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大道南行 > 红尘客 第六十章 意外中的例外

或许在野狼谷中,除了宁景玄始终对林曦报以善意,其他的人,都或多或少带有有些不一样的看法。

可能大多数人都觉得,若不是她的突然出现,间接导致野狼谷之外被野兽包围,宁将军重伤,他们怎么会落得个如此险境?

实际上,天下间或许只有宁景玄一人知晓,这些野兽为何会不远万里,放下一切羁绊和仇视,守在这野狼谷之外。

其实那不是林曦的原因,甚至说不管有没有她的出现,宁景玄是不是巅峰状态,都无法改变今日之困局。

因为十数年的开采,无数人的前仆后继,终于就要在近日将埋在野狼谷中的神秘宝物,揭开它尘封无数万年的神秘面纱。

它终于要出世了!

不久以前,宁大将军在楼阁之中,如往常一般参禅悟道,心神一片宁静、空旷,然而某个夜晚,山谷中的刑徒们开凿石壁之际,将藏在石壁中的一层肉眼难以察觉的绿色薄膜凿穿,顿时,一股莫名的气息瞬息之间,便笼罩着整个野狼谷,并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来。

而那奇怪的气息中,隐隐约约却有一条听不见,看不到也摸不着,但是却能无比的清晰,这道气息中,藏着这么一条信息,若是用如今大威的官言来说,其意思便是:“若有后来者,且执吾道,卫吾苍生!”

陷入极为玄妙境界的宁景玄,便在瞬间惊醒,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着了魔,修行已经到了最为关键也最为险峻的时候。若是放在别的时候,他巴不得这一天来得早一些,快一些。

但是现在,他不想去冒这个可能会失去自我,陷入魔怔的风险,他还有比修行更为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无奈之下,他便只得将这种玄而又玄的境地抛弃,走出楼楼踏出野狼谷,舒缓舒缓烦躁的心情。

然而,以玄妙之法成为这群狼之首的宁景玄,居然发现以往对于野狼谷不感兴趣的狼群,此时毫无例外的盯着野狼谷下的洞穴之中,眼中满是贪婪与期盼之色,其目的直指洞穴。

而狼群脑中盘旋的一个念头,让他瞬间手脚冰凉,头皮发麻。

此时的他虽不能直接与群狼对话,但他却可以准确无比的得知每一头野狼脑中的想法与思绪。它们居然毫无例外的知道野狼谷下,有着一个能让它们强大,能够让它们成为十万里大山之中最为强大的猛兽!

毫无例外。

那么,自小聪慧灵敏的宁景玄便想到刚刚将自己惊醒的玄妙思绪。那不是梦境,也不是魔怔!那是埋在野狼谷下的异物,所发出的气息!

它可能想要挑出一个强大的继承者,帮它守护它所说的苍生。

而野狼如此,那么周围数不清的野兽,到底有多少知道了野狼谷中藏着的玄机呢?

后来,狼群中传来消息,十万大山之中,突然出现很多人,和野狼谷中的人一般模样的人!宁景玄便毫不犹疑的走出山谷去接应他们。除了大威,他想不到能够有其他的人来到此地,但是他有些想不明白,会是谁?

难道是......小顾也得知谷中异变,派人来支援了?

只是当他兴致冲冲杀到大山之中,却失望的发现,这些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来到此地的寻常百姓而已。失望之余,宁景玄便开始担忧了起来。如此多的百姓,他与野狼谷将士,怎么可能将他们活着带出大山?

本以为这群百姓就是万事皆有意外的意外了,却不曾想,没过去多少时日,又有消息传来,说什么沼泽地那边,出现了一个人,宁景玄浑然不顾自己与野兽们战斗尚未痊愈的身体,朝着山中便是一顿冲杀。

等到临近,险些将眼珠子瞪了出来!

一个这般年级的姑娘,如何能够穿过重重危机,毫发无损的来到此地的?

后来啊,他以为的意外,却是以外中的例外。

山谷中的所谓异物,果然不出某些人的例外,果然是一条符石矿脉!

发了,发了!

这是宁景玄看到矿脉的第一印象!若是大威再得此矿脉,那么大威便不再畏惧某个庞然大物了。大威,便可凭借九州山河,一国之力,单独面对某些让世人胆寒的存在!

大威,必然可雄起!

