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鸩宠 > 热水

再出来时,手里端着那个托盘,俨然一副刚才那个小丫环的模样。

走起两步,小碎步一挪,还真是有丫环的样,那模样别提有多像了,比刚才的小丫环还要像上三分。

杀手,她是扮什么像什么,这点功夫,她从来就没有丢下过。

借着小丫环的身份,楚莫瑶在这里转了好大一个圈。也问了另一个小丫环,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让她意想不到,真特么做梦也想不到,这里竟然是花明成的府抵。

“尼玛,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错大的离谱!”楚莫瑶忍不住自言自语。

转了好半天,她也没有转出这片园子去。

花明成,此人生性好色,只会吃喝玩乐,这是他的后宅,这里就是花明成花天酒地,明着暗着玩女人的地方。

放眼看去,这里房间很多,第一间每一间都香气溢然,可见这房间里住的都是女人。

不过,当楚莫瑶转了一圈下来时,却并没有听到一点的嘻笑声,不仅如此,反倒很安静,想来,今天这里是没有人。

“难道那条花龙带着妻妾们出去旅游了?”楚莫瑶猜测着这样一种可能。

这座府抵不仅大的很,而且景色也很好,楚莫瑶转了一圈下来发现,这里是个好地方。

而且她从那个小丫环的口中还探知一件事情,这里不仅是花明成养女人的地方,还是他存放宝贝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有着花明成的私藏。

落到这里,呵呵,也好吧,算她来的刚巧,花明成不在,不然,她还真是要废一番功夫。

即是人不在,花明成决定赶快离开此地,是非之地,不能久留。

问人是不太可能,只能自己找路。

刚要找出去,就听得一边有声音传来,楚莫瑶赶紧闪避起来。

“公子,您今儿个玩的还高兴吗?”

“哼,高兴个屁,这些个女人怎么一个个都是庸脂俗粉,真是没趣。”

“公子,下回给您找更好的。”

“更好的,上哪找去,除非把那个人族的女人找来。本公子还真是迷上她了。”

“公子,那个人族女人可是尊上大人的女人,咱们……”

“怎么,就算她是尊上大人的女人,本公子也有办法,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办好了,属下把那些个女人都打发走了,保证老爷来的时候是一个都看不到,您就放心吧。”

“嗯,这就好,这回就让老爷子高兴一下,毕竟那件事情还要指望老爷子使劲。”

“公子,您就放心吧!”

“对了,我交给你那件东西呢,那可是件好东西,给我收好了。”

“公子放心。”

随着两人的声音临近,脚步声也越来越靠近,楚莫瑶屏住呼吸隐藏好自身,听着脚步声,她要以最快的速度辩别出来一件事,这两个人是不是往她这个方向走。

听对话,她知道这两人是谁,自称公子的就是花明成,自称属下的自然就是他的下人。

看来这两人是秘密办了什么事情,怪不得这里没有女人,原来都送走了,就是为了让他家老爷子高兴?

这是孝子?特么的狗屁!这家伙的背好了?看来好的还挺快。

她正想着,两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公子,您现在就要去看那个东西吗?”

“现在?也好,等等,本公子先去沐浴一下,先把这身香气洗了,免得一会儿老爷子要来的话,闻到了又要说三道四,看样子我这腰还没有完全好透。你去准备一下。”

“是!”

楚莫瑶能听到声音,那个下人走开了,剩下花明成一人往这边来,看样子是朝她这个方向来的。

花明成?算你倒霉,敢调戏老娘,今天算你碰上了。

楚莫瑶翻身一上,挂在了走廊的房梁上,花明成从她眼皮底下走了过去。

隐匿好自己,藏住气息是楚莫瑶最在行的事情,就算花明成也未必能察觉出来。

等花明成走过去,她才翻身下来,迅速隐蔽起来。

这下,有出去的路了,跟着他走,就可以。

楚莫瑶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懒,自己找出路真的是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不如找个现成的带路人。

而且,她还想顺便办一件事情。

一路跟着花明成,来到一个很宽敝的地方,屋内几道屏风,正好挡住了楚莫瑶视线。

花明成进屋,两个侍女上前伺候,楚莫瑶躲在门外不看也知道屋里在干什么,脱衣服的声音,还有水声,他是在洗澡。

一会儿功夫,两个侍女出来,屋里只剩下花明成一人。

机会来了,他当街调戏她,那么,她就让他光着屁股被人欣赏,这么着就当扯平了。

有句话说的好,得罪了女人和小人,那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趴在窗户口,她照着电视上的样子用手指去扣了一下窗户,果然扣了一个小洞,通过这个小洞倒是可以看到屋里面。

花明成坐在浴桶里背对着窗户,看他的坐姿他是在修炼,尼玛,洗澡也修炼,一个花花公子修炼倒是挺认真。

也对,如果不修炼一副好身体,那怎么能经得起女人折腾。

楚莫瑶的神线另移,移到了屏风那里,那上面搭着他的衣服,要用什么东西才能把衣服拿出来呢?

