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又被男神撩上热搜 > 第149章一路开挂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林耀东看这架势是要冲出来打林贝儿的。

林贝儿也轴,不闪不躲的,杵在那不动。

幸亏法院的警察人高马大的,揪住一个林耀东不成问题。

林耀东拳打脚踢的,连眼镜都掉了。

法官气得不轻。

判了林耀东一个扰乱法庭秩序。

宣布暂停庭审。

原本尘埃落定的审判忽然中止,案件大逆转,只能重新取证,三天后重审。

海量的记者涌入法庭,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余北是被顾亦铭拖出去的。

余北感觉自己像在人群中沉浮的拖把。

—点都由不得自己。

顾鸿笙当庭释放,在警察的监管下,获得一定程度的行动自由。

顾鸿笙最后回头看了抓狂的林耀东一眼。

余北正好瞄到了。

下.体一凉。

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慈眉善目的顾爸爸忽然跟宝刀出鞘似的,那股子锐利的气质,不经历一点风浪还真没有。

还挺可怕的……

得亏我没得罪过他。

坐上车,顾鸿笙应该是感受到了余北的目光,扭头冲余北露出笑容。

“北北,你看我干嘛?”

得。

我的小名称呼又多了一个。

北北是什么鬼?

北北,你就是我的唯一?

“爸,您受苦了!”

我,余北。

人帅嘴甜。

“哈哈。”

顾鸿笙笑了一声,揉了余北的头发一把。

“你也辛苦了。”

“不不不,我不辛苦。”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就要挨打。

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亦铭,你先把他们送回去,咱再去公司一趟。”

“嗯。”

顾亦铭应了一声。

顾鸿笙又问:“东西你整理好了没?”

“差不多了。”顾亦铭说,“就三天,咱们来得及收集新的证据吗?”

“够了。”

顾鸿笙眯眼躺在靠座上,嘴角有若有若无的微笑。

余北觉得林耀东可能要遭殃了。

就是一种预感。

跟顾亦铭胸有成竹那种不一样。

余北总觉得他是吹牛皮。

但顾鸿笙余北就感觉很靠谱。

姜还是老的辣,腕还是老的大。

毕竟我是我岳父的死忠粉。

余北回自己家后,等了老半天。

直到深夜,顾亦铭才回来。

—身疲倦。

余北听到开门声,就睡眼惺怆地从沙发上坐起来。

朦朦胧胧就看见顾亦铭进门脱掉皮鞋,把正装外套挂起来,扯松自己的领带。

这要命的动作。

毫无抵抗能力。

烦人。

每天都打扮得这么好看。

顾亦铭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顾亦铭还一边在解皮带……

要是看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哈。

客厅只留了盏夜灯,顾亦铭看到杵在沙发上的余北时,愣了一下。

“幺儿?”

“呃……啊?”

余北回过神来。

“又不吱声,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梦游呢……你坐那干嘛?”

“等你啊。”

顾亦铭接了一杯水喝,一边絮絮叨叨:“睡觉就睡觉,等我就等我,跑到沙发上睡觉也叫等我?”

“睡觉顺便等你啊。”

我怎么这么有理呢?

这要放在古希腊,我至少是哲学家起步。

顾亦铭坐余北旁边,然后把余北掳过来,坐在他的大腿上。

然后脸就往余北的锁骨处蹭。

“停停停……别乱蹭。”余北问他正事儿,“你跟你爸爸怎么样了?”

顾亦铭眉头一皱:“说这些干嘛?我操劳了一天,就指着跟你放松放松呢……”

说着就在余北脖子上拱。

“那也别乱搞……臭死了,你抽烟了?”

顾亦铭抬手,闻了闻自己身上。

“这都被你闻到了?”顾亦铭委屈地说,“我都在外头吹了半个小时,你狗鼻子吗?”

“我属狗啊。”

余北抓着顾亦铭的手闻了一下,修长的指尖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儿,极其醉人。

或许是因为他抽的烟贵吧。

又或者是顾亦铭长得帅。

但凡顾亦铭颜值低一点,我都接受不了烟味儿。

我一向的原则就是三观跟着五官跑。

“那我以后进门之前……吹一个小时?”

“也不用……其实我又没嫌你。”

余北哼哼唧唧说。

为啥要哼哼唧唧呢?

撒娇并不需要理由。

“但是你还是戒了吧。”

顾亦铭抱着余北问:“幺儿,你担心我的健康吗?”

“就是觉得……上了年纪牙黄嘴臭的糟老头,我可能会移情别恋。”

“哇。”顾亦铭气得捏他屁股,“你就是个看脸的人。”

“这话说得……不看脸,我总不能因为你屁股长得好看爱上你吧?”

不过说实话。

顾亦铭屁股也好看。

紧绷又翘。

锻炼的人果然不一样。

话又说回来,顾亦铭全身上下都好看。

顾亦铭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属相不太好。

他属鸡。

一只大公鸡。

余北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什么。

别问。

问就是开车。

顾亦铭又恼又恨地说:“妈的,以后不抽了。不过你说得也对,不然我怎么会爱上你?”

