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网游小说 > 这个系统好凶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盟除魔

路辰最终没能要到自己的奖励,他只好等其他仙门确认名单上的魔修身份后,再来找公良雨旋要,反正这批药材他也不急。∷八∷八∷读∷书,.2∞3.o≠

他把情报给公良雨旋后,就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子,这两个月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今天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掌门段飞扬就起身前往了天海门。

根据路辰的名单,天海门的那个魔修圣女还没有接触到天海门的高层,这个时候让天海门去查最容易查,而天海门也并不会觉得七星宗是在有意挑事,毕竟清除魔修这事本身就是仙盟的第一规则。

听说段飞扬来了后,天海门的门主赶紧来到了会客大厅。

“段掌门,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段飞扬坐在椅子上,严肃的回答说:“找你有点儿事,单独聊聊。”

听段飞扬这么一说,谷梁光辉就知道,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他让大厅内的人全部出去,留他和段飞扬两个人在大厅。

见那些人走后,段飞扬拿出了一张名单递给谷梁光辉。

这是他昨晚从路辰给的名单上面截取的一部分,上面只有天海门的魔修。

谷梁光辉接过名单看了一眼,然后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段飞扬实话实说道:“我们七星宗执法长老在清除仙门魔修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你们仙门的魔修名单,但是不敢确定真假,因为怕这张名单是假的,会造成仙门之间的误会,所以特意来找你,想让你确认一下。”

听到七星宗执法长老这几个字,谷梁光辉愣了愣。

七星宗的七长老每任都这么牛的吗?

查自己仙门的魔修,总能查到别的仙门上面去。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坏处。

段飞扬继续说道:“我那张名单上面还有其他人,所以还麻烦光辉兄确认后能够派人告诉我这张名单的真假,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段飞扬便起身准备离去,这剩下的事就交给谷梁光辉去处理。

谷梁光辉回过神来说道:“好,我马上就去调查,一但确认这张名单是真的,我就离开派人去七星宗通知你。”

段飞扬离开后,看着段飞扬的背影,一行长老走了进来。

“门主,这段飞扬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今天来做什么?”

谷梁光辉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名单,然后对长老们说道:“除了执法长老,其他人都出去一下,我有事和他单独聊聊。”

……

三天后,天海门打击魔修的事传了出去。

天海门一共抓了六十多个魔修,或者是与魔修勾结的人,但遗憾的是让魔修的高层给跑了。

天海门驻仙盟代表特意向仙盟报告了这件事,提醒各个仙门注意防范魔修的渗入。

经过天海门的事,段飞扬确认了路辰的名单有一定的可靠性,于是又去了第二个仙门,将名单给他们的掌门。

又过了几天,烈阳阁也爆出他们抓了很多魔修的消息,但跟天海门不一样,他们在于魔修的斗争中,还损失了一些弟子。

一连两个仙门查出了有这么多魔修,整个仙盟已经反应过来。

魔门卷土重来,又准备搞破坏了,这下所有仙门都绷紧了神经,开始自查。→???八+++八**读==书^^≥

接连两个仙门的魔修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剩下仙门的魔修们也提高了警惕,随时准备跑路。

终于,在第三家仙门潜伏的魔修又被精准抓捕以后,魔修们再也坐不住了。

根据路辰的名单,现在剩下的还有两大仙门的魔修没有清理,一个是白月圣殿,还有一个就是七星宗。

秋月也发现了不对劲,东方正弘两天前跟她说路辰回来了,结果这个路辰刚一回来,就发生了这种事。

这很难让她不把这件事往路辰头上想。

不行,必须得撤了!

想到这里,秋月二话没说,赶紧让人通知魏中闲,准备立刻撤离七星宗。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太晚,她的人还没有派出去,七星宗的人就包围了西门旅店。

看到外面那些拿着剑的修士,秋月也不顾旅店的其他人,直接释放出一股黑色的毒雾。

见旅店内部飘出来的黑色雾气,大长老立刻喊道:“赶紧屏住呼吸,是尸毒!!!”