她在想办法,要想一个好办法。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进去拿。

看刚才侍女都走了,估计着他是不习惯让人伺候洗澡,要不然就是他修炼不想被打扰,那么,她以何种理由进去呢!

这时,一个下人拎着一桶水往这边走,楚莫瑶有了主意,压低头,把头发弄的再遮有一些,走过去:“水给我吧,我来拎进去,公子说,你们手太粗。”

她现在是小丫环的衣服,那下人又没有见过楚莫瑶,而且,这里也是一所隐密之地,应该不会有外人来,是以,下人一点也没有怀疑就把水给了她。

楚莫瑶拎着水过去,见下人走了她偷偷把水倒了一半,一桶水拎着不重啊,哪有拎一半的轻。

吱呀一声推开门,她很镇定走了进去。

“公子,奴婢给您加点热水。”声音学着小丫环的语气,她从背后把水拎过去。

“嗯。”花明成闭眸修炼,没有怀疑也没有睁眼。

楚莫瑶倒完了水,走过屏风前,手一扯,把上面的衣服全数捋了个干净,完后她还迅速的扫了一眼,确定这房间里再没有别的衣物,她才出去。

这里是专门用来沐浴的房间,四面几乎都是屏风,除了拿进来的换洗衣服,基本不会再存放衣服,这样她就放心了。

大户人家也有大户人家的烦恼,他不喊人,外人是不会随便进付出的,她倒要看看花明成是怎么出去的。

刚走到门口,花明成突然开口:“过来,帮我捶捶背。”

嘎!

楚莫瑶猛然停步,握紧拳手,捶背,捶你妈!

好在不是发现她的身份,只是让她捶背,这也是不行的事情。

“是,公子,待奴婢把桶拿出去让他们再弄点热水来。”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往外走。

“桶放下,先来捶背。”花明成又开口,这次说的话在楚莫瑶听来更是欠奏。

尼玛!本来只想整他一下,现在他是自己找死?

楚莫瑶在一瞬间下了狠心,断了腰的惩罚看来太轻。

她走过去,放下衣服,慢慢扬起手掌,想着再打断他的腰。

“等等,他快要破了天阶,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刚要动手,小书童的声音在脑子响起。

“他?快要破了天阶?”楚莫瑶用意识和小书童对话。

“对,若不是他的腰断了在全心续筋脉,他可能已经深觉你的气息不对,现在不是你招惹他的时候,还是离开的好。”小书童提醒她。

“该死……”楚莫瑶暗骂。

这么个风流的家伙竟然快要破了天阶的修为,老天瞎了眼了。

“好吧。”她应下小书童。

睁开眼,站在桶边看着,突然捂上肚子:“哎哟,公子,奴婢肚子疼了。等……等一下再来伺候公子。”

说着,她装作样子要往外走。

“哼,忍着,先伺候本公子。”花明成哪管这些,以自己为先。

“可是……可是奴婢忍不住了,万一……万一漏出点什么来,岂不是要让公子闻到了脏污之气?”

言下之意,你不让我去,万一要是放个屁,让你闻臭气。

对付这种富家大公子,就得用些他们想不到的手段。

一听这话,花明成的脸色明显沉下去,鼻子也皱了起来。

“你找死!”他的下人还没有敢这么和他说话的。

若不是他在泡药浴的关键时刻,他哪还会说这句废话。

“公子,人有三急,奴婢也不想啊!”你再逼逼,我就没耐心了。

“滚!”碍着现在不方便起来,花明成只好吐了一个“滚”字。

楚莫瑶也配合的很好,拿着衣服飞快的就踱出了房门。

一出房门,她就直接往一条路上走去。刚才那个下人拎水来的时候,他看清了,那边有一条路,估计着能出去,先走过去再说。

她把拿出来的那些衣服揉揉团团弄成了一团,准备找个地方扔了,扔哪好呢,她想到了一好地方。

对,就这么办!这个家伙喜欢流边花丛,那么就让醉卧花丛里不是更好。

把衣服揉团好拿在手里她还有点嫌弃,索性顺手又从一旁摘下几片大的树叶,也不知道是什么树叶,总之摘下包裹衣服就行。

“算你幸运,老娘没空和你玩,要是下次再敢对当街调戏女人,非把你淹了不可。”楚莫瑶是很痛恨这种下流的男人。

男人可以风流,但不可以下流。当街调戏强抢女人,理当要给点颜色瞧瞧。

走出这条路,她笑了笑,果然没有猜错,这条路看样子可以走出去。

现在她总算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人了,原来都被清理了出去,怪不得这么清静。

看看这些屋子,想想那些女人,在这里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争宠,争得到宠爱的能够快活几日,争不到的可能就会被其他人挤竞死。

古代的女人们,为了一个男人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走着看到前面有门,她欣喜着就要过去,忽然听到后面一声巨响。

轰!

