们的西方铁骑大军呢。”

“就在西方?”阎羽眉头一挑,“那正好,咱们这就去找他!”

殷北州是阎羽亲生父亲的事情,大妈妈是知道的。

黄言低声说道:“大姐、阎阴帅,那嶓冢山是军重要地,也不是我的地盘,所以我不能随意前往,恕无法陪同了。”

“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嶓冢山我熟。”大妈妈还是一副高人模样。

在阎罗的面前,还能摆出一副高人模样,这得是多高的高人,才能够办得到?

黄言又添了一句:“大姐,你离开以后,忘川河中的混沌可越来越不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