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武夫凶猛 > 第二十七章 长安不安

张潇的刀,云纹精刻,紫气缭绕,密刻法阵,隐隐有宝光吞吐。刀柄用泰坦黑石,镶嵌在刀柄上的魂导灵石是白玉京给的一颗风系翼龙的龙心结晶。

刀一直都在,但已经很久没用了,因为没有值得出刀的对手。还因为有其他手段可以依仗。现在阴神受损,导轨炮什么的是不能用了,只好亲自提刀上阵。

刀已在手,朴实无华。

张潇提气腾空,与三弟并列,默默注视着对手。

楚歌邪初入剑圣,满心怒火,汇聚满城剑气前来顶礼膜拜,夺了皇权武装中的皇者之剑后耍了一手万剑归一,将所有剑气尽数收纳到这口西陆神剑内。

他随手挽了个剑花,便有无数道剑气倾泻而出,看似一剑,其实却蕴含了何止万剑。

张潇只有一刀,简简单单,一往无前。

楚歌邪的目光落在了张潇的刀上,又注意到握刀的手在流血,神色间闪过一丝惊讶,赞道:“果然好刀。”

张潇道:“毕竟是曾断你器魂的刀,能不好吗?”

楚歌邪问道:“你不打算隔空御刀吗?”

张潇咧嘴一笑,道:“实不相瞒,刚与谢老院长交手,消耗颇大。”

楚歌邪眉头微蹙,暗自心惊,谢老院长亲自出手了,这小子竟能全身而退?不,不能算是全身而退。这小子受伤了,并且不是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否则不至于连隔空御刀都不能施展。

他没有因为这个推测生出丝毫大意之心,反而更加谨慎重视张潇手里的刀。

受伤的野兽才更危险。

张潇这把刀的锋芒,他是亲身领教过的。

他更知道火圣谢龙煌五个字所代表的意义。

很多年前他还是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时,第一次来到长安,雄心万丈的想要让世人见识一下南楚剑池家族新第一人的风采。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一剑动长安一鸣惊人,就目睹了谢龙煌与雷动之间的一场大战。

两位大天象圣阶异人之间的战斗,让他大开眼界,但同时也扑灭了他心中对天下第一四个字的执念。他本来是想代表云雷书院挑战谢龙煌的,看了那一场战斗后,却让他意识到,自己永生永世都没可能战胜那样的怪物。

神为之夺,心为之丧。

一个剑客的剑心被恐惧浸染,以至于,后来他以云雷书院的副院长身份面对谢龙煌时,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

就算他此刻已经入圣,进入一片新天地,再回想谢龙煌当年的风采,非但没有接近的感觉,反而更加深刻的意识到彼此间的差距。这便是知道的越多越发现自己无知的道理。

而张潇能在谢龙煌面前活着离开,实在是让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龙隐是支持楚王无忌陛下的,谢老院长既然亲自出手,就没有放水的道理。凭他老人家的手段,只要拿出一半实力,就足以秒杀这个北地新贵吧?为什么他还活着?是谢老院长放水了?还是他本身实力真的达到那个层级了?

楚歌邪心中更希望是前者,因为如果是后者,那就有点可怕了。

不只是对张潇的实力产生担忧,更因为他意识到,如果张潇具备从谢龙煌手下全身而退的实力,那就具备了和楚王无忌一样的争雄天下的资格。在神圣领域的那几位巅峰强者眼中,立场,甚至德行都不那么重要,潜力和实力才是第一位的,为了人族进入到九海归墟战场时能起到多大作用才是最重要的。

楚王无忌做了那么多出格的事,却还能得到苍穹的支持,最重要一点就是陈无忌身上的潜力和当下展现的实力都在叶辉之上。世俗天下的归属对神圣领域的大人物们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而他最担心的是如果谢老院长是有意检验张潇的成色,而张潇又通过了这个考验,那么是否意味着谢老院长对楚王陛下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张潇简单的一句话却勾起了楚歌邪诸多联想,不仅是对张潇的实力重新做出评估,同时还对张潇和北地在人族中的地位做出新的判断。

“与谢老院长交手?”楚歌邪语气尽量平淡:“本尊现身了吗?”

圣阶巅峰强者,合魂归道,内外如一,不仅全身都能元素化,元神所及,神通念力所达,只需收拢一方天地的异力,就能凝聚成身外化身战斗。与人战斗未必一定要亲自登场。到了谢龙煌的层次,更是全身每一处都可以作为身外分身秉承他的意志去操纵天地异力战斗。

事实上,谢龙煌打出的第一和第二拳都是如此。这个道理其实跟张潇的阴神灵体脱体而出与人交战是一样的。只是这种程度的身外分身,若说攻击力还是不能跟本尊相比。如果只是接下身外分身的攻击,还不算什么。

楚歌邪有此一问便是这个道理。

张潇道:“谢老院长一代宗师,仪态风度令人心折,我与他打赌虽然侥幸获胜,却十分佩服他的胸襟气魄。”

楚歌邪顿时心头一沉,谢龙煌现出本尊了,就算有心放水也会有限度。而张潇显然是通过了谢龙煌的考验。这就意味着眼前的年轻人在神圣领域的巅峰强者们眼中,已经是可与楚王陛下比肩,值得重点培养的人物。

而张潇却是叶辉的盟友,结拜兄弟又是楚王陛下的死敌。这是最不能容忍的!

“今夜的长安注定难安了。”楚歌邪看着张潇,道:“你能出现在这里,让老夫感到很意外,龙隐四部族,龙族,羽族,妖神族,老秦氏都想对付你,更难得是老院长亲自出手,所以老夫本以为今夜过后不会再有十八行和张潇的字号了。”

“很遗憾,我让你失望了。”张潇耸耸肩,道:“我们兄弟不死,有人要继续头疼下去。”

“不。”楚歌邪道;“失望是有的,但不会继续头疼,老夫感到失望是因为原本我们的设想中,你不该死在我们手里,可既然老院长做出了决断,那老夫便不得不亲手向他老人家证明,你还不配与吾王比肩!”

“嘿嘿。”张潇笑了笑,道:“终究还是要用刀剑来说话。”

楚歌邪点点头,道:“只要你们兄弟死了,一切万事皆休。”说罢,扬手祭出皇者之剑,沉声喝道:“剑去!”

ps:第二章在晚八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