她立马躲到一边,回头望。

看样子是花明成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了,而且也发现了有外人闯入。

这动静,应该是被气的,恼怒之下把洗澡盆一掌轰了吧,还是把房间轰了?

哼哼,活该!她举步就走,没兴趣看人家发火。

“等等。”小书童叫住了她。

“怎么?”她问。

“女主人,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这里。”小书童的语气很认真。

楚莫瑶嘴角一抽,都说了不要叫女主人,偏偏记不住。

算了,不计较这些。

“强大的灵力,在哪?”她来了兴趣。

强大的灵力是什么东西,第一次见小书童有这种反应。

“你去找找,就在这附近,我可以感觉得到,这个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圣阶石,这种石头里的灵力强大非常,你现在已进入天阶,将来很需要这种东西。”

小书童解释了一下强大灵力,依他的判断应该就是那种东西,每一个要进入圣阶的人,都会想得到这种东西。

毕竟天阶以后的修为,光靠吸引这些外界的灵气已远不足够,圣阶石是吸收了日月精华上千年而形成的晶石,一块都是无价之宝。

“圣阶石,那我们找找。”楚莫瑶放弃了先走的想法。

圣阶石这个东西引起了她的兴趣,小书童把这个东西说的这么好,她也想见见,没想到花明成还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她突然想起刚才听到花明成和下人的对话,说是什么东西放好了没有,莫不是指的就是这个圣阶石?

对,很大的可能就是指这个了,那么,她去找找。

“你能不能感应得到圣阶石放在什么地方?”楚莫瑶召唤小书童,让他以形神的状态出现在她面前。

小书童一出来就嗅了嗅鼻子,好像是在闻什么气息。

闻了一圈子之后,道:“圣阶石是一种有灵性的石头,而且很认主,如果和他灵气不相符的人得到,圣阶石是不会主动发送灵气,若是强行吸收,恐怕会和体会的灵力产生冲突,所以,以我估计,这块圣阶石还未被吸收。”

小书童进一步向楚莫瑶解释了圣阶石这种东西,他有感觉,楚莫瑶的灵力属性和这块圣阶石能够相符。

听了这话,楚莫瑶有一瞬间的停顿,她怎么感觉这好像是种五行学说的东西:“你的意思是说,灵力还有属性?”

她觉得她的感觉应该不会错,天地五行存在于各个角度,灵力属性应该是和五行的属性相对应。

“对,没想到女主人还懂得这个,灵力修为是分五行属性,只是很多人不去注意这点,所以,他就发挥不到修为的最高境界,一种灵力所吸收的灵力如果都是同一种属性,那么,他发出来的威力会很强大。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然而每一种你用到最好时都是最厉害的。有的人把灵力修炼杂了,自然就再也无法往上晋升。”

小书童摇头晃脑说的头头是道,很有一番言师传教的味道。

楚莫瑶听的虽然不是太明白,可是她好像却是听懂了。

突然,她发现一件事实,小书童的形影好像变大了,抬头仔细细看看,这一看不得了,她惊讶一通。

“你……你怎么长大了?”她认为小书童就是小书童,永远是个小孩子模样才对。

小书童白眼一番:“我又不是长不大,我可是正常的好不好,只是被封印在这本天阶玉书里,主人得到这本书里我就在这里了,是主人把我释放出来的,随宿主的修为增长,我可以长大啊。看,我现在翩翩公子吧!”

说着这话,小书童还故作潇洒的做了一个很帅的气动作,撩了一下头发,那模样说不尽的风骚。

噗!

