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这个妖道两千岁 > 第二百零五章 我是内鬼?

<!go>

城南别墅区,“天选”内部。

中央教堂。

随着一声爆响,雕满众神的教堂大门被强行踹开,门外的光亮强行侵占了教堂内部的黑暗,但是烈阳的温度却温暖不了大堂的寒气。

“何泽凡,你居然联合妖族,策反‘天选’,刺杀‘预言家’?!”

赵云鹤站在教堂门口一脚踩在破烂的门上,背着阳光站立,他怒目圆瞪,用手直指何泽凡,像是警察破门而入,用枪指着挟持人质的歹徒。

穿着日式女仆装的金发女仆小安站在赵云鹤的旁边,她精致的小脸面无表情,但是惊魂未定的何泽凡还能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的压迫感。

何泽凡看着站在门口如同英雄降临的赵云鹤,他回头看一眼依旧是一动不动的伊藤岞,他下意识地说道:

“什么?”

“‘预言家’这么信任你,但是你居然为了一己私欲和妖族勾结,刺杀‘预言家’!”

赵云鹤一挥手,小安一步踏出,直直地朝何泽凡奔去!

“你在说什么啊?伊藤岞大叔死了?!”

何泽凡瞳孔猛地收缩,但是小安已经向自己冲过来了,自己也来不及再用言语解释。

只见小安周边劲风鼓动,她右手举在胸前,手刀模样。

这个样子,完全就是想要杀了自己!

这他妈是误会啊!你不是看着我进来的?!

何泽凡右手食指符文闪动,漫画家发动。

漫画家!

恶鬼缠身!

砰!

巨大的银白色铠甲拔地而起,一把抱住何泽凡。

左手轻弹。

漫画家!

九头蛇!

砰!

空气爆响,赤色长枪被握在何泽凡的手中,小安金发飞舞,手刀刺出,刺耳的破风之声劈里啪啦的在何泽凡的耳边爆炸。

卧槽,这一下不挡下来。

我会死!

何泽凡双手握住枪身,右手掌心抵住枪尾,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发力,枪尖直指向他冲来的小安。

铛!

无形的劲风在何泽凡的枪尖和小安的手掌之间迸发而出,吹得教堂大堂中的长椅都被吹得七零八散,坐在第一排长椅上的伊藤岞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何泽凡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有站稳,他都没想到这个傀儡的劲竟然这么大,被“恶鬼缠身”强化过后的身体都抵挡不住。

最关键的是,是枪尖对掌心啊!

这傀儡质量真好!

何泽凡心里不禁感叹一句。

相反,小安确实稳稳地站在原地,举起的掌心有一个微微泛白的白点,看起来像是一块金属被钉子猛砸了一下。

赵云鹤走了进来,看着何泽凡,却是没有再嬉皮笑脸:“何泽凡,本来你作为一个新人加入‘天选’,我们对你可都是照顾有加,但没想到你竟然是连人类的尊严都不要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明明,你是看着我进来的,伊藤岞大叔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想要问问你们呢......”

面罩下的何泽凡,声音显得略微空灵,但是声音中的疑惑和愤怒却是实实在在的。

赵云鹤沉默不言,何泽凡也是沉默不言。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许多人向这里靠近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何泽凡的瞳孔又是一次收缩,带头走进来的人竟然是白墨!

白墨还牵着张梓辛的手,后面跟着一众何泽凡没有见过的人,看样子都是天选。

他们围在教堂门口,看着凌乱的教堂大厅。

赵云鹤正和何泽凡对峙着。

“怎么回事?”

白墨走到赵云鹤身边,问道。

赵云鹤看着何泽凡,冷声说道:“‘漫画家’勾结妖族,刺杀‘预言家’。”

“刺杀‘预言家’?!”

“这么大胆子?”

众人都是大惊,“天选”组织中流传着的最菜的天选“漫画家”居然刺杀“预言家”?!

带头的白墨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等嘈杂声小了过后,他才看着何泽凡开口说道:“何泽凡同学,你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何泽凡不停的喘着粗气,心跳速度急剧加快,这么多人站在自己的对面,对自己的眼神都满是戒备,他还看到了站在白墨身边的张梓辛。

张梓辛松开了白墨的手,手上隐隐约约有蓝色的奇诡符文流动,此时的张梓辛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学姐在发动“机械师”......

看来,好像不是很相信我啊......

“我今天来......就是......”

何泽凡不说话了,“辞职”这两个字他迟迟说不出来。

“嗯?”

白墨依旧微笑,看起来十分体谅何泽凡。

但是何泽凡看着他的笑容,心里却是寒得慌。

“我是来......辞职的......”何泽凡小声说道。

“辞职?”

白墨挑一挑眉头,身边的众人又是一惊。

辞职?

“有意思......”

白墨的手上有一圈半透明的奇诡符文流动,他的身形瞬间消失。

御风者。

化风!

一阵清风吹过,眨眼间白墨便出现在了伊藤岞的身边。

白墨抬手,无形之风托起伊藤岞的身体,只见伊藤岞脸色苍白的可怕,双目紧闭。

白墨眉头微皱,伸出一根手指放到伊藤岞的鼻子下方。

“何泽凡同学,为什么辞职呢?”

白墨的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脸微笑,他偏过头。

空气中的气氛却是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我......”

何泽凡开不了口。

这怎么说?

总不能说自己怕死,所以就要辞职吧?

白墨见何泽凡迟迟不开口,自己说道:“不说?那我猜猜......?”

“你这是刚接到讨伐你的同僚的任务,所以为了不杀自己的妖族同伴,就用了不知名的手段杀死了‘预言家’,然后想以辞职为借口脱离组织,彻底融入妖族?”

“你污蔑我!”

何泽凡怒声喝道。

他这才明白了。

这太巧了。

自己刚要来总部辞职,就收到了任务。

自己刚走进教堂大厅,刚摸到伊藤岞大叔。

赵云鹤就破门而入大骂他是内鬼。

白墨走进来的虚情假意,也只是为了向大家证明自己是内鬼。

这所有的所有。

都是为了证明。

我是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