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从道法古卷开始 > 第十六章 委托、剑经

罗远城东城,小巷内,李氏裁缝铺。

“客官,想要买什么衣服,我们这里有现成的便衣,也可以量身订做。”

方一踏入店铺,热情的叫客声,便传了过来,却是一个青衣小厮,刚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想要远行......来一身黑衣,能耐脏。”周长青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裁缝铺,一边说道。

整间店铺不大不小,大堂的两侧挂着颜色花纹各异的服装,中间的摊位上则是一些布匹。

店铺里侧,有两个走廊,用布帘挡住,看不真切,想来其中一个便是换衣间。

“需要什么料子?”青衣小厮笑着道。

“不要绸缎,价格在三两以下。”周长青道。

“客官说笑了。“

”衣服要轻,所以料子不能是麻衣。“

“可官的要求,可能有点难,或许可以考虑换件青衣。”青衣小厮,笑着说道。

“青衣需要雕领。”

“客人请随我来。”话音一落,青衣小厮便把手一引。

周长青点了点头,随着青衣小厮踏过了布帘走道,向着店后而去。

“咚咚咚……”

不一会,两人便来到了一处隔间,三声门响,幽暗的房门被打开。

“大人就在里面等您。”

“多谢。”

周长青点了点头,踏入了门内,至于小厮则是将暗门带好之后,便再次回到了前厅买衣。

“周兄,一路行来,可曾安好?”

暗门后面,并不是布置整齐的厢房,反而更像是布匹成衣的库房。

可随着又一道暗门打开以后,一间典雅精致的房间出现在了周长青的面前。

开门的人,正是三日前分开的左小千,房间内正煮着一壶茗茶,茶香四溢。

“你这位置,倒是清幽,就是暗号麻烦了一些。”

周长青坐在椅子以上,接过左小千递过来的茶杯,轻笑道。

“今时不同往日,凡事还是需要警慎一些为好。”左小千解释,举起了手中的茶杯。

“干杯。”

“干杯。”

“时间有限,我们便不多做叙旧了,否则超过一炷香的时间,于这处暗室不安全。

这三日里,周兄可曾发现有人暗中跟随?”放下茶杯,左小千径直的说道。

“未曾。”

“看来百莲教的人,还是将目光放在了林将军的身上。”

“怎么,林小姐那边又出事了?”周长青闻言,问道。

“目前人还好,只是受了一些惊吓,可自从回到了府上,我们便发现有百莲教的人在暗中窥视。”左小千凝眉道。

“这次邀请周兄来,便是希望请周兄能够适当的援手。”

“你们莫不是想让我保护林小姐吧?”周长青诧异道。

当将军千金的贴身保镖,这事听起来极为带感,说不定还可以流出一段,日后佳话。

可他周长青现在对于女色还有些心虚,更何况若是现在当保镖,之前的隐藏,岂不是就成了无用之功。

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不是,我们希望周兄能够配合我们,在该出手时助我们一臂之力,铲除百莲教在罗远城的幕后据点。

当然,要是能够直接斩杀幕后之人更好。”左小千面容冷厉的道。

“不捉?”

“大战当前,死人最为安全。”

“此事我接了。”

周长青闻言,虽然心惊镇魔司的杀伐,但这种果断不拖沓的行事风格,倒是正合他意。

不过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此地镇魔司的实力有限,而百莲教的势力,却正好相反。

否则,也不至于直接言杀。

“好,周兄果然快言快语,既然如此,我镇魔司也不会让周兄白白出手。”

见周长青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左小千当即将茶桌上的一个锦盒,打了开来。

“这是?”周长青看向盒内,二尺有余的盒内,正放着一卷不知名的兽皮卷轴。

“此乃炼剑精要,乃是当初镇魔司的一位出自蜀山剑宗的弟子所留。”

“蜀山剑宗?”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词,周长青的眉毛一挑。

先是巴蜀的血道密法,现在又是蜀山剑宗,大炎王朝的修行界,当真不可小觑。

就目前而言,他所了解到的,便有以龙虎山为首的太清一脉,远居昆仑许久不曾有门人子弟入世的玉清一脉。

再算上他如今所属的上清一脉,以及苦海背后的佛门。

粗略一数,这天下已然有六大修行势力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不,不止六个。

除了上清玉清太清佛门蜀山剑宗巴蜀血道这笼统的六大宗门以外。

统领天下的大炎王朝有镇魔司,混迹江湖的百莲,以及诸多还未出现的各种旁门,还有武道大宗。

这大炎的天下,盛世时可称一句诸子百家,乱世之时,便是鱼龙混杂,群雄争霸了。

在这种背景下,那异族还能如前世大明一般,打入神州,使得九天齐暗吗?

看着眼前锦盒内的剑经,周长青忽然意识到,他想象中的扭转天地大势,怕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万倍。

可即便如此,在这种重压之后,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怯退之心,反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躁动之意。

正所谓是,天下英雄出我辈,我辈岂是蓬蒿人。

我周长青,愿以剑会群雄,一步凌仙阁。

“周兄周兄……你在听吗?”

看见周长青望着炼剑经要怔怔出神,左小千忍住挥手的冲动,呼唤道。

虽然他知道蜀山剑宗的炼剑经要,对练剑之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但这书生未免也有些过头了一些,看来此人怕是一辈子也当不了大儒了。

百莲教的话,当真一句都不可信。

“在听,左兄请继续说。”

周长青脸色一僵,好在皮厚,于深呼一口气后,收敛了心神,平静的道。

“百莲的那血剑固然凶厉,但归根结底,终究只是一把血炼之器。

而这本炼剑经要之中,便是记录着如何降服血炼之器的方法。”说着,左小千又打开了桌上的第二个锦盒。

“此玉乃是上等的蓝田美玉,具有温养心神之效,配合周兄的青砖,应该能够很快镇压剑中血煞。”

“呼……”

看着摆放着面前的美玉和剑经,周长青心神恍惚,忍不住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

“左兄现在就将这些放在我的面前,不怕我拿着东西就走了?”

“这天下,还没有人能活着拿了我镇魔司之物,而不做事之人。”左小仙一脸自信的道。

“当然,除此之外,我更愿意相信周兄,相信周兄你手中的剑。”

“这事,我接了。”周长青闻言,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当即拍案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又针对百莲教之事仔细商谈一番,便结束了此次的对话。

“非常时期当做非常之事,虽然救回了月溪,但我预感百莲教这次,绝对非比寻常……”

看着手中的茶杯,左小千仰头,一饮而尽。

同一时间,周长青拿着两件青衣,走出了裁缝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