大长老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朝旅店涌去,这时,一道黑影从旅店蹿出,直接飞走了。

看到这一幕,大长老赶紧追上去,但很可惜的是,那个人影很快消失不见。

等大长老回来时,发现旅店的那些客人,包括秋月的同伙全部被尸毒毒死。

大长老冷冷的说道:“连自己的同伙都不放过,真够心狠手辣的。”

……

另一边,段飞扬也带人对东方星宇和东方正弘进行了控制,同时准备除掉魏中闲,但是段飞扬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拉着魏中闲去了后山竹林下棋。

“你伤恢复的怎么样了?”段飞扬一般看着桌子上的棋盘,一边问到。

“要不多久应该就可以痊愈。”魏中闲回答说。

他这时并不知道段飞扬已经知道他是魔修的事,他还以为段飞扬找他,是找他谈关于掌门之位的事情。

这时,段飞扬看准了棋盘上一个好的位置,然后落子。

“你来七星宗差不多也有三十多年了吧?”段飞扬问道。

魏中闲一边看了看棋盘,然后回答说:“加上今年,整整三十年。”

段飞扬端起桌子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说道:“修仙之人的时间过得就是快,一眨眼三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我记得当年我做选拔导师的时候,你才十二岁,如今都跟我一样,头发开始变白了。”

魏中闲放了一颗棋子到棋盘上后说道:“是啊,现在回过去想,弟子选拔那一天的画面,还像是在昨天发生的一样。”

段飞扬继续回忆过去说道:“当时参加报名的弟子不多,我就在山下随便抓了你来充数,本来以为你年纪这么小,第一关就会被淘汰,结果没想到,你连续三关都轻松通过了,我后面还在想,没想到我段飞扬随手一抓也够发现一个好苗子,当时我在我的师兄弟面前可没少吹嘘这件事。”

魏中闲谦虚的说:“我那个时候也是运气好,跟现在的弟子比不得,东方正弘,赵天勤他们,每一个都比当时的我厉害,更令人欣慰的是我们仙门还出了路辰这个天才,有云仙仙和路辰,七星宗崛起都是迟早的事。”

段飞扬再次落子,此时棋盘上已经没有多少空位。

他继续问道:“对了,你以前不是经常嚷着说等你梦秋师妹突破金丹后就找她当仙侣吗,怎么过去这么多年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魏中闲感慨说:“我虽有心,但师妹无意,所以也只能作罢。”

段飞扬叹了口气。

“梦秋这孩子那里都好,就是太过于追求自由,喜欢偷懒,不然以她的天赋,恐怕早就突破金丹期了。”

“我觉得也不能说她懒,也许是因为师妹在钻研适合她的修炼方法吧,毕竟修仙也是在修心,是急不来的。”

听到魏中闲的这句话,段飞扬停下了手上准备落子的动作,然后再次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让你去做护法,做执事吗?”段飞扬问。

一般来说,到达了分神境界的修炼者,地位都会上升,不是成为护法。就是成为长老,最差也是执事,唯独魏中闲一直混在金丹修士的队伍里面当导师。

时间一长,人们还真就把他当做金丹修士了。

魏中闲沉思了片刻说道:“掌门是想让我更多的接触弟子们,锻炼我带弟子的能力。”

段飞扬说道:“七星宗要崛起,修仙人才的培养必不可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你只有懂得了如何培养人才,将来才有可能帮助七星宗崛起。”

“以我的境界,我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去雪云殿了,到时候,七星宗就需要新的管理者。”

听到这里,魏中闲露出一丝笑容,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看样子,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够获得雪云殿的通行令牌了。

这时,段飞扬再次落子。

魏中闲看了看棋盘,然后说道:“我输了。”

