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又被男神撩上热搜 > 第154章 以下内容请付费观看(完结)

余北和顾亦铭回公司的时候。

迎接了一路的问好。

“顾总,余总。”

“余总。”

“老板,余总,你们回来了?”

连小白都飞扑而来。

“小北哥……北总!”

……

顾亦铭越听越不对劲。

余北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心花怒放。

“怎么回事啊?”顾亦铭纳闷了,“我怎么感觉我的位置已经被取代了呢?”

老卢感慨着说:“上回余总雷厉风行把李子洋炒了,又低价挖到萧城和朱骄,结果萧城和朱骄三个月就爆火,流量暴增,李子洋没扑腾出水花,现在公司上下都挺服他的,不得不说,这瞎猫碰上死耗子……咳,余总慧眼识珠!运筹帷幄!千秋万代!”

余北听着不爽了。

怎么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我那是排除一切想勾引顾亦铭的隐患。

墙角守好,房子不倒。

攘外必先安内。

这叫策略。

老卢不懂。

“别客气。”

余北踮起脚。

拍拍顾亦铭的肩膀。

“小顾啊,这是朕为你打下的疆山。”

装完逼就跑。

贼刺激。

总裁办公室的休息室一尘不染。

这个小地方。

还挺温馨。

顾亦铭在外头和老卢交接工作,余北也是有任务在身的。

答应了粉丝们要搞一场直播的。

但是余北不会弄。

捣鼓了半天,电脑上总算出现画面了。

然后把直播链接同步到微博。

【第一次,有人教教我吗?】

直播间一秒钟瞬间涌进来几百人,然后每过一秒就成倍地增加,余北摆弄好位置,再一看,几十万在线人数。

这特么是直播软件的僵尸观众吧?

网络卡到差点瘫痪。

【啊啊啊啊!总算直播了!】

【有生之年!】

【我以为是幻觉!】

【什么第一次?】

【听说有第一次看?】

【小北的第一次?】

【在吗?看看视频?】

【还需要人教?】

【我不信顾总还没拿一血。】

【大家都是会员,开车嚣张点儿。】

余北坐在座位上,好像是挺多人的。

忽然紧张。

就跟第一次尝试勾引顾亦铭一样紧张。

“咳,大家能看到我吧?”

【能!】

【有点卡!】

【全程黑屏……】

【111】

“我该干点啥?”

别人直播是干嘛来着?

唱歌跳舞唠嗑睡觉?

【啥也不用干,让妈妈好好看看。】

【脱衣服。】

【脱衣服2333……】

【小北,这是在哪里呀?你和顾总的家里吗?】

“哦,这是办公室休息室。”

弹幕划得太快,余北随便抽了个提问。

【休息室比我家还大,对不起我酸了。】

【这面积都够三室一厅了,你告诉我这是休息室?】

【家里还缺个摆设么?我可以一动不动。】

【小北,你让让,挡住我的视线了。】

余北回头扭了一下身子说:“也没啥好看的啊,就是一个衣柜,顾亦铭和我的衣服。”

【嗷嗷嗷同居!】

【我好像看到相框了!】

【合照啊啊啊好有爱!】

【平时小北也住休息室?!】

【24小时贴身服务。】

【什么贴身服务?】

【抓走,铐起来。】

“我以前不来,后来……偶尔来住住。”

【来干嘛?】

【来,干嘛?】

“来……”余北瞎扯,“给顾亦铭送饭。”

【送什么?】

【给你重新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顾总呢?我要看亦铭爸爸!我要同框~】

“办公室干活呢。”

怎么这才没聊几句,就想看顾亦铭呢?

是我顾亦铭过于风骚,还是我余北提不动刀?

“他有啥好看的,再问拉黑。”

我的直播间。

不允许有对家的粉丝。

【哈哈哈我不允许我老公比我红。】

【我北是有偶像包袱的。】

“这屏幕上老出现弹窗动画怎么关啊?”

余北看着屏幕烦死了。

这什么破直播软件,广告这么多,都看不清弹幕了。

【什么弹窗动画?】

【弹窗?都说不要乱下载一些不该下载的非法视频。】

“就是一些什么飞机坦克大火箭的。”

余北拿着鼠标乱点。

找不到叉叉按钮。

【飞机火箭?】

【礼物吧?】

【那是人家刷的礼物,崽。】

【弹窗广告哈哈哈……】

“礼物?值钱吗?”

【能兑换成RMB。】

【值钱吗?贼真实哈哈】

余北逐渐发现直播的乐趣了。

这样我可就不烦了哈。

五分钟后,余北轻车熟路。

“感谢‘北铭有余’的大火箭!”

“谢谢‘小北做我老公’的飞机!”

“感谢‘幺儿他浑身都香’的坦克!”

“谢谢‘我给顾亦铭推屁股’的游轮!”

这都是些啥名字啊。

一个比一个拗口。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取网名吗?

休息室门忽然被推开,顾亦铭走进来关上门,余北用身体把电脑屏幕一挡。

为啥要挡呢。

总感觉背着顾亦铭赚外快不太好。

“幺儿,干嘛呢?”