虽然这是在拐弯抹角夸我好看。

但余北并不开心。

顾亦铭居然爱上我的脸?

难道他爱的不是我的身子?

余北仔细琢磨了一下顾亦铭的话。

隐含深意。

细思极恐。

“顾亦铭,我要是个女的,长得这么好看,你是不是也会爱上我?”

顾亦铭被问得有点迷茫,说:“也没这可能啊,你怎么会是女的呢……”

“这是个假设!你别逃避,正面回答我。”

余北捧着顾亦铭的脸,给他扭正。

顾亦铭想了好一会儿。

“什么破假设……”顾亦铭不确定地说,“可能会吧?谁知道呢?可你要是个女的,咱俩也不可能在同一个宿舍啊,难说。”

余北越听越没安全感。

顾亦铭这性取向。

也太漂浮不定了。

他就不能从一而终吗?

余北郁闷地说:“你都说你喜欢长得好看的了,万一以后有个长得比我还漂亮的女的,你不是就爱上她

7?”

“那不存在。”

顾亦铭想也没想。

“那你现在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啊?”

烦死了。

我这日子过得多艰难啊?

以后不光要防基佬,还要防女的?

“我是……”

顾亦铭凑过来说:“你的。”

花!言!巧!语!

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必须跟顾亦铭掰扯清楚!

“我……”

余北还想说什么,被顾亦铭堵住嘴,掳去了卧室。

“别吵啦,睡觉。”

“顾亦铭,我……你……”余北好不容易把嘴躲开,喘着粗气说,“你还没洗澡!

这三天,顾亦铭每天早早就出门了,一般余北还没睁眼。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好的精力。

两天后,余北在当地的新闻台,看到林耀东被抓捕的新闻。

有记者在现场直播。

林耀东情绪是崩溃的,推推操操从家里被警察带出来。

林贝儿也在警车旁,被扣上手铐,在直播画面里没有出声。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眼看着就成功了,摆脱顾家人的压迫了,你为什么要毁了我的计划,毁了这一切!”

“你知道我为了这一天等了多久吗?畜生!我白养了你这个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姓林!”

“你这个畜生!是非好歹不分的废物东西!”

林耀东冲过去,对着林贝儿就是一个耳光,林贝儿脸上出现一个大红手印,头发乱糟糟的。

林耀东还准备动手,被警察反扣住手,也上了镣铐。

林贝儿抬起头也恶狠狠地说:“你先问问你自己承诺的事为什么没办到!我什么都依你,你还不知足?你……差点把他害死!”

“他们姓顾的是一家人!你就为了一个顾亦铭?把自己一家人全断送了?顾亦铭是你什么人?你一辈子,下辈子都别痴心妄想!”

林贝儿没说什么,被警察押送上车。

日期一到,法院重新公开审理案件,林耀东之前出示的证据,最后变成了他自己判刑的传单,因多项罪名银铛入狱。

林贝儿也因为绑架罪入狱。

顾鸿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报纸上中英文发布公告。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家族渊源颇深。所以林耀东利用职务之便,触犯法律,因为私情我一直信任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其中也有我失职的责任,我老眼昏花,已经不适合管理公司,借此机会,我将集团名下的股份继承给儿子顾亦铭和儿婿余北,仅留百分之十作为养老所用……”

余北看到报纸的时候,人已经懵了。

“咱……咱爸要把家产继承绐咱们?”

余北激动得一脚踢醒难得睡个懒觉的顾亦铭。

顾亦铭瞅了一眼报纸。

“哦。”

“卧槽你怎么这么淡定?”

“又不是啥好事儿,你以为管理一个集团不糟心吗?老头他就是趁机甩锅,想跟我妈去环球旅行。”

顾亦铭打了个翻身,继续睡。

“卧槽太爽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

我现在就想跟顾亦铭造个小人。

早日退休。

“那大哥怎么办?”

顾亦铭冷笑一声:“你以为顾鸿笙资产就这个集团公司吗……他外边的股份我都不知道有多少,集团下面那个资产管理的分公司,就是替他算账的。”

妈蛋。

有钱人的世界,它是真的复杂。

“不是,你就没一点情绪波动?”

余北去掰顾亦铭。

“啊啊嗷嗷!”

顾亦铭烦透了,嗷嗷叫着翻身跟狼似的扑过来,把余北扌恩在床单上。

“你你……你干啥?”

余北卷起被子捂住胸。

顾亦铭邪邪地笑。

“反正被你吵得睡不着了,干脆咱们来做醒来该做的事儿!

关于暴富。

有人靠继承遗产。

有人靠白手起家。

有人靠买彩票。

而我不一样。

我靠一路开挂。

坐享其成。

归根结底,一切都根源。

源自于我大学见色起意,死乞白赖勾引了一个男的。

作者有话说

字数还挺多的……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