段飞扬这时起身,走到一旁,看着不远处被风吹的四处飞舞的竹叶说道:“你的棋艺越来越精,我很高兴,只不过你下棋时的布局已经明显不同于我教你的那样。”

听到这里,魏中闲愣了愣,他没有听懂段飞扬这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说吧,你什么时候接触的那些人?”段飞扬问。

听到这句话,魏中闲彻底反应了过来。

最近仙盟的魔修遭遇重创的事,他不是不知道,所以段飞扬既然已经这么问他了,这说明七星宗已经知道了他是魔修的事。

既然已经被查出来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隐藏。

魏中闲也站起了身,然后回答段飞扬的问题:“当我发现修仙界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美好的时候,我自愿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段飞扬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

“你应该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

魏中闲说道:“您曾经教导过我,修仙也是修心,弟子一直信奉这句话,从未偏离过。”

“只不过,我的理解和您有所不同,我认为该修正的不是心之所愿,而是心之所愿却不敢为。”

“每个人的仙路都是不一样的,而魔修也是一条路。”

“既然修仙界本身就是残酷的,那为何容不下魔修?”

段飞扬并没有打算跟他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已经听不进去。

魏中闲眼里已经只剩下修仙界最为残酷的一面,温暖的阳光已经照不进他的心。

“念我们师徒一场,我今天就放过你,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老师,你走吧!”段飞扬说出这句话后,整个人顿时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魏中闲没有立刻离开,他跪了下来,朝着段飞扬拜了三下。

“多谢老师这几十年来的关照,弟子无以为报,请受弟子最后三拜。”

拜完后,魏中闲直接离开了竹林。

段飞扬一个人坐在竹林里,喝着茶。

过去的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他眼前,曾经他和魏中闲的对话还回绕在耳边。

……

竹林里,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儿正一只手撑在地上练倒立,此刻的他已经满脸通红,血管暴凸,满脸大汗。

男孩儿旁边正是中年时期的段飞扬,他一边看着小魏中闲锻炼体能,一边惬意的喝着下午茶。

“魏中闲,你说你这么拼命修仙是为了什么?”段飞扬好奇的问。

魏中闲咬紧牙关,努力从嘴里蹦出一句话。

“惩恶扬善,行侠仗义,”

段飞扬笑了笑说:“这理由倒是很不错,有前途,修仙界就需要你这样有侠心的修仙者。”

“不过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段飞扬问。

正在倒立的魏中闲,右手肘已经有一些弯曲,整个手臂冒出了条条青筋。

他用尽全力回答,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道:

“大……丈……夫……心……系……天……下……”

“理……所……当……然!”

听到这话,段飞扬愣了愣,不过他的脸上很快再次充满笑意,在正道人士眼中,仙侠二字,侠字虽然放在第二位,但是这个“侠”字却比“仙”字更重要。

……

“师兄,师兄?”

正当段飞扬陷入回忆后不久,公良雨旋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

段飞扬回过神来。

“东方正弘和东方星宇都已经控制住了吗?”段飞扬问。

“控制住了,但魏中闲呢?”

“你不会是把他给放了吧?”公良雨旋看了看四周,没发现魏中闲的身影,就知道肯定是段飞扬惦念他们的师徒关系,把魏中闲给放了。

段飞扬淡淡的回答说:“这事就不说了。”

公良雨旋大怒:“师兄!你这是放虎归山!”

“你把他放走后,尘世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他而死!”

段飞扬说道:“如果下次我再见到他,我会亲手除掉他,不用再说了,先去处理东方星宇和东方正弘。”

说完,段飞扬就踩着飞剑,直奔内门而去。

很快,内门聚集了一大批弟子,据说段飞扬要公开处置勾结魔修的人,人们都来了内门。

这时的东方星宇和东方正弘都被二长老的威压压着,他们跪在地上,无法动弹,尽管他们都想要挣扎,想要逃跑。

他们心里很清楚,勾结魔修,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