楚莫瑶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翩翩公子?这个形象怕是和你无缘了,我看你还是做个美美娇娘吧。”

以小书童现在这身的打扮,不是楚莫瑶笑他,的确是和翩翩公子不是一类风格。

再说,他要是变成翩翩公子,那不还是住在玉书里,玉书可是在她身上啊,小书童怎么能再住里面,那不行。

“什么嘛,本书童是翩翩公子。”小书童很不愿意。

“那你不要住在玉书里,你是公子,就得住外面去。”楚莫瑶开始划分界限。

“这不行,我离开玉书不行的。这个女主人你放心吧,天阶玉书虽然在你体内,但是和你是完全两个载体,我只在玉书,和你一点关联也没有。”

小书童极尽努力的解释这件事情,他可没忘,主人说等他长大的就让他变成女的,这样跟着楚莫瑶身边才放心。

他不要,他要变成翩翩公子。

这么着一说,楚莫瑶算是放心了些许。

她明白了,这本天阶玉书就像是一个空间的载体,可以存放东西,但那里是另一个空间,和她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这样嘛,他要是个翩翩公子还行,今后又多了一个美男子可以看,嘿嘿嘿,好事。

“嗯,这还差不多,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灵力也帮助你长大了?”她记得刚才小书童是这么说的。

“对!”小书童点头接着道:“在主人那里那我用了千年把自己幻化出形神状态,而后在你这里,我滋补了很多的灵力。”

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楚莫瑶,正是因为北辰上渊给天阶玉书找了一个更好的宿主,也正好给他找了一个更好的灵力补充载体。

楚莫瑶灵力呈阴性,北辰上渊呈阳性,阴阳调合是最好的补充。

“哦,原来你吸收了我很多的灵力,哼哼哼!”楚莫瑶突然发现一个商机。

小书童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怎……怎么了?”

他当然是吸收她的灵力,可是不是吸收她身上的,是和她一起吸收外界的灵气转化得来的。

只不过,只不过这灵气是通过她引来的罢了。

“你吸收了我的灵力,就是用了我的资源,你就得付出代价。”楚莫瑶猛的靠近,把小书童逼到了墙角。

想想,一楼幽魂状态的人被他逼到墙角,如果这时候有人来不得吓死才怪,因为外人根本看不到小书童的存在。

“什……什么代价。”小书童有点后悔刚才说了这么多,可是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来。

“付钱!”让她想想,按什么单位来付钱。

“按天付钱!”吸收一天付一天的钱,这样她才不亏。

咳咳!

小书童险些被呛死,原来就是要钱。

这种女主人,真是喜欢钱到家了,这种喜欢钱的程度也是没谁了。

“好,没问题,按天付钱。”钱是什么,小书童可是知道。

“那你拿来吧,把之前欠的都补上。”某个女人抻出手,那模样跟黄世仁要帐一个样。

“女主人,我没有钱,不过,我可以帮你赚钱,以后我帮你赚钱来抵偿这个费用,你看行不?”

小书童也不傻,现在他哪有钱拿出来。他又不能出来挣钱,但是他可以帮她挣钱。

楚莫瑶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是,他现在就是个神形状态,就像是一楼幽魂,上哪儿弄银子给她。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一天十两银子,你按天付钱,以后你帮我赚钱来抵债。”喜欢钱的女人对这个方法还算满意。

两人商量完毕,也交涉完毕。突然间,楚莫瑶抬头,她好像只顾着和小书童说话,忘了一件事情。

圣阶石,话说,他们两个说的好好的圣阶石,怎么跑到算帐上面来了。

而来,现在他们是身在花明成的府抵,就这样着公开谈条件好么?

赶紧看了一下四周有没有人,看过之后才松了口气。

好在没有人,幸好她来的时候比较好,这里的后宫被清除出去了。

“言归正传,你找到圣阶石没有?”她问小书童,把算帐的事情翻了过去。

“没有,不过,我可以确定就在附近。圣阶石的气息一遇到极冰寒的环境,气息就会减弱,看来,他们是用极冰寒的东西把圣阶石包起来了。”

小书童说完就化做一道白光钻进了天阶玉书,消失在楚莫瑶的掌心里。

“女主人,别急,咱们慢慢找,这个好东西难得遇上,一定要找到。”从小书童的语气里可以听出,这圣阶石是有多稀罕。

“好,那样的好东西估计这家伙也不是正途所得。走,我们去找。”楚莫瑶打定主意是要见识一下圣阶石。

原本到了门口的脚步又重新走了回去,顺着小书童的感应楚莫瑶沿着他的指示找去。

由于小书童也不能确定具体的地点,所以,楚莫瑶只好一处一处的细看些。

一处一处找着,不知不觉竟然往回走去,而且地点确是她刚刚走过来的地方。

“拿衣服来!”一声暴喝震破人的耳膜。

楚莫瑶捂上耳朵皱着眉,老天,这是要吵死人?

敢情这家伙还没有出来啊,看来刚才轰掉的是洗澡盆。

好吧,算他还有点聪明,要是直接把房子轰了那不就是走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