只不过这不是让宁景玄大感意外与不可思议之事。

那个看上去柔弱不堪的小姑娘,被很多人讨厌的小姑娘,却在某一天夜晚,独自一人走入洞穴之中,无视众多刑徒的阻拦,径直走向石壁之前,伸手轻轻按在被凿得破破烂烂的石壁之上。

顿时,洞穴之中便有一道碧绿的光华升起,照得洞穴中的人们难以睁开双眼,甚至不得不选择逃出洞穴躲避强烈的光芒。

楼阁之上,宁景玄推开木门,咳嗽着走了出来,看着洞穴中的强烈光芒,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调整着呼吸,哪怕一呼一吸间牵引着火辣辣的胸口,以至于脸色惨白,面带痛苦之色。

他还是竭力在痛苦之中找寻着最佳的状态,去面对洞穴中的未知。

然而光华散去,却从中走出一个抱着块绿色晶石的小姑娘,让手持刀戈拉满弓弦的众人不知如何是好,宁景玄同样如此,好不容易提起的一口气,憋在火辣辣的胸腹之间,进退不得。

本就一团乱麻的经脉,越发的不忍直视,一口鲜血喷出,当场晕倒过去。

等到醒来,便是谷外野兽终于安耐不住,打算强行通过将士的封锁,一探究竟之时。醒来的宁景玄,这才发现,他的身前,坐着个面色发白的小姑娘,死死抱着怀中散发着朦胧光芒的绿色符石。

而自己破破烂烂的身体之中,却不知何时起,充斥着丝丝缕缕的雾霭,将崩裂的经络,满是裂缝的内脏缝合。他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而那些充斥在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中的雾霭,也成了自己的力量。

他无比的确信,等他恢复如初,他的双拳便可握住更加滂湃的力量,若是再次遇见黑熊,必然能将其杀死!

但是,小姑娘惨白的脸色,让他极为担心。

此时的他如何还不知道,这小姑娘机缘巧合之下,成了人间身份最为显赫的符师了呢?但是,符石的心酸与苦恼,他也明白。

所以他不曾一次祈求小姑娘不要继续为他疗伤,多休息休息,才不至于落得个英年早逝的下场。小姑娘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说,倔强得让人心疼。

“吼!”“嗷——”“呜~~~”

这一天,终于来了。

“嗷呜——”

野狼谷外,群狼嘶吼,野兽咆哮,山林剧烈的摇晃、颤抖,有大猫撞断粗壮的树干;跳了出来;有黑熊似人一般站立,咆哮着挥舞着前爪;也有遍布斑黄的豹子,穿梭在密集的山林中,飞速袭来。

这时,平稳的大地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不堪重负的山林顿时分崩离析,群兽嘶吼,不满的盯着脚下松软的大地,低声咆哮不已。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刺耳的鸣叫,一条大如山岳的蚯蚓,从地底翻身钻了出来,庞大的身躯盘踞在野狼谷外仅存的山头,狰狞的头颅朝着野狼谷中嘶吼。

地上,则留有一个深不见底却又光滑无比的大洞。

若是温子念或者林曦在这里,必然会惊讶无比,这洞口无论是大小,还是洞穴中的光滑程度,都和那条连着十万里大山与戈壁的底下通道一摸一样。

宁景玄将视线从林曦身上收了回来,吐出一口浊气,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无情,口中低声吐出一字:“杀!”

群狼怒吼着、咆哮着、兴奋着朝着站在残破树林前的野兽们冲杀而去。几个个头颇大的猛兽眼中,则是满脸不屑之色,低吼几声后,便与群狼撞到一起。

这场厮杀,注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群狼虽然爪牙锋利且不畏生死,然而对于皮糟肉厚的猛兽而言,只不过是挠痒痒而已。

宁景玄看着不断倒下的野狼,眼神平静,呼吸却随着狼群倒下的速度,越发的绵长,站在他身后的林曦,将怀中的符石抱得更紧,符石涌出的光芒也渐渐强盛了起来,垂下的死死缕缕雾霭也不再是尽数涌入宁景玄的身体中。

少许的雾气垂落地底,化作阵阵涟漪,又好似一阵贴着地面流淌的微风,轻轻拂过群狼与野兽的毛发,吹向远方,轻轻吹进了满是凿痕的洞穴之中。

野狼谷以极为微弱的幅度,轻轻摇晃。

而正在肆意屠杀的猛兽,眼神渐渐凶狠了起来,群狼亦然。

也正在此时,浑身笼罩着彭拜气息的温子念,终于远远看见了野狼谷,看见了即将死尽的群狼,看见了悬崖之下的楼阁,看见了站在楼阁之上的小姑娘!

温子念再度爆发,头顶悬浮的符石光芒大作,好似一颗太阳一般,穿梭在树林之中,无数飞鸟走兽四处散开。

“吱吱——吼————”

温子念身后不愿,一头浑身毛发如金汁浇灌的猴子,化作流星翻转跳跃在山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