“赚外……玩电脑。”

【我听到顾总的声音了啊啊!】

【亦铭爸爸,快来铜矿!】

【求铜矿!】

【别挡住我!!】

【铜矿啊啊!】

余北一转身,屏幕里满满的铜矿。

“幺儿,要不先吃点东西?”顾亦铭边脱外套边喊。

“等晚饭吧。”

这不正忙着呢嘛。

“不用加餐?这一天的体力活呢。”

【什么体力活?】

【请详细描述。】

余北试图把话题转向正轨:“我不饿。”

“那行吧,我先洗澡。”

顾亦铭走进了浴室。

【嗷嗷先洗澡,接下来要干啥想必大家都懂吧?】

【求直播洗澡。】

【小北能把电脑搬去浴室么?】

【为什么要分开洗澡呢?一起啊!】

现在的小孩子,可真是……

和我一样纯洁正派呀。

“那啥,我们本来就是分开洗澡的呀,睡觉也是分床的,室友你们懂吧?”

【我不信。】

【为了不被封,也是很努力了。】

【十对室友九对夫夫。】

【现在都不敢跟人做室友了。】

顾亦铭好死不死在浴室喊。

“幺儿!快进来!”

“干……干嘛?!”

“给我搓搓背!”

“这么点小事儿也犯得着我来?”

妈蛋。

吓死了。

幸好顾亦铭没说出啥不能播的内容。

【幺儿!快去给顾亦铭搓澡!】

【搓,搓二十块的。】

【那什么大事用你来呢?】

余北很想和他们聊五毛钱的。

但并不想第二次被封杀。

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把热情的观众给压抑住。

说学逗唱都用上了。

【小北为什么不早出道哈哈哈】

【德艺双馨。】

【这个火箭我刷得很值。】

【小北你身后……】

【嘘——】

弹幕里刷起了身后,跟搞鬼片似的,余北猛一回头,撞到了顾亦铭的腹肌上。

顾亦铭洗完了澡,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余北身后。

他穿着薄睡衣,领口三颗扣子都没扣,里面精致有型的胴体若隐若现。

“干啥呢?对着电脑嘀嘀咕咕。”

顾亦铭凑到电脑前。

【嗷嗷亦铭爸爸!】

【我看到了肌肉!!】

【太帅了,我已经晕了!】

【懂事的男孩已经在拧花洒了。】

【不争气的眼泪从大腿流下来……】

【小礼物刷起来啊!不能白嫖!】

“直播呢?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来,让我也坐一半。”

顾亦铭这个大屁股。

往余北椅子上挤。

“都快掉下去了!”

余北用屁股撅他。

顾亦铭也发现了,他个头大,两个人坐不下。

“那你坐我腿上好了。”

没等余北拒绝,顾亦铭已经连人掳起来,放大腿上了。

【啊啊啊这该死的宠溺!】

【我为什么要进来?我哭了……】

【柠檬树下你和我。】

【什么第一次?明明这么熟练,把狗骗进来杀呀!】

【直播虐狗,举报了。】

【很有代入感,我已经开始飙孩子了!】

余北别扭地动了动。

羞耻,想下去。

但顾亦铭大腿很舒服。

算了。

“顾亦铭,我觉着以后我可以多开直播,我最好学个什么乐器,能体现我古典端庄清雅的气质。”

顾亦铭看着余北说:“木鱼?”

【木鱼笑鼠我了!】

【顾总别皮,小心今晚饿肚子。】

【高冷总裁私下好好笑啊哈哈!上次看伴旅直播,就已经发现顾怼怼并不简单!】

“你抢我镜头干嘛?你会直播?”

余北想把顾亦铭赶走了。

这种感觉。

就像女团被抢C位。

KTV唱歌被插队。

“唠嗑嘛,有啥不会的。”顾亦铭对着摄像头说,“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呀。”

糟糕,饭碗不保。

【对对对,我看哪个平台敢封我顾爸爸的号!】

【大家放肆一点!】

【顾总和小北什么时候认识的呀?谁追的谁?】

“谁追的谁?……嗯……”顾亦铭想了想,“幺儿追的我。”

余北忍不了了。

“放屁!我拿笤帚追的你。”

顾亦铭嘿嘿笑:“我开玩笑的,我追的,我追的你。”

【请问顾总小北,下雨打伞么?】

余北眉头一皱:“不打伞打什么?斗笠么?下一题。”

顾亦铭特别认真地回答:“不打,除非有好玩的伞。”

【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证据确凿。】

【马路都压坏了。】

【男孩子哪有没驾照的。】

“最后一题了哈,我们得午休睡觉了。”顾亦铭读着弹幕,“顾总以前是直男,是怎么说服自己的?”

余北盯着顾亦铭,看他怎么回答。

顾亦铭一只手抱住余北的腰,一只手牵着他的手晃荡。

“直不直的也没怎么考虑,后来感情它不由自主了,也犹豫过,怀疑过,迟迟没敢表白。直到后来才明白一件事儿,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性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

【啊啊啊我死了!】

【这深情,太撩了吧!】

【顾北夫夫给我锁死,一辈子不许分开!】

【这特么是什么神仙爱情?】

【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

【为啥我又觉得好笑,又在屏幕面前哭得直抽抽……】

顾亦铭已经在收拾桌面了。

“好了,今天上课到此结束,幺儿要和我睡觉觉去了。”

【刚刚小北还说分开睡,顾总你这样啪啪打脸真的好么。】

【你们已经是大男孩子了,应该学会自己睡一起,不要让我们催!】

【可以直播睡觉么?我有个朋友说想看。】

顾亦铭把摄像头一挡,屏幕一黑。

“幺儿,我回答得是不是挺好?亲一个奖励?”

“啵唧……操,直播还没关呢。”

一通手忙脚乱。

直播关闭。

以下内容。

请付费观看。

【正文完结】<author_say>  啊啊啊!完结啦!!

让我康康有多少小婊贝追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