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我靠废柴徒弟们续命 > 第五卷 第二十一章 紫玉寒被带走了?

安排好了后方的事务,第二天一早,怜千凝便和云易一起动身前往了前线战场。

经过这么多年的抗衡,整片战区已经被划分成了四块。

出现异常的便是最东边的第一战区,也是距离万劫海最近的地带。

也就是在这里,云易第一次见识到了前线的惨烈。

空气中的血腥味浓稠而刺鼻,还伴随着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肃杀。

相较于这里,先前在南疆的那处战场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不过也正常,人族之间再怎么打都是内斗,和妖族之间的战事那可真的就决定了整个人族的命运。

若是这第一道防线被攻破,口子被撕开,妖族的军队将会如同潮水般涌入。

所以驻守于此地的士兵,一直都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负责此地的将领是璇玑宫四大禁军统领中的谢震,一名玄仙四境的武修。

见到怜千凝到来,他只是简单行了个礼:“属下参见宫主大人。”

“不必多礼。”怜千凝一挥手,“那些感染了瘟疫的将士们呢?带我去看看。”

谢震神情凝重的点点头,带着两人来到了一片营帐。

大量的将士都在这里躺着,看上去相当痛苦,全身上下都有大小不一的黑色斑块。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已经伤重不治,为了防止所谓的瘟疫扩散,也只好将他们焚尸掩埋。

活脱脱一幅人间炼狱。

云易站在怜千凝身后,看到这一幕,也有些触目惊心。

不过他也确定了一件事情。

这些将士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当年自己和旱魃交手时的感觉一模一样,绝对是她造成的。

就是比起先前略微弱了一些。

但这样的情况依旧棘手啊。

旱魃的灾厄之息,一旦入体就只能用特殊的方式化解。

当时自己身中其毒的时候,便是自己的小姨紫玉寒用血脉之力净化掉的。

自己血脉中其实也蕴含着一点微弱的涅槃神炎之力,可以用来净化邪崇,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还有就是,要用类似于九霄净魂丹这样子的丹药暂时遏制,以免灾厄之息继续扩散。

怜千凝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便安排随军的丹修开始准备。

“对了,还没请教?”谢震看到宫主拿了主意,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也注意到了她身旁的云易。

“在下沈归,是怜宫主的随行文书。”云易淡淡一笑,向其抱拳一礼,“见过谢统领。”

这谢震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轻描淡写的回了一礼,便不再搭理他,而是去继续安抚军中的情绪。

军帐中可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尤其是在这种第一线,人人都是紧绷着弦。

能活下去是万幸,能死在战场上也是一种荣耀。

这样的生活下,没有人会对云易这种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白脸有好感。

云易倒是也没有理会那么多,而是找了一处偏僻的营帐,尝试着是否能用自己的灵力化解灾厄之息。

让他大喜过望的是,由于现在拥有了混沌之力,这当年差点让他和怜千凝一并死在绝异州的猛毒,现在倒还真不是个事情了。

装模做样的将自己的灵力注入到了现在这些将士正在服用的固元丹中,这道难题便迎刃而解了。

但是因为这第一战区的兵士人数庞大,做这些事情还是要花点时间的。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云易几乎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倾注在了这件事上,只求能早一点缓解军中的颓势。

怜千凝见他这样,也有些心疼,但也没办法,这件事情,只有云易能办到。

进行这一切的时候,他都在刻意隐瞒这个消息,毕竟这也算是他的秘密,若是让太多人知道也不是好事。

派发出去了最后一批固元丹,云易长长出了一口气。

这下,灾厄之息便暂时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了。

但是要是想一劳永逸,还是要让旱魃再死上一回的。

据谢震的消息,这些受到侵染的将士,都是在前一阵和一支妖族军队在万劫海域交手后才变成这样的。

那支队伍的统帅,是个全身用黑袍包裹起来的家伙,看不清真面目。

肯定就是旱魃无疑了。

主动出击恐怕会打草惊蛇,那便要伺机而动,打她一个出其不意!

在此之前,云易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尽可能的将紫玉寒从绝异州接出来。

邹彦同样在妖族的领域有动作,有可能已经控制住了她。

如果是这样,就要将她救出来,如果不是,那也要位于绸缪。

这毕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仅存的一个亲人了。

稍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灵力,云易便打算只身前往绝异州。

怜千凝的身份太过显眼,还是留在这里驻守好一点,自己身份还没有暴露,速去速回就好。

简单的和她交代了一下,云易便接着夜色,偷偷跨越了万劫海域,来到了绝艺州的疆土。

对了,除了紫玉寒之外,还有穆小芸。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把她一并带回来吧。

只不过,据前线的情报,她现在已经是领主级别的职务,地位可不低。

怎么一个个的都混的这么好呢?

不过这样的话,也许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算了,当务之急是紫玉寒。

她的住处还算隐蔽,若不是先前误打误撞来了一回,云易是肯定找不到的。

来到这座熟悉的小院,云易抬手叩了叩门。

开门的人不是紫玉寒,而是她收养的青锋秀。

见到云易,他也是一怔,随即警惕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哦,对啊,自己现在是伪装身份,他当然不认识自己。

“在下……青锋隐,也是赤岭青鸾一族。”云易催动体内的妖族血脉,让自己的样貌看起来更像妖族,“在下和紫玉寒是故交了,不知可否方便让我和她见一面?我有事情要和她说。”

“阿婶的故交?”几年不见,青锋秀也成长了不少,心思也更加活泛,“怎么以前没有听她说起过?”

时间紧迫,云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确认四下无人,一招浩瀚须臾,将青锋秀拉到了自己的领域空间,朝他展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云,云仙尊?”见到他后,青锋秀也有些不敢置信,“你不是已经……?”

“回头再解释吧。”云易打断了他,“先叫上寒姨,离开绝异州再说。”

“……晚了。”青锋秀摇了摇头,“就在三天前,阿婶被渡罪城的人带走了。我正在想办法去找她,你就来了。”

带走了?

总感觉大事不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