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网游小说 > 这个系统好凶猛 > 第九十四章 七长老转正

每一届弟子选拔过后,都会有新弟子的比试,而且时间基本都是在一个月后,这样做的目的,既是检测新弟子这一个月的修行成果,也是让那些被遗漏的具有强大实战能力的外门弟子能够晋升。

七星宗历史上,有很多外门弟子都是通过这种方法变成的内门弟子。

有天赋,有些时候不一定赶得上努力的人。

选拔弟子的时候,宗门更加注重的是天赋,但是在这场新弟子赛,宗门更加注重的是实战能力。

能够在新弟子赛上好好表现一番,七云峰这些内门弟子天天天没亮就开始起来练剑,而路辰则不同,太阳没晒,他绝对不会起床。

看着众人努力的样子,路辰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是记名弟子,这种羞愧感也就自然而然的消散不见。

阳巅峰。

某竹林里。

一男一女正坐在一张小桌子面前,品茶。

这时,女人开口说道:

“师兄,我今天来是给你告别的,我准备离开七星宗了。”

“离开?”段飞扬听到这里愣了愣,手中的茶杯也停在半空中。

“师妹,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公良雨旋从地上起来,看着身后的竹林说:“师兄,我当年想离开七星宗外出自立门派的时候,你是怎么挽留我的?”

“说什么没我不行,什么留下来,高福利,高待遇,年底还有分红之类的。”

说到这里,公良雨旋的情绪瞬间激动起来,扭头瞪着段飞扬说道:

“结果你丫的年年拖欠我灵石,整整几十年没付过我一次工钱,还把我当临时工,不给我转正,你说我为什么要离开!!!”

额……

听到公良雨旋的话,段飞扬的额头留下一滴汗珠。

他喝了口茶,平复了一下心情,语重心长的说道:“师妹,你稍微冷静点……咋们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人要有梦想,人活着就是要奋斗的,你的眼睛不能总是盯着灵石上面,我们要把七星宗建成大仙门,每个人都应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段飞扬话没说完,公良雨旋立刻转变表情,笑着插话说道:“师兄说的对,那你给我转正吧,我也想要为七星宗出份力,努力将七星宗建设成为大仙门。”

这……

段飞扬再次愣住。

原来这个女人早有预谋!

七长老这个位置不同于其他长老,七长老所拥有的修炼仅次于掌门,而且一但公良雨旋转正,她的手上将获得非常多的权利,这对于段飞扬来说,是一次掌门权利的削弱。

“咳咳……师妹,咋们有事好商量,我不让你转正,是你好,一但你转正了,你肩膀上会有更重的担子,需要做的事更多。”

“我们都几十年的师兄妹了,你说我怎么忍心看着你受苦受累呢?”

公良雨旋微微一笑,很温柔的说道:“师兄,你对我真好,你对我这么好,我不能没什么表示,那你给我转正吧,把七长老的长老身份牌交出来,我来替你保管,我来给你分担一些重任。”

当年公良雨旋听信段飞扬那些忽悠人的话,全是因为他既长得帅,又有实力,小姑娘心态,就容易被这种男人骗。

现在段飞扬都成老头子了,对她已经没有吸引力,她也再没有过去那么单纯。

见段飞扬还是不肯交出七长老的长老令牌,而且还露出一副自信的表情,公良雨旋直接开始放大招,她从自己衣袖里拿出了一封泛黄的书信,准备照着上面念。

“嗯哼。”她咳了咳嗓子,于是富有感情的念道:

“啊!我最爱的雨旋师妹,你马上就要离我而去,我对你是那么的不舍……”

噗……咳咳咳咳……

段飞扬正喝茶,听到这些话,瞬间就把茶水给喷了出来。

他像是被踩到痛处了一样,赶紧说道:“打住,打住,身份牌马上给你,别念了,别念了……”

段飞扬一边说一边从自己衣袖里拿出了七长老的身份牌,递给公良雨旋。

见段飞扬拿出了身份牌,公良雨旋一把夺了过去,她心里不禁想到,早该用这招的。

见公良雨旋夺过身份牌后,段飞扬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妹,你这书信……”

公良雨旋瞟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把书信扔在桌子上。

段飞扬立刻把书信拿了过去,赶紧打开,结果发现书信居然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

“师妹,你这……”

公良雨旋淡淡的说:“你给我的早烧了,这么恶心,谁还留在身上。”

听到这句话,段飞扬松了口气。

突破心动期,到达金丹以后,找伴侣这种事对于修仙者来说其实很正常。

只不过段飞扬当年在七星宗已经有个师姐,现在的七星宗长老也都知道这件事,他当时和那个师姐结成伴侣,想尽了一切讨好那个师姐的办法,结果对方根本不领情,后面那个师姐离开七星宗,到尘世游历去了。

也恰好是在那个时候,他写了那封情书给公良雨旋,这件事要是被公布出来,那他这个掌门的形象肯定全毁。

修仙之人,在找伴侣这种事情上,最讲究一心一意,只有心意相通的伴侣,才会对双方的修行有很大帮助,这不像尘世,可以有三妻四妾。

找三妻四妾那种修炼者,基本都是魔修采阴补阳。

段飞扬并不是魔修,但这也是他洗不掉的黑历史。

“不说这个了,我们来说说路辰的事。”公良雨旋岔开了话题。

历史上,魔修曾经多次派人混进七星宗里面,原因很简单,七星宗的上面是一级仙门,通过七星宗,他们有机会一级仙门搞破坏。

这也就是七星宗为什么这么小心谨慎的原因。

“他最近的表现怎么样?”段飞扬问。

“我做的身份牌里面有一个监视性阵法,但是已经被他给破坏,他肯定是发现了我们在怀疑他的身份。”公良雨旋回答说。

“啧……那这就麻烦了。”段飞扬皱了皱眉头。

他们现在没有证据,既不能证明路辰不是魔修,也不能证明他是魔修。

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

“我其实更偏向于他是接受了仙人的传承,所以才有这样的表现,能够走完心魔路的人,基本不可能是魔修。”公良雨旋说。

“要不这样吧,直接让他进二长老的幻魔阵里面试试,如果他能够抗住,对他的调查就暂时先放